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很活跃
    东方升好说歹说,结果还是没有把帝听风留在升灵宫,他执意要跟着夜未央回去。

    当然了,帝听风想回去炽焰宫,就是想开始修炼易水寒的,更何况,他又不是真正的想拜入高月宗的。

    别提东方升了,甚至连夜未央都没想到,帝听风居然不稀罕升灵宫,一般情况下,不就是选择留下来吗?

    以为帝听风肯定会二话不说就答应的,结果,帝听风拒绝了东方升一回又一回,连夜未央都感觉尴尬了。

    最后,夜未央不得不提前把帝听风拉回去了,反正他是不同意帝听风留在升灵宫的。

    路上,夜未央还和帝听风传音一句,在三问帝听风为什么没有答应东方升的条件。

    帝听风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夜未央,也不是瞥,反正眼神冷冰冰的,看起来也差不多,夜未央不想多解释什么。

    帝听风不肯留在升灵宫,比什么都知道,他这可高兴坏了,炫耀够了,结果弟子还是自己的弟子。

    估计也就是东方升耐夜未央,换了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着急翻脸算教养厉害的了。

    不过,夜未央也知道,东方升不会和他多计较什么,他才敢这么正大光明的找过去。

    帝听风跟着夜未央回了炽焰宫,后面又被夜未央带着去其他宫,到处炫耀了一番。

    当然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炫耀确实有点招摇了,自然是利用了什么好处,然后才随意提起来的样子。

    呵呵!以前他们不是说炽焰宫没人嘛!他倒是想看看,究竟哪个宫会不羡慕炽焰宫的。

    夜未央心理阴暗的把帝听风宣扬了一回,惹得压根不认识,也没见过帝听风的弟子,全部在打听帝听风的消息。

    高月宗已经很少有那么活跃的表现了,夜未央倒为自己控制住的局面还算满意。

    不过,作为夜未央的接班人,帝听风还早得太早了的,还需要多练习练习方可。

    “听风,今天辛苦你了。”夜未央内疚的看着帝听风,就担心他主动提起不想出门的要求了。

    帝听风虽然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这种笨办法也不是不可以,夜未央当然想试试了。

    而且,帝听风压根没有朋友什么的,他作为他的主事,不对,应该是宫主才对。

    作为帝听风的宫主,应该是得经过宫主同意的,不然夜未央会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亏了。

    “无碍。”帝听风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也不知究竟是不是真的心情不好还是怎的。

    夜未央也不能过分纠缠帝听风,而且,他怎么觉得帝听风有一种疏远他的感觉。

    帝听风才懒得理夜未央那个精分,和自己好友玩的欢实,却不料这样最容易伤到人。

    亏得对方是帝听风这种冷冰冰的人,不然夜未央就没那么好混了。

    看起来一副油盐不进的高冷模样,在弟子面前,却特别放得开,只要不触及底线就成。

    帝听风回了自己的宿舍,重新领悟易水寒的法觉,他又会觉得哪里不一样。

    只不过,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帝听风也说不上来,只专心做好夜未央吩咐下去的事情就好。

    帝听风这可算是一战成名,不管走哪儿都有人认出他来,差点就把自己给暴露了。

    “帝师弟,听人提起你最近挺活跃啊!”东风迫一副痞子样的凑近帝听风,恰好今天刚好是帝听风给炽焰宫里供应物品检查的日子。

    “嗯!”帝听风淡淡的嗯一声,也没有说太多的话。

    东风迫明显被咽了一下,他明明替帝听风在打掩护,结果呢,帝听风倒好,那么高调的轰炸他全身。

    他不就是因为贪玩跑到冰峰封印之外去玩,还闹脾气不肯回来,回来了却被师傅差点洗脑,最后还关了一个月禁闭。

    结果呢!他在那边担心得吃不好睡不好的,帝听风居然比他做的事情还要夸张。

    其实吧,这些事情总结起来,还是夜未央虚荣心太强了,之前被那么多人嘲笑一番,他当然得讨回来的。

    不过呢!夜未央不好意思用自己的身份去压别人,只好拖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在其实周旋。

    “帝公子,你不是吧!自己不许我乱说,还假装和我不熟的样子,就担心我戳穿你的身份,结果你自己倒是凑赶着上去暴露自己了,都不知道让我说点什么好。”

    东风迫哭着一张脸,亏得他整天担惊受怕的,又担心师傅看起来,只好假装记忆被打乱了,师傅也不好多问什么。

    “嗯?”帝听风嗯一声后,就在也没有下文去。

    东风迫无趣的收起了心头的杂念,也好把冷冰冰的冰山美人留在上班要强。

    其后,东风迫又问了一些关于帝听风本人来了高月宗以后,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他好求着师傅教他变装。

    帝听风却什么要求都没有,甚至连易水寒的事情都没有提,这一点让东风迫不小心的开始怀疑帝听风是不是真的打什么鬼主意了。

    如果高月宗发现了什么事,别看,会瞎眼,别听,会耳聋,别说,会变成哑巴,别骚扰,不然连自己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即使是帝听风现在有了那么一点点成绩,也不会突然间有人跑上来,告诉他,自己想干嘛来着。

    当然,夜未央对帝听风是绝对放心的,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给了帝听风。

    没办法,谁让帝听风这个学生挺乖,什么都没有做,还懂得抽身,只可惜笑容太多了。

    少到某些人压根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鬼,也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咱们怎么说都一个月了,你就这副没模样对待我。”东风迫抗议,不要他一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好师兄变成自己好友的师兄了好吗?

    更何况,帝听风竟然答应了夜未央的变,态条件,就算给他机会心疼也握不住的。

    “嗯?”帝听风赏了对方一个嗯,就没有在多为什么,反正他知道东风劈已经习惯了。

    东风迫自然是不习惯的,一副师兄和好友是对,他就变成了错的那个人折磨,现在现在倒也没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