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偷偷摸摸
    “你自己觉得呢?”帝听风头都没抬,反问一句,他连眼神都懒得给了。

    东方夜对比了几眼,觉得自己的字难看不说,还写错了那么多,难受道:“我还是重新写吧!”

    白天在赤月宫抄写了一天的书稿,帝听风晚上和夜未央告别之后,独自一个人回了炽焰宫。

    因为夜未央和执宫两人说上瘾了,一直在那边喝酒,后面东方明和东方少也加入了。

    东方灵和东方夜则一直蹲在那边检查帝听风抄写的书籍,想学习一下帝听风的精神。

    帝听风当然不会乖乖的在家里抄什么书,趁着没有回来,他不干点坏事已经算好的了。

    黑暗瞬间袭来,高月宗也被黑暗笼罩在内,弟子之间也停顿了来,该休息的消息,该守夜的守夜。

    帝听风随意打扮一下自己,将自己掏得浑身上下都可以混进黑暗中。

    莫不是因为露出那双滴溜溜转动的眼睛,说不定帝听风往黑夜中一站,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他。

    帝听风和冰魔一起行动,冰魔在暗中带路,帝听风则暗中跟上去,一人一兽离了炽焰宫也没有人注意到。

    而帝听风的放房间里,早就被帝听风准备好了一个假相,随时随地都可以替换得样子。

    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帝听风的修士,绝对会一眼就看出来,那不过是炎魔的法术幻出来的的一个表象把了。

    “主人,这边。”冰魔的声音出现在帝听风脑子里,因为不能直接对话,听到这个脑子里的声音,显得有点突尤。

    帝听风采了两个点,逃过了长老殿外的重重把守,成功混进了长老的大殿内。

    因为大殿中有萤火,帝听风没办法藏在黑暗中,只好借助一半的隐身术,另外一半看运气了。

    如果不是抄书的时候发现,需要修炼易水寒大乘,必须得借用长老的灵力,帝听风才不会冒这么大险过来呢。

    而恰好,冰魔什么样的物体都可以冰封,即使是客气,它照样可以冰封起来,随时都可以取用。

    帝听风才会选择冒险和冰魔一起前来长老殿,打算顺便试探一下安慕容的身手,以便将来真正打起来,好有个底。

    冰魔根本就不需要隐藏,因为冰的气息在高月宗很浓,即使是遇到冰系属性的修士,他们的气息都可以被盖过。

    更何况,冰魔还比较容易隐藏自己,一般人哪里会察觉得出来。

    所以,冰魔一路上给帝听风打头阵,摆平了一切障碍,只为得到安慕容的灵力。

    书籍上记载到,若想要修炼大乘,需有任何一位长老在现场帮忙方可。

    帝听风虽然没有修炼大乘,提前准备着也不是什么坏事。

    在说了,难得有一个可以试探安慕容的机会,帝听风也不想错过了,正好练练手。

    “主人,这里没有人的气息。”冰魔感觉到不对劲,明明就是应该休息的时候,怎么会没有人的气息呢!

    更何况,这里就是长老的主殿,安慕容应该一般都住殿内的,没有人的气息,实在是太奇怪了。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帝听风仔细打探了一下周围的摆设,看不出来白慕容还是一个比较豪迈的修士。

    虽然人的气息特别淡,后面主仆两还是察觉到一些的,就是不知道那个安长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很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淡的灵力,虽然很轻很淡,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这是由一个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

    帝听风迷眼瞥了一眼眼前出现的一个暗格,很可能暗安慕容就出现在暗格后面,不知在修炼什么秘密法术。

    冰魔得到帝听风的指示,慢慢的将空气里稀薄的灵力冻结起来,很快就累积了一个不小的球形冰球。

    帝听风不清楚里面累积了多少,不过,书籍上面没有记载需要多少灵力,可能是由长老帮忙控制心魔什么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根本不需要多少灵力的,心魔对于本人来说特别厉害,因为心魔就是另外一个自己。

    但是,若是换了别人,可就特别好对付了,当然,心魔得控制也分级别来得,没道理一个低级修士可以控制别人高级的心魔。

    而高月宗最厉害的一个人,恐怕就是安慕容吧?其他遇到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半桶水。

    帝听风虽然也怀疑过夜未央,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夜未央虽然进入高月宗比较早,却兴趣缺缺,对于修炼来说,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夜未央就变成了一个半桶水的修士,虽然比一般弟子厉害,不过,想要和真正的高手过招,夜未央还不够看。

    帝听风也没有兴趣在一个女子的闺房留太久,即使是闺房的主人迟迟未归,他也不好继续磨蹭下去。

    冰魔收拾好冰封的部分灵力之后,借由转换的法术,将它们全部都转移到了帝听风在高月宗睡觉的地方。

    那里也偶尔有安慕容的气息出现,即使是被查出来,也不会有什么的。

    帝听风放心冰魔的办事效率,主仆完成任务后,原路返回。

    却不知道,就在帝听风折返的途中,刚好遇到了夜未央,他居然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即使是帝听风可以使用隐身术防一会儿,也没办法一直躲过夜未央的奸视的。

    帝听风一袭黑衣裹身,虽然和他平时的扮相有些出入,倒也不是特别冲突。

    夜未央看见帝听风也没有质问什么,而是招手让他过去一下,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惊讶,就好像帝听风来长老殿很正常似的。

    “主事。”帝听风不冷不淡的喊了一声,扫了一眼夜未央就低下头。

    “听风,这么巧啊!”夜未央似笑非笑的盯着帝听风,也不开口问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而帝听风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喊了夜未央一声之后,就站到了夜未央旁边,看起来跟没事人似的。

    实际上,也不是没有事,只不过两人都是聪明人,此地不宜久留,更何况还留下来质问什么的,他们脑子还特别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