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四章 猎妖节
    眼看着猎妖节就快开始了,夜未央还不着急,帝听风也压根不知道关于猎妖节的事情。

    得,跟着这个师傅,以及有这么一个师弟,法灵和海夜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不想待炽焰宫几个大字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夜未央一口气说了很多,见帝听风听得认真,又接着和他多聊了几句。

    帝听风点点头,道:“差不多就这样。”

    讲来讲去都是关于猎妖节的事情,听多了也就一个意思,而且,听上去也不怎么危险。

    帝听风也不是没有参加过试炼,在危险的程度他都遇到过,猎几只妖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说帝听风拥有半妖的血统,可惜他不是纯妖血统,没必要心疼妖的。

    更何况,那些所谓的妖,根本就不是妖族,只不过是灵的一种形态罢了。

    而且,听了夜未央的介绍,帝听风觉得让自己去击杀那些灵物,听起来就跟叫他去收拾一些小喽啰一样,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对了,听风,如果你想参加的话,可以用我得身份参加。”夜未央又提了一句。

    以帝听风的修为,肯定是不够资格报名的,而夜未央作为一宫之主,是可以报名参加的。

    但是,夜未央从来都不需要证明自己,从来都是只报名不参与行动,莫名让人期待又失望。

    “用你身份?”帝听风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在夜未央眼里,帝听风是在考虑罢了。

    夜未央一直认为,帝听风这个少年,很单纯,没什么心机,肯定连骗人都不会,所以,极少吧帝听风往坏处想。

    帝听风确实是在考虑,他混进高月宗,无非就是为了高月宗的易水寒。

    现在他已经拿到了易水寒,正好可以借机离开高月宗的,如果……如果他不小心弄具假尸体,不知道会不会蒙混过去。

    帝听风心里纠结,他还有自废一次法术就可以尝试进阶元婴期,在外面肯定是不方便的。

    而且,如果帝听风自废法术的话,大老远跑回北冥去进阶境界好像也不现实。

    帝欧虽然不比九州大陆,也不是没有厉害的人,可能有人注意到帝听风,也可能是那人觉得帝听风不足为惧,压根没放心上。

    所以,帝听风不敢大胆尝试,万一他在回北冥途中遇到几个不讲理的,到时候他可是插翅难飞。

    至于高月宗嘛!有东风迫给自己打掩护,加上夜未央的全心意信任。

    帝听风心里想,在高月宗进阶元婴期境界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夜未央不清楚帝听风的心里活动,见帝听风还在想,忍不住开口询问一句,道:“怎么?很担心?”

    帝听风老实的点点头,道:“用你身份太招摇了,可能还没有开始猎妖,只怕那些师兄就先来猎我了。”

    “哈哈!”夜未央被帝听风这个不算玩笑的玩笑给逗乐了,笑道:“这个你放心,大家都清楚我从来不参与猎妖的。”

    至于挂名嘛!以前也不是没有弟子用夜未央的名字挂过名,不过,事实的结果就是被其他弟子虐了一遍。

    结果虽然不是很差,至少后面还有奖励的,总比没有参与的要好。

    “不是还有法灵师兄和海夜师兄嘛!你也用不着推我出去给炽焰宫争面子吧!”

    帝听风哪里会不清楚夜未央的心思,炽焰宫常年弟子稀少,偶尔能够参与什么宗派活动的人不来就不多。

    加上法灵和海夜两人的心思压根不在炽焰宫,夜未央本人又自持清高不愿意参与,只能推帝听风这个新弟子上去了。

    帝听风虽然实力不错,但是他伪装的身份就是一个超级废柴,夜未央把这样的他推出去,不亚于是在送他去死。

    “听风,你来高月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清楚你法灵师兄和海夜师兄是个什么性质,多的我也不方便说。”

    “不就是想去其他四殿么?有什么可惜的。”帝听风直接把话挑明,继续说道:“炽焰宫不会在乎有多少个弟子的。”

    “我反倒觉得,弟子少一点还清净一点,主事,你觉得呢?”帝听风反问夜未央一句。

    夜未央纠结了好几个月,在帝听风还没有来高月宗的时候就开始纠结的,现在被帝听风这么一分析,心里倒释然了。

    “你说得没错。”夜未央点点头,道:“听风,你比我还要豁达,将来炽焰宫交给你,我倒安心。”

    “呵呵!”帝听风苦哈哈一笑,道:“你可别那么早下定论,在申事情没有定下之前,什么都是个变数。”

    帝听风给夜未央敲一个警钟,他不可能一辈子留在高月宗的,至于炽焰宫的主事,怕是帝听风等不到那一天了。

    “这倒也是。”夜未央承认变数的事情,却没有想到,那个变数就是帝听风本人。

    帝听风也没有多解释,怕夜未央怀疑自己,转移话题道:“那你几时和法灵师兄和海夜师兄挑明。”

    “应该在猎妖节之后吧!”夜未央想了想,继续道:“猎妖节之前把他们送走,咱炽焰宫不是没人了嘛!”

    “……”帝听风眉头一皱,夜未央还真是爱操心的主儿,难怪一心想离开高月宗,那么多年都没办法出宗门一步。

    “你想得越多,失去的就越多。”帝听风莫名说了一句,打了个哈欠,明显是在告诉夜未央,自己要睡了。

    夜未央也没有继续啰嗦,见帝听风打哈欠了,起身告辞,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就在帝听风他们住的旁边那栋主殿内。

    夜未央一边回还一边想帝听风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实在是想不通是几个意思,想想还是第二天去问东方少好了。

    帝听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丢给了夜未央一个难题,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躺回床上就回到了神念中。

    帝听风把猎妖节的事情和续命讲了一遍,虽然没有回答,帝听风知道,续命这是默认了。

    帝听风也没有在神念里多待,参悟了一会儿易水寒之后,便退回现实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