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专业话痨
    “哎呦呦,夜师兄,你可真狠,送走了自己的唯二两个弟子,居然派了新弟子来参加猎妖节,心真大。”

    “呵呵!”夜未央送了对方一个无敌呵呵笑,什么都没有说,也懒得解释。

    帝听风眯眼看了好一会儿,才让出那个冷嘲热讽的人就是那天在半道遇到的那个弟子。

    当初这人没有这么正经八百的打扮,浑身看不出一点气质,走大街上绝对认不出来的那一种。

    这会儿穿着高月宗的职业服,看上去还有几分模样,可惜和夜未央比较,光太微了。

    “小师弟,今年你们炽焰宫的面子,可就靠你挣回来了。”尚未和夜未央搭话不成,又找帝听风说话。

    帝听风瞥了尚未一眼,不开口,这个人可能很善于谈判,不然怎么会把炽焰宫唯二的两个弟子给哄去了。

    法灵和海夜开口说想去四殿之一的云霄殿时,帝听风还没有那么大气,现在看见两人出现在尚未得队伍里,嘴角直抽抽。

    真傻,帝听风心里想到的也就两字了,在炽焰宫吃香的喝辣的不要,非赶着去云霄殿抱人家大腿。

    尚未也没有想到,他本来想收买炽焰宫的两个弟子的,谁知道两人居然真的想进入云霄殿。

    尚未本来就来者不拒,加上两弟子长得也不错,早上比云霄殿的歪瓜裂枣强多了。

    可能是炽焰宫比较养人吧!从炽焰宫出去的人都比较好看,夜未央如此,炽焰宫的弟子尚且如此。

    “啧啧,比夜师弟还冷淡,你们炽焰宫该不会一直传承这种风格吧!”尚未自己找话聊。

    夜未央冷笑一声,连瞥人一眼都懒得浪费表情,帝听风好歹瞥了人家一眼,算是认个熟练,免得到时候被人放阴招。

    不知怎么的,帝听风总有一种尚未会给自己放阴招的错觉,但愿是他想太多了。

    法灵和海夜半月前就正式调去了云霄殿,看见夜未央也没见得多礼貌,居然连行个礼都懒得。

    帝听风不禁感慨,这高月宗不愧都是“捡”回来的弟子,这冷漠态度有得一比,根本就不是其他总宗派可以比较的。

    帝听风虽然平时比较冷淡,却也不喜欢这种相处模式的,总觉得少了点人情味。

    大家看见了,师兄师弟的胡乱称呼,今天是师兄,明天就变成师弟了。

    “东风师兄。”帝听风看见东风迫的第一眼,就被东风迫浑身骚包的打扮吸引了过去。

    东风迫平时的打扮本来就挺“鹤立鸡群”的感觉,今天在一包装起来,感觉整个人都不是高月宗一派的错觉。

    如果换了平时,帝听风肯定连理都懒得理东风迫,但是,时不待人,尚未在一旁挺烦人的。

    就算夜未央涵养好,脾气在好,也有点想伸手拍人的冲动,帝听风就更加想伸手拍人了。

    正好东风迫也挺话痨的,把人叫过来,正好可以堵尚未,帝听风乐得轻松。

    “帝师弟,好久不见哈!”东风迫自来熟的和帝听风打声招呼,把旁边的夜未央和尚未完全当空气。

    也是,东风迫是长老殿的弟子,身份地位自然高一路人一等,莫不是和帝听风之间有点联系,估计东风迫也会是个不理人的。

    帝听风拉开一些东风迫不动声色靠近过来的身体,道:“不就半个月而已,不至于那么夸张。”

    “半月也够了。”东风迫小声嘀咕一句,说道:“你不知道师傅她又罚我抄书了,真不知道师傅最近怎么那么多变化。”

    “女人就是那么多麻烦。”帝听风小声接了一句送回去,也没有注意到旁边变了脸色的夜未央和尚未。

    东风迫聊其他仙子也就算了,聊的是长老殿的安慕容,没想到帝听风还敢那么回答。

    夜未央则倒吸口气,如果这话被安慕容听见了,免不了找帝听风麻烦的。

    作为帝听风的宫主,夜未央觉得自己又要苦哈哈了,安慕容自然不会找一个无名小卒的麻烦,麻烦全落他身上了。

    不过,最终夜未央也没有受到什么不平等对待,估计是安慕容来不及对帝听风做什么惩罚吧!

    “唉!”东风迫唉声叹气,也没有跟着帝听风一起损自各师傅。

    东风迫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实际上心思比女子还要细腻,哪会不清楚议论师傅的错会受什么惩罚。

    帝听风也没有和东风迫多聊什么,全程就跟木头似的站旁边听他说,时不时打个哈欠什么的。

    东风迫见帝听风兴致不高,也没有多强迫,倒把之前喋喋不休的尚未说跑了。

    尚未虽然有点话痨,那也得分人,一般人他还真聊不到一块去,尤其是像东风迫这种说话不经过大脑的。

    所以,帝听风木桩一般的打着哈欠,夜未央则抱着手臂看他说,时不时瞄一眼周围的情况。

    尚未倒想插话进来说上两句,东风迫立即转了话题,莫不是清楚东风迫的为人习惯,尚未都要以为东风迫肯定是故意的。

    “什么人,呸!人模狗样。”见尚未带人离开,东风迫朝人背影呸了一声。

    “少年,背后说人的习惯可不好,必须改。”帝听风闷笑一声,他就知道东风迫肯定是故意的。

    轮说话讴人,还是东风迫比较高级一点,说得别人插不上话,就算插,进来一两句,他还能够立马转移话题,让别人都不知道该接什么。

    “我就是看他挺讨厌的。”东风迫嘴碎低骂一句,哼道:“他该不会以后都缠着你吧!”

    “想太多。”帝听风丢给东风迫一句。

    该他担心的不担心,不该担心的事情东风迫瞎操心,帝听风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难道你不讨厌他。”东风迫嘴巴抿了一下,接着说道:“帝……师弟你眉梢皱得都快打结了。”

    “那也不碍事,多事不如少惹事。”帝听风宁愿息事宁人,笑道:“我不搭理人,人能拿我怎么办?”

    更何况,尚未来找的人是夜未央,他不过就是顺带的好吗?顶多被多看两眼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