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尚贱人
    要不说尚未脸大呢!这夜未央还没对他怎么样呢!丫的就赶着讨好他的新弟子了,什么人品。

    估计夜未央不用多想,提出要去云霄殿的法灵和海夜两人,都被尚未给骗了。

    想起自己当初收弟子的时候,多聪明的两人,现在竟然为了这么个小人看不清自己,还为了一个陌生人背叛自己。

    光是想到这一点,夜未央就恶心得紧,别说理尚未来,让凑跟前,没有被一拳招呼过去,算夜未央涵养真的不错了。

    同样是在高月宗长大的,怎么夜未央脾气那么好,人也出落得那么好,尚未不管身体还是心理,都歪了呢?

    “你这是和夜师兄待久了,过得他的脾气了吧!”东风迫眼睛一瞪,骂道:“那个尚贱人是人么?”

    “别以为你不知道,尚贱人在高月宗的名声也不是什么秘密,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帝听风眉梢皱了一下,问道:“知道什么?”

    还真别说,帝听风是真的不知道尚未在高月宗混得怎么样,只知道人家混到四殿之一的位置,挺能耐的。

    高月宗本来就没有多余的管理程序,就四殿六宫,除了一个长老和一个掌门,基本上都是殿主和宫主上了算。

    所以,一殿之主的能力怎么样,帝听风多少还是有点把握的。

    不过,尚未得个人人品,帝听风还真没有打听,不怪他没有打听,人家根本对私生活什么的不感兴趣。

    帝听风要的就是别人的一个名,以及身手实力如何,其他都不重要。

    帝听风只知道尚未缠着炽焰宫宫皇族让他不喜之外,完全不知道尚未在高月宗居然还有贱人这种称号。

    尤其是这种称号还是从东风迫口中爆出来的,帝听风还真有点感兴趣了。

    对于这种人神共愤的角色,帝听风总是会表现得积极一点,就好像赶着上去看好戏似的。

    “你居然真的不知道。”

    东风迫提高了一些分贝,随后压低了声音,小声问了一句,道:“你难道不知道你们炽焰宫的两个弟子怎么去的云霄殿么?”

    帝听风给了东风迫一个管我什么事的表情,道:“难道我非要了解清楚么?”

    法灵和海夜去不去云霄殿和他又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顶多就是两人的活全落到他一个人身上罢了。

    更何况夜未央也没有虐他,知道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偶尔把东方四少招呼过来帮个忙什么的。

    一来二去的,帝听风和东方四少的关系也变得有点微妙,加上东方四少莫名的对帝听风有好感,双方聊得比较近。

    东方四少什么都肯和帝听风说,不该说得以及不想说得没说之外,其余能够八卦的全部都告诉帝听风了。

    尤其是东方夜,简直恨不能把他这辈子听到过的事情全部都告诉帝听风。

    最后还是帝听风不耐烦听,以及其他三个东方四少警告了东方夜,不许他多说蠢话,东方夜才收敛了一些。

    不过嘛!帝听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即使是今天听了不该听的事情,第二天总会选择性失忆般的不记得。

    不管别人怎么问,帝听风都一口咬定不知道,或者没听过,以及你在说什么?表情都不带重样的。

    “哎!也是,一个贱人有什么好了解的。”东风迫又嘴碎骂了一句,又和帝听风抱怨起来。

    “确实,你也没什么好了解的。”帝听风堵东风迫一句。

    东风迫不开口则没事,一开口就把自各出卖了,根本就不需要别人了解他就秒懂了。

    出来混的,哪个不是聪明人,能够把自己伪装成玲珑八面,就绝对不会是七面。

    东风迫藏不住心事,心里揣着什么,全表现在脸上了,难怪安慕容那么多年都不放心他一个人外出历练。

    敢情是东风迫实在是不懂怎么生存,放出去就是死,还不如放眼皮子底下,有什么事也好打点一下。

    “帝公……帝师弟,不带你怎么损人的。”东风迫差点嘴顺喊了一声帝公子,亏得后面刹住车了。

    “我说的可是事实。”帝听风一脸无辜的看着东风迫,说道:“不信你问你夜师兄。”

    夜未央全程看着东风迫和帝听风斗嘴,平时帝听风在他面前太成熟了。

    今天难得一见,他自然是想要多听一些,好彻底了解了解帝听风这个人。

    帝听风虽然不至于做到玲珑八面,不过,一般人还真猜不出他想做什么,想说什么,在想什么。

    就帝听风这样心思缜密的修士,别说在高月宗了,即使是在外面,也不多见的。

    夜未央曾经没有做高月宗炽焰宫的宫主时,也经常性陪着师傅外出游历的。

    后面师傅陨落了,加上一众师兄弟的加持,以及安慕容的关系,夜未央不得已才在高月宗安顿下来。

    只是没想到,夜未央这一个决定,就深深困了他近一百年,一次都没有出过高月宗。

    即使是当初搬离地面的时候,夜未央也没有离开过炽焰宫一步。

    他答应了要留下来,答应了要寻找到一位合格的新宫主才去想自己的问题。

    所以,夜未央苦哈哈的为高月宗任劳任怨百年光景,此时有帝听风这个弟子,给夜未央的生活添了多少光彩。

    虽然夜未央心里也不是特别肯定,炽焰宫交给帝听风会不会如何,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顺其自然就好。

    帝听风自然清楚夜未央有这个意思,所以他才没有喊夜未央师傅。

    喊道理讲,帝听风确实应该喊夜未央一声师傅的,不管他和东风迫之间关系如何。

    不过,正因为喊了师傅后面的事情不大好拒绝,帝听风才没有过分接触夜未央,甚至连修炼的事情,帝听风也从来不开口找夜未央。

    别说帝听风犯不着修炼什么低阶法术,就算他要修炼,也应该找东风迫而不是找夜未央。

    或许夜未央明白帝听风这种刻意保持距离的态度,才一直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只倾尽全力对帝听风好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