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冰块脸
    “夜师兄,我真的很烦人吗?我怎么感觉自己说的句句都是事实啊!哪里烦人了。”东风迫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开口问夜未央,眼神还时不时白一眼帝听风。

    帝听风完全当他是空气,也没有受到白眼的如何威胁,就当一个陌生人多看了自己两眼就是了。

    帝听风尽量把自己的存在降低到透明,偶尔有修士过来和夜未央打趣,帝听风全程假装听不懂,也不理人。

    本来人家还想和夜未央打听一下帝听风这个人的,一看帝听风全程冰块脸一样站在旁边,既不作声,也不搭话。

    许多弟子没趣,后面也不在围过来了,即使是心里非常好奇,也不过来冷脸贴人热屁股了。

    夜未央都觉得自己的气场还不如帝听风,说实话,夜未央挺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的。

    但是人家看夜未央一脸好说话的模样,不管他心理愿不愿意,总是凑过来和他没完没了的聊。

    今年好了,帝听风往这里一站,光是那张冰块脸,就吓跑了许多胆小的弟子。

    更何况,帝听风的身上还有一种很霸道的气场,一般人还真不敢靠近。

    即使是夜未央,也无故感觉到帝听风身上的气场有点降人,好歹他也是一个灵寂期的修士,怎么能那么弱呢!

    帝听风不知道夜未央的心理活动,他也不想知道,他只希望猎妖节快一点开始,好摆脱那些烦人的人精。

    帝听风是天底下最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的怪修了,什么事不服打一架在说,打到别人服为止。

    向一般修士那般啰啰嗦嗦的讲半天不动个手,实在是有点逊,而且浪费口水。

    猎妖节的活动也没有拖很久,差不多人数到齐之后,由东方四少做主,开始以后,纳灵期的弟子就可以出发了。

    至于为什么让纳灵期的弟子第一个出发,自然是因为纳灵期弟子比较弱。

    如果让修为更高的筑基期弟子或者灵寂期弟子先出发,纳灵期弟子压根就没什么事了。

    前面横扫妖物玩完了,纳灵期凑上去点数么?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为了公平一些,东方四少特别有人情味的让纳灵期弟子提前两个时辰出发。

    至于那两个时辰里面,纳灵期弟子能够阻杀多少妖物,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大家身上分发了一个牌子,就是用来查看人数的,以及让外面的人注意里面的人的安全用的。

    目的和当年云涟天禁地使用的身份牌差不多,只不过效果不是一样。

    高月宗准备的身份牌除了显示人数以及主人没死之外,其他作用都没有。

    也等于说,只要牌子还在那人身上,就代表那个人没有事,外面的人用不着担心。

    反之,牌子一但出问题,带着牌子的那个弟子就会被强制性推出禁制外,这也是为了保护他们的人生安全。

    一但进入禁地,那可是群魔乱舞的时间,大家肯定会为了妖物私斗的。

    到时候恐怕急红了眼,大家下手也没过轻重,一看性命有危险,可以捏断牌子退出禁制的。

    到时候,在外面算账总比在禁制里面算账要强得多,所以,有靠山的弟子,一般人都不敢去招惹的。

    帝听风不懂猎妖节的规矩,他也不想懂,本来就是借猎妖节这个幌子做其他功课的。

    夜未央大致和帝听风讲了几次,挑重讲了牌子的使用方法,并且还强调了好几次,一但生命有危险,就必须捏断牌子出来。

    帝听风点头,又点头,实际上他根本不记得夜未央究竟说了什么,只记得牌子的事情。

    帝听风感激夜未央对他就跟亲弟子一样,虽然两人认识的不久,加上两人本来就没什么师徒情。

    夜未央能够做到这样一心一意的教导,算得上是很讲良心的了,真怀疑他的那两个弟子脑子是不是打铁了,居然跑去做别人的弟子。

    帝听风不想纠结别人的事情,他只等着猎妖节开始以后,挑个时间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就好。

    禁制里面的情况,外面是看不见的,即使是可以看见,有炎魔和冰魔的第二次禁制封印,外面照样看不见。

    前面一排全部都是纳灵期的弟子,帝听风跟着大家一起混迹其中,没有一个人察觉出来。

    东风迫此次也参与,被他师傅用“重在参与凑个数”硬塞过来的。

    东风迫看着帝听风的背影,慢慢的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心里最想的就是大喊一声,“有奸细。”

    可惜东风迫不敢喊,他担心自己一看嗓子,帝听风肯定第一时间就灭了他然后逃跑的。

    东风迫虽然不敢肯定帝听风有没有实力血洗高月宗,但是,清理掉一半的弟子,帝听风绝对可以做到得的。

    而且,东风迫体内还被帝听风种了咒术,他心里想什么,瞬间就可能传递到帝听风那里去了。

    果然,东风迫这边心里刚刚冒出来一个念头,就看见帝听风不经意的回头扫了他一眼。

    虽然其他人眼里,是帝听风不安的回头看向夜未央,也只有东风迫知道,帝听风那是警告自己的眼神。

    当然,夜未央也发现了帝听风看向东风迫的那一眼,因为他感觉帝听风是在看自己,实际上,两人根本就没对焦。

    所以,顺着帝听风的视线反应过去,夜未央就发现了人群里骚包打扮的东风迫。

    而且,东风迫的眼神还一直盯在帝听风身上,即使是帝听风回过头去,他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帝听风。

    虽然别人眼里是东风迫一眨不眨的看着帝听风,实际上,东风迫却是被吓丢了魂。

    帝听风那个警告的眼神实在是耐人寻味,他也没觉得自己多想了什么,不就是冒出来一个念头嘛!

    帝听风还真是小人,把人种人咒术不说,连人家的思想都想控制,不能说,难道连想想都不许嘛!

    不过,被帝听风眼神警告之后,东风迫果然心无杂念,一点点其他想法都不敢有了,帝听风的眼神太具备杀伤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