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心境辽阔
    看起来,帝听风的心境确实不同于普通修士的心境,天赋如此了得,悟性也极高,为什么就是资质不行呢!

    帝听风感觉到夜未央投过来的怜悯的目光,偷偷的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他不需要任何人同意,自然不希望别人的怜悯,对于这种眼神,帝听风在幻仙宗见多了。

    当年他还小,年仅八岁的孩子,在炼丹方面天赋异禀,被多少弟子羡慕嫉妒恨过。

    然而,他无法炼丹,即使是他可以制定出新的丹方,他依旧没办法亲自炼丹。

    后面,当炼丹弟子听闻帝听风资质不行,灵根极差,一个个露出怜悯的眼神看着他,甚至还侮辱他。

    帝听风当年还会因为自己资质的事情和外人吵一两句,后来麻木了,连眼神都懒得给对方了。

    他确实资质不好,那又怎样,他有天赋就够了,他没有灵根都照样可以修炼,还有什么事办不成的。

    没有任何人想象得到,一个年仅八岁的孩子,从那之后彻底扭曲了自己的性格。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帝听风变得面无表情,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语言,他总是板着一张脸,时间一长,他就变成了面瘫。

    不过嘛!帝听风也没有觉得自己的童年有多可怜,即使是得知自己被人暗算才进入幻仙宗当棋子,帝听风也没有多少愤怒。

    有续命陪着自己,有李子恒陪着自己,后面有了冰魔炎魔,帝听风的童年至少没有面目全非。

    “……”帝听风此话一出,大殿内几个人都没有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总不能说恭喜吧!人家资质差有什么值得恭喜的,也不能说节哀,人都没死,节个屁的哀。

    更何况,连帝听风本人都完全不介意的说出来了,他们心里有什么好内疚的,一个人的资质又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

    “没关系,有天赋也是极好的,炽焰宫以后可就靠你了。”夜未央作为主事,自然得第一个出声打破僵局。

    帝听风莞尔一笑,应道:“希望不会让主事你失望。”

    不,绝对会令夜未央失望的,夜未央一心培养另一个自己守着炽焰宫,然后好出去世界鬼混。

    一般人都清楚夜未央培养一个新人的目的,帝听风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因为有东风迫那个大嘴巴。

    不过呢!帝听风既然散了三次功力,最后一次恢复法力的时候,肯定会突破元婴期瓶颈的。

    到时候,帝听风都突破瓶颈了,他肯定不会继续留在高月宗的,那个时候他早就修炼会了易水寒,留下来没意义。

    帝听风来帝欧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大浒衍,突破瓶颈第一件事,帝欧听风就打算下去寻找大浒衍的。

    帝听风早就看出来了大浒衍的秘密所在,修为越是高的修士,使用大浒衍的时候,加持攻击力就越发强大。

    比如说,一个纳灵期的弟子,催动大浒衍加持其他功法,破坏力为百分之二十,一个筑基期弟子的破坏力则会达到五十左右。

    更别说灵寂期以及大修士元婴老怪物,元婴期的大能随随便便就可以毁灭许多东西。

    如果元婴期的修士加持了大浒衍的加持攻击力以后,爆发力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更何况,帝听风的攻击力还不是一般的攻击力,他没有散功之前的时候,攻击力加持了大浒衍功法之后,攻击力可以达到百分百。

    如果是元婴期以上的修为,实力肯定更加猖狂,恐怕不止超过百分之两百的点,毕竟帝听风的实力挺恐怖的。

    在修为没有多厉害的时候,帝欧听风都可以加持大浒衍越级击杀数十个境界的元婴期修士。

    一但帝听风自己成为元婴期修士,加上他又修炼全了大浒衍的功法,肯定可以在人界横着走的。

    以后即使是遇到不知死活围殴上来的修士,说不定帝听风都可以一锅把人端了。

    “你是我看中的弟子,怎可能会令我失望。”夜未央大言不惭的反水,就好像之前怀疑帝听风身份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帝听风随意嗯一声,他又不是不清楚夜未央背后背着他做的事情。

    冰魔这个监视器可不是摆设,只要帝听风愿意,整个高月宗的秘密都可以呈现在他眼前。

    可惜帝听风舍不得浪费冰魔的自护法力,也没有兴趣知道别人秘密的心情。

    “仅仅是片面之词,我等如何信你。”东方闻又挑刺了,总之他就是见不得夜未央的那副虚伪样子。

    一开始怀疑自己弟子的是他,然后又第一个承认帝听风的还是他,敢情夜未央就是把他们拉出来溜溜。

    然后自己确定了之后,就把他们关回去,完全不考虑他们的心情,也不在乎他决定了以后的事情。

    “你还有什么不信。”夜未央冷冰冰的飘一句话过去,冷冰冰的眼神戳得东方闻浑身都疼。

    夜未央又把眼神转到安慕容身上,说道:“相信长老和掌门二位已经检查很多遍了吧!听风身份没有问题。”

    “你这人脑子有病。”东方闻直接人身攻击,不高兴的哼道:“第一个怀疑人家的是你,第一个承认的又是你。”

    “你把我和长老召集过来,纯粹就是看我们笑话的吧!被你弟子忽悠半天,然后你给一个总结结束。”

    “夜未央,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掌门和长老没有,你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我行我素,折腾别人玩好玩是吧!”

    东方闻真叫夜未央给气着了,一口气抱怨一通,还不忘人身攻击,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气量和风度。

    夜未央待东方闻不在骂人,才应道:“哦!师叔教训的是,弟子以后谨慎一些。”

    “你……”东方闻气得大拍桌子,跳脚的站起来,指着夜未央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夜未央身份不一般,他们自办法指责他的,却无法容忍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气人。

    帝听风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这种事情,纯粹是夜未央自找的,非要去挑火气炸了的东方闻,被骂也不管他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