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七章 迁怒
    更何况,被夜未央无故怀疑身份,帝听风都没有找夜未央算账,虽然说帝听风身份确实有点问题。

    不过,夜未央心里却担心着帝听风是其他宗派派过来的奸细,对于这一点,帝听风才腹黑的不打算帮忙。

    东方闻和夜未央果然在旁边吵了起来,安慕容揉了一下眉心,这件事貌似他见识惯了,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至于从一开始就被当成屏障的东风迫,他更加没理由帮忙的,只能看着东方闻和夜未央两人吵吵了。

    不管最后谁赢,都对他没有影响的,不过,帝听风还真厉害,几句话就收买了夜未央。

    夜未央可是出了名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没想到帝听风轻而易举就让夜未央半道改了主意。

    “你这人性格怎么能这样,简直就是给高月宗抹黑。”东方闻说得起劲,居然毫不客气的人身攻击。

    “我的弟子,我说他没问题就是没问题,既然你与长老已经观察过了,我就要把人领回了。”

    夜未央不甘示弱的顶回去,他看中的人才,才舍不得让东方闻折磨呢。

    虽然说东方闻在带新弟子方面,甚至比长老都还要优秀几分,偏他和东方闻互看不顺眼,谁也不服谁。

    莫不是夜未央冰封多年,修为一直修炼不上去,说不定两人一言不合就干架的。

    只不过因为夜未央的等级压制,东方闻不敢和夜未央动手,伤了自己倒无所谓,打死了夜未央,他子孙后代可就遭殃了。

    东方闻眼眉一瞪,横了夜未央一眼道:“呵!你自己有理,就你有理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掌门和长老吗?”

    “这件事和我弟子有何关系。”

    夜未央反驳一句,东方闻这种表现,完全就是在迁怒好吗,夜未央接着道:“你我之间的恩怨,与听风没有任何关系,何况我们没有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如果夜未央真的没有把掌门和长老放在眼里,在怀疑帝听风身份的时候,就用不着通知他们了。

    “东方师弟,夜师侄说得也不是不无道理。”安慕容唯恐两人争执不休,站出来说了两句。

    实际上,安慕容挺担心东方闻对夜未央动手的,毕竟两人之间的境界,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恐怕到时候,她作为长老,也不好偏帮夜未央的,而与东方闻为敌,也不是安慕容想看见的。

    高月宗本来就缺少大能,元婴期的修士,就只有他和东方闻两个人,所以,安慕容不能不把高月宗放在首位。

    即使是安慕容心系夜未央,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由着夜未央乱来的。

    东方闻本来就对安慕容看好,见她出声提醒,也不好过分的给夜未央甩脸,毕竟他是“前”辈。

    “他确实不是不讲理。”东方闻咬牙切齿的说才不这句话,狠狠地瞪了一眼夜未央,道:“但是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过去了。”

    “那你还想怎么着?”夜未央丢一个挑衅的眼神过去,哼道:“炽焰宫的宝物随意挑,我没意见。”

    反正都是些对元婴期没有用处的垃圾,夜未央不见得东方闻会看得上,所以故意说这句话膈应他来着。

    “呵!”东方闻冷冷笑了一声,难道他还不清楚高月宗的炽焰宫里面有什么嘛!想拿这个膈应他,只能说明夜未央太单蠢了。

    东方闻嘴角翘了起来,得意道:“我还看不上你炽焰宫的宝物。”

    夜未央见自己设的局没有让东方闻接下,心里顿时有点不平衡,不经意哼道:“那你还想怎样?”

    “呵!”东方闻又冷冷的一哼,说道:“本座要你宫内的弟子自己接受惩罚。”

    “你凭什么惩罚我宫内的弟子。”夜未央一听见炸了,和他平时的冷静形象完全不服。

    “本座不能惩罚你,难道你宫内的弟子本座都没办法惩罚了吗?”东方闻瞪眼,道:“夜未央,你别忘了,本座是高月宗的掌门。”

    夜未央一听更加不干了,怼回去道:“掌门又如何,掌门就可以随随便便惩罚门下弟子了。”

    “你自己惹的事,我们不便惩罚你,自然是由你宫内弟子承担的。”

    安慕容不想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又果断的公平说了一句,反正两个大男人最后还是取决于她的意见的。

    为了不让两人继续吵吵,甚至打起来,安慕容也是替高月宗操碎了心,她怎么觉得别人家长老是享受型,她完全就是受虐型。

    家里有这么不靠谱的掌门,以及身份不一般,却非常不听话的弟子,心脏幽幽的蛋疼。

    “哼!”东方闻哼一声,不在开口,眼神却冷冰冰的盯着帝听风。

    “长老,既然连你也觉得这样,还不如惩罚弟子呢!”这件事本来就是夜未央的错,他怎么能害帝听风受惩罚呢!

    如果不是他猜嫉心强,又且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恰好被东方闻盯着不放,本来两人就一直互相看不顺眼。

    “师傅,帝师弟他……”当了半天花瓶的东风迫,刚刚开口准备替帝听风说什么,被安慕容瞪一眼就闭嘴了。

    现在他说什么都没用,更何况,他说什么就遭怀疑的,还不如安静一点,反而容易躲过一劫。

    更何况,后面等着他的事还多呢!师傅处理了帝听风的事情,接下来肯定就会第一个料理他的。

    东风迫一点都不怀疑安慕容接下来会如何折磨他的事情,只希望师傅不会太上火就好。

    帝听风瞄了一眼一脸为难的安慕容,加上旁边东风迫一脸委屈的模样,以及东方闻得怒火。

    最后,帝听风瞄了一眼势不让步的夜未央,觉得夜未央可能是自责心有点过头了。

    其实吧!帝听风压根就不担心什么惩罚,他只希望这些人放他早点回去就好。

    毕竟,他刚刚散功,接下来是需要花时间恢复功法的,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岂不是错过了恢复的最佳时期。

    “弟子愿意接受惩罚。”帝听风话一出口,其余三人的眼神立即看了过来。

    安慕容是意外的,东风迫是无语的,东方闻依旧是淡淡的怒气,夜未央则是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