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指教
    看见帝听风不惧生死的站到自己面前来,东方闻却有种下不了手的感觉。

    对于这种弟子,东方闻心里是特别满意的,怎么当初就没有送给他,入他门下作弟子。

    虽然说资质差了一点,奈何帝听风天赋了得,东方闻还是有很多选择给帝听风去选择的,总比在炽焰宫受委屈得好。

    更何况,夜未央不仅怀疑帝听风身份,最后还让帝听风自己承担后果,像这样的宫主,简直渣得不能在渣。

    帝听风抱拳看着东方闻,说道:“弟子帝听风,请掌门大人指教。”

    帝听风特别诚实的大方受了,这下子,不止是安慕容,夜未央,甚至东风迫,他们三人的眼睛全部都放到了东方闻身上。

    东方闻眉头一皱,遇到这种喜欢认真的榆木疙瘩也是无语,当他开个玩笑不行嘛!

    他连夜未央都不敢动,如果一招击杀了他的弟子,只怕夜未央会在他面前疯一段时间。

    本来两人之间的误会就挺深的,如果东方闻失手灭了帝听风,呵呵!东方闻可以预见将来的日子有多奇妙。

    “罢也!”东方闻站了起来,打算敷衍攻击帝听风一次,也不打算和帝听风继续矜持下去。

    掌门人的威严还是得遵守下去的,不然其他弟子还以为东方掌门说一有二,个个和他玩出尔反尔,他可受不了。

    “掌门,希望你克制一下攻击力,绝对不要超过了一层功力以上,弟子怕身体承受不住。”

    帝听风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特意和东方闻讨价还价,他虽然不会自己秒死,死重伤的情况还是会有的。

    即使是炎魔可以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帮忙他挡住攻击力,至少其余部分还是会攻击到他本身身体上的。

    帝听风可不想自己没死也半残的情况,太麻烦了,眼下他还有恢复功法的事情,可不能出现调理身体情况的错误。

    东方闻被帝听风一句话差点噎着,他本来还打算放水随便做做样子,那哪曾想帝听风居然还提醒自己克制攻击力。

    简直了,东方闻这下子想放水都难,安慕容肯定看得出来自己的攻击力究竟有没有达标的。

    帝听风这也算是自己给自己拉仇恨,难怪他以往那么多仇恨值,敢情都是自招来的。

    夜未央对于帝听风的偏执也无语了,别人巴不得对手下手轻一点,帝听风倒好,还特意提醒对手不要放水几个意思。

    虽然帝听风本意不是如此,听到夜未央他们几个大人物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帝听风也是挺冤枉的,他无辜要受惩罚,还因为自己的公平心态被误会成另外一种意思。

    这拉仇恨的数值,世上还真是没人了。

    东方闻见帝听风执意接受惩罚,虽然是他提出来的,不过,东方闻真没有看不顺眼帝听风的意思。

    东方闻只不过是看夜未央不顺眼,连坐整个炽焰宫的东西,不管人还是物,但凡炽焰宫出品,他都一并迁怒。

    别看东方闻一脸刻薄相,实际上,东方闻还挺好的,至少人品好才混得到掌门这个位置的,当然,实力也算其中一部分。

    帝听风虽然不清楚东方闻和夜未央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过,单就看两人之间的怒气值,帝听风也不愿被牵连进去的。

    今日接了东方掌门一招,他日,东方闻就在也没有理由找帝听风麻烦的理由,不管他是不是炽焰宫弟子一说。

    帝听风可不愿意和高月宗的高层有过多的联系,他最担心的就是欠多了情最好不好还。

    有些人情还起来比较麻烦,所以,帝听风宁愿身体受损也不要牵连进什么事里面,独得脱身最好。

    如果他此次受了伤,正好有理由和夜未央要求闭关不是,加上东方闻可以散掉他最后一点修为。

    灵力,帝听风从来就不缺,即使是散了功,恢复一段时间就回来了,更何况,重新修炼一次,刚好可以锻造一次境界。

    境界不稳,很难巩固的,帝听风就是以前修炼的时候图快速,哪里会想到境界不稳后的后果。

    加上修炼了大浒衍的关系,战斗的时候确实拉风,修炼其他功法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最紧要的还是,自打修炼了大浒衍之后,帝听风就经常性跌落境界。

    而且,跌落境界以后,帝听风若想恢复修为,会比第一次修炼的时候慢上一分。

    渐渐的累积下来,帝听风发现自己每跌落一次境界,恢复修为的时候,受的阻力就难上一分。

    若不是续命说没有问题,恐怕帝听风就要怀疑自己的修炼方式不对了。

    偏帝听风的情况和整个九州修士都不一样,加上他血脉实在是复杂,所以,想找个人问问都不行。

    “听风弟子,本座要开始了,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东方闻出招前,和帝听风打声招呼。

    夜未央本来欲把自己的一件防御法宝借给帝听风的,偏帝听风这个强迫症,认为接受挑战就必须公平给拒绝了。

    听得东方闻脸都抽了,如果不是清楚帝听风就是那种无喜无悲,不争不抢的性质,说不定对方闻等人都要误会帝听风是不是在找死了。

    东方闻没有和帝听风在客气,废话说太多了,就好像他没种欺负新“低修”弟子似的。

    东方闻浑身隐聚着一股气流,他眼睛微眯微睁,扫了帝听风一眼的位置,讲气息压制到最低状态。

    即使是最晦暗的气息,从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身上散发出来,帝听风他们没有多少修为的弟子还是挺不好受的。

    比如说东风迫,他还没有突破灵寂期的修为,此时莫不是他师傅的气息护着他,说不定东风迫早就站不稳了。

    帝听风散了功,身体情况也不是特别好,虽然实力摆在那里,至少他躲不开现在就是一个超级低修的事实。

    帝听风身体开始不稳,隐隐往后退的趋势,不过,他也没有开口求夜未央帮忙挡一下,就那么硬生生的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