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 第一元婴欲念
    帝听风伸手一拍自己的天灵盖,就见一一岁左右的孩子从他头顶飞出,然后遁影到帝听风对面盘腿而坐。

    模样异常冷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帝听风。

    帝听风随意做了几个动作,发现那个缩小版的自己也跟着行动正如,简直就像复制一样。

    帝听风大呵一声,缩小版帝听风像是感应到什么,猛然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盯着帝听风。

    缩小版帝听风的怀里,顿时冒出来一支缩小版的毛笔,帝听风打入几道灵力进入,毛笔主动转化为剑。

    帝听风瞧着这个元婴缩小版微微拧眉,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平时的表情这么……嗯!冷淡。

    帝听风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帝听风眼睛眨巴一下,他的形象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没有变化过了吧!

    帝听风闭关五十年,模样和二十来岁几乎没变,连帝听风都诧异,他现在的年龄,可是货真价实的一百来岁的遭老头。

    帝听风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模样居然还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莫不是看见自己的元婴,帝听风恐怕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难怪看见他的修士,不管老少,不论男女,看见总是称呼他为小道友,或者小兄弟,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小呢!

    帝听风微微拧眉,早就知道修炼了大浒衍以后,身体的情况就不会有所改变,没想到居然这么夸张,至少变成青年状态也好啊!

    帝听风不仅一次为自己修炼大浒衍的功法后悔,至少后悔那么早的时候就修炼了大浒衍功法。

    不过,如果帝听风没有那么早修炼大浒衍的话,说不定他早不知哪天就被人虐死了。

    也亏得有大浒衍功法的加持法术,令其他功法的攻击力大涨,帝听风也不可能越阶杀修士。

    虽然帝听风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实力修为,事实上,他挺在意自己修炼的成长之道的。

    “本尊,为何你看见吾好像不高兴。”第一元婴好像感觉到帝听风的内心想法,学帝听风的样子拧了一下眉。

    “高兴!按照我血统的情况,你应该不单单是第一元婴那么简单吧!”帝听风自问自答起来,因为对象是自己的元婴。

    第一元婴当然能代表自己,但是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分,身,并不能代表本尊本人。

    “吾乃你的第一分,身,第三种血统分身龙太子。”元婴表情冷冰冰的看着帝听风,介绍自己的由来。

    “吾代表你的欲念元婴,你却不代表吾,因为你还有其他分身,你既是吾,也代表其他分身,只因你是本尊。。”元婴开口把帝听风的情况直接挑明说出来。

    果然是这样子……帝听风差点没绕晕,他盯着自己的第一元婴眉梢微微一挑,听其他修士说,人族好像突破元婴期的时候,会疑聚一个身外化身,乃被人称作元婴的东西。

    听这个……呃!龙太子的话,帝听风应该不止一个元婴吧!至少会出现两个元婴甚至更多个。

    而这个……呃!龙太子代表欲念元婴,这个……呃!什么意思?他的欲念么?

    帝听风对元婴的事情不了解,毕竟第一次接触元婴期以上的修炼功法,他不了解不是很正常。

    而这个元婴……呃!龙太子元婴,貌似还得需要帝听风去教化他,融合他,并且绑定他。

    虽然是第一元婴,保不齐哪天出现了自主元神跑了,帝听风可就哭都没地了。

    而且,他这个元婴疑聚出来就是同自己一样的元婴期修为,帝听风哪里舍得放走这个有退路的余招。

    帝听风和第一元婴打个招呼之后,就把第一元婴收回了天灵盖,重新融合一下。

    刚刚疑聚出来,万一散了不是还得重新疑聚,该不会元婴散了,他的修为就不在是元婴期的修为了。

    帝听风懵懵懂懂的,只觉得自己不能放跑自己的第一元婴,还隐隐觉得这么做肯定不会错。

    帝听风收回第一元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进入神念和续命沟通一下。

    “想来,你已经修炼到元婴期境界了。”

    帝听风刚刚出现在自己的神念里,续命的声音也伴随而来,帝听风抬眼望去,续命一成不变的坐在半空的一个架子上面。

    等等,自己的神念里几时来的架子,而那个架子貌似异常的熟悉,帝听风定眼认真一看,一脸血。

    续命身下的那个莫名架子,不正是他突破境界时,被天劫劈中,散去的灵龟的龟壳吗?

    而续命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整个龟壳炼造了一番,就有了那副架子的模样。

    帝听风嘴角一抽,虽然灵龟不是真正的生灵,没有自己的生命,毕竟跟着帝听风那么久,没有感情也有交情好吗

    续命就这样把人家拿去做一个架子出来,有考虑过灵龟的感受么?

    帝听风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脸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白莲花,多少也就是同情几秒罢了。

    毕竟灵龟不是真正的生灵,只是一个幻影,没有自己的生命,帝听风用不着为灵龟拘一把泪的。

    虽然有想过,往后自己有造物能力了,可以帮忙灵龟找一具身体,让它用实体修炼,不过,既然木已成舟,帝听风就不接近那么多了。

    “怎么?舍不得了!”续命微微含笑,两眼泛桃花的看着帝听风。

    帝听风差点被闪瞎眼,略逊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丢给了续命一个“你高兴就好”的眼神,就低下头。

    续命轻笑一声,从半空落下,刚好移动到帝听风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眼帝听风,眼神里满是算计的光。

    “嗯!刚刚突破元婴期修为就有如此境界,你应是人界第一人了吧!”

    续命莫名的说了一句话,一眼就看穿了帝听风如今丝毫没有隐藏的修为。

    “嗯?”帝听风略不舒服,被续命这么认真的盯着,就好像自己的骨头都要散开似的。

    这种感觉,恰恰就是续命第一次进入帝听风体内时,帝听风感觉到的莫名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