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互相帮助
    “帝道友,请!”安慕容和东方闻一人站到一边,非常客气的请帝听风进去。

    炎魔直接从帝听风体内蹿出来,一头扎进地底消失不见,然后一秒之后就回归到帝听风体内。

    帝听风这才大方的迈步进入暗室,虽然只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安慕容和东方闻两个修为都是元婴期境界,哪里会看不见。

    不过,两人什么都没有问,跟着帝听风一起走进了暗室里面,和帝听风谈论关于元婴期境界以上的修炼心得。

    大家也算是认识一场,把自己的经验说出来大家学习一下,对彼此还是有帮助的。

    高月宗又过去了半个月,自从帝听风去了长老殿之后,就在也没有回来过。

    东风迫醒过来就抱着夜未央哇哇大叫,恐怕是被吓到了,还不肯回长老殿去,非要留在炽焰宫。

    “夜师兄,你说师傅他会不会为难帝道友?”这已经不是东风迫第一次这样问夜未央了。

    夜未央眉头拧了一下,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呵呵!长老为难帝听风,帝听风别为难安慕容才是。

    尽管东风迫很担心长老殿那边发生了什么,奈何他胆儿小,不敢去闯长老殿。

    即使是安慕容可以容他,东方闻都不能容他整天没事就往长老殿跑。

    夜未央嘘了一声,道:“不该管的你最好不要多问。”

    虽然说安慕容他们并没有亲自站到他们面前,人家一个元婴期的大能,神识可以覆盖整个高月宗,想要看哪里的情况不会知道。

    夜未央虽然修为没有多高,接触的元婴期大能还是蛮多的,至少比东风迫那个小白清楚得多。

    “怕什么,师傅她现在都不管我了。”东风迫当然知道她师傅以前动不动找他训话,而且都是她亲眼目睹的事实。

    然而现在,安慕容换了一个弟子培养下一任掌门,就会对东风迫管理得松一点的。

    东风迫虽然不讨厌他师傅,却很讨厌被安慕容着重培养的明幽。

    更何况,明幽现在已经是灵寂期的弟子了,修炼速度比东风迫快,资质也比东风迫好。

    除了身份没有东风迫高以外,明幽哪样都比东风迫强的,东风迫作为安慕容唯一弟子,她自然是很重视的。

    不过,东风迫整天恍恍惚惚的,修炼也不上心,对高月宗基本规则都不懂,安慕容恨其不争,只好扶持另外一位弟子培养。

    “你啊!”夜未央无奈的摇摇头,具体情况他不方便说,只能等东风迫自己去发现。

    安慕容心里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什么事都替东风迫做好了,将来养成了习惯,恨容易害了他的。

    安慕容现在把明幽提起来,不就是为了刺激东风迫的好胜心嘛!偏偏东风迫还误会他师傅不想管他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安慕容对东风迫的感情,偏偏东风迫身在福中不知福,老是让安慕容失望。

    “好了!我们不要说师傅了。”东风迫不想一直聊关于他师傅的话题,免得将来师傅找他算总账。

    夜未央本来也不想聊安慕容,因为他清楚安慕容对他的想法,不仅仅是花痴那么简单。

    长老殿这边,帝听风跟着安慕容以及东方闻,三人交流了数十天的元婴期境界的沟通。

    帝听风受益良多,初次感受到元婴期以上的修为就好像另外一个世界。

    安慕容和东方闻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毕竟他们俩一直待在宗内修炼,根本就不了解外面的修炼法则。

    散修的方法和宗门中规中矩的修炼方法,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有好也有坏,总之就是完全两个极端。

    “帝道友,多谢你慷慨解囊,不然我就一直困在初期修为上不去了,听了帝道友说了那么多关于散修的修炼办法,我觉得自己一直停留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东方闻早就修炼到元婴期境界的,奈何他心不稳,想要更上一层楼,必须得换一种方法。

    东方闻虽然想到了这一点,却无法直接找出自己缺少的部分,修为一直卡在元婴初期,都快百年了。

    这次听了帝听风说起的关于散修派的修炼方法,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突破的感觉。

    “帝道友,安长老,我感觉好像有突破的灵感了,就先行一步,下次咱们在交流吧。”

    东方闻想要突破的**越来越强烈,等不及送走帝欧听风,东方闻抢先一步遁影离去。

    如果这次他在错过突破的最佳时期,说不定又得等个上百年了。

    “帝道友,东方师弟他就这个性子,希望你别介意。”安慕容都来不及开口,东方闻已经不见人影了。

    安慕容只好和帝听风解释一句,毕竟五十年前,帝听风貌似和东方闻之间有一点点小摩擦。

    虽然帝听风看起来不拘小节,什么事都好说话的样子,万一哪天他爆发了,和东方闻算总账,东方闻就惨了。

    越是沉稳的修士就越记仇,安慕容可不想哪天招惹到像帝听风这种性格的修士。

    帝听风扫了一眼东方闻离去的虹光,淡淡一声道:“无碍。”

    “呵呵!”安慕容笑了一声,道:“在不久就是帝欧修士千年一次的聚仙大会了,北冥修士应该会参加吧?”

    安慕容虽然是像自言自语,实际上她就是说给帝听风听的,毕竟东风迫半道嚷嚷过,问帝听风从北冥跑来冰宫干嘛。

    而且,帝欧修士,也等于说是整个版块的陆地修士全部都会聚集在一起,就好像九州大陆的四界大会一样。

    即使是不一样,大致意思还是相同的,无非就是各个宗派的修士聚集在一起比较比较,然后夺宝分天下。

    帝听风本来就对这种什么大会不感兴趣,自然是不会开口细问的。

    安慕容等了好久,都没听帝听风开口问,尴尬一脸,又不好责怪帝听风什么,不感兴趣的事情,她自己都懒得开口的。

    安慕容不甘寂寞,再一次问道:“帝道友是从北冥来的?”

    帝听风沉默的看了安慕容一眼,道:“算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