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没话聊
    帝听风看安慕容一眼,算是警告她不要想去了解他的出处,知道后果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

    除了阿修布和雨阿古知道帝听风来自九州大陆,而并非帝欧修士的人,恐怕就只有星白了吧。

    帝欧明显和九州大陆不在同一个空间里,帝听风傻了才会到处去炫耀自己是从九州大陆来的。

    所以,但凡是有人想要打听帝听风的出处,都会得到帝听风赏的一记白眼。

    不,帝听风看安慕容的眼神还不算白眼,仅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而已,甚至还比不上白眼显眼。

    安慕容心里苦笑一声,她不是八卦人氏好吗?还不是因为帝听风这个人实在是古怪,不然她才懒得问一句。

    安慕容怕帝听风误会什么,赶紧替自己正名一声道:“帝道友,我没有其他意思。”

    帝听风没有说话,半天后淡淡的应了一声,道:“嗯!”

    安慕容脸上的尴尬气息越来越明显,她第一次遇到这么难聊天的修士。

    偏偏帝听风和他们讨论修炼之道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保留,把知道的都说了,安慕容还以为帝听风很健谈来着。

    等他们讨论结束才知道,帝听风原来是那种可以不开口,就绝对不会和别人说一句话的修士。

    “呵呵!”安慕容尴尬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不知道帝道友对聚仙大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帝听风想了一下,感觉好像没什么兴趣,道:“没什么感觉。”

    帝听风又不确定帝欧的千年一次聚仙大会是什么样子,他哪里知道什么感觉。

    就算聚仙大会和九州大陆的那什么四界大会差不多,帝听风光想想就觉得很麻烦。

    那么多修士聚在一起,很容易出问题的,而且,帝听风拉仇恨不说第一,至于一数人界第二。

    他这种性格的修士聚过去,八成会被其他修士围殴的,他一个人可不是那么多修士的对手。

    “额……”安慕容呃一声,都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和帝听风聊天了,真的,她穷词了,生平第一次。

    “若没事我就回去了。”帝听风说完就出了暗室,完全就是通知暗慕容一声,而不是问她的意见。

    安慕容再一次没来得及开口,只能看见帝听风遁影出去的虹逛的尾巴,速度快得眨眼就看不见。

    安慕容也没有问帝听风要回哪里,反正知道他不会那么快离开高月宗的。

    眼下,东方闻肯定会突破元婴初期的境界,进入元婴中期的境界的。

    安慕容作为高月宗唯一一位长老,是不允许出高月宗的,这是高月宗的师祖高月定下来的规定。

    高月宗最高职位的修士,必须镇守高月宗,不得踏出高月宗范围之内,除了灭宗之灾,非大事不得出长老殿。

    这也算是高月宗长老辈的修士们的悲哀,帝听风算是了解了夜未央不愿意成长老的心情。

    难怪夜未央宁愿冰封也不愿意继续修炼,直到安慕容坐上长老之位,他才破冰而出。

    然后还待在最不受重视的炽焰宫,连门下弟子都没有一个,不,之前还是有两个弟子的,结果就被四殿之一的云霄殿给哄去了。

    帝听风一道虹光落地,就停在了炽焰宫的大门口,抬眼就看见有一个修士在纠缠夜未央。

    夜未央看见帝听风回来了,眼睛亮了一下,赶紧快步流星走了过来,奉上笑脸道:“你回来了。”

    帝听风眉头拧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夜未央露出这种献媚的笑容,莫不是清楚夜未央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帝听风肯定一巴掌就扇过去了。

    “嗯!”帝听风嗯一声,点点头,眼神飘了一眼旁边那个打扮得跟花孔雀的男子,挑了一下眉,道:“怎么了?”

    “这货谁啊?”帝听风一开口就要人吐血,不仅一点不尊重别人,还一副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那个男子。

    那个男子果然不舒服的皱起了眉,拳头握得咯咯响,正准备挥一拳到帝听风身上,谁知他拳头刚刚揍过去,帝听风虚影一晃就消失了。

    等那个男子满天乱看时,帝听风又出现到了男子背后,以一副王者姿态的眼神藐视着他。

    “混蛋!”男子吼骂一声,完全忘了帝听风可以如此轻松的躲过他的攻击,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威胁得到的。

    帝听风眼睛一眯,手一抬一放,刚才还挺嚣张的男子噗的一声被摔到地上。

    除了看见帝听风的动作之外,期间什么都没有发生,男子就摔倒在地上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摔倒,男子赶紧自己浑身被一座大山压着,他喘气都喘不上来,此时男子哪里还不知道,帝听风根本就不是夜未央那种级别的修士。

    帝听风鄙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子,随后转身往炽焰宫里面走,还不忘训夜未央一句。

    “这种货色你都搞不定,还需要别人帮忙,你得欠人多少人情。”

    夜未央嘴角一抽,他不是打不过,而是不能打好吗,同宗的弟子,如果修为高的弟子欺负修为低的弟子,会受罚的。

    东方闻本来就看夜未央不顺眼,一但东方闻抓到夜未央的把柄,东方闻肯定会往死里整他的。

    而且,夜未央也不是怕,而是不想在高月宗闹事,万一哪天他提出要脱离宗派,不好和安慕容交代。

    他这么安分守己的刻受宗规,就是不想有一天安慕容以他犯的错而扣留他。

    至于帝听风说的欠人情,夜未央才不会欠别人人情,只有别人欠他的,就好比帝听风欠他一个要求一样。

    夜未央不说话,帝听风自然也不愿意多开口去训人家的,他自己还不是喜欢到处欠人情,哪里有资格说别人。

    “帝道友,长老她和你说了什么!”夜未央没话找话,内心确实也挺想知道,帝听风在长老殿十来天发生了什么事。

    帝听风看了夜未央一眼,冲他挑一挑眉,道:“想知道。”

    夜未央嘴角一抽,刚开始认识帝听风的时候,不知道他挑眉就是示威,现在知道了肯定就不会继续犯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