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听话顶屁用
    “嘿嘿!”夜未央呵呵笑了起来,道:“帝道友不想说的话,可以不告诉我的。”

    “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帝听风想了想,觉得他和高月宗貌似没什么秘密的。

    “嗯?”夜未央听出帝听风的话外音,等着他的后续,却没料到帝听风后面怎么都不说了。

    夜未央一脸懵懵,就好像他非要知道似的,刚才才说了不是特别想知道,自己现在赶着上去问,岂不是很丢面。

    帝听风心里可没有夜未央那么多想法,他本来一直都在强调自己是个外人,并不是高月宗本宗弟子。

    也不知夜未央自己误会了什么,不过,帝听风也懒得解释,反正最坏的打算他都做过,不差这么一丢丢。

    帝听风让夜未央把东风迫找来,现在该他还人情的时候了,总不能一直拖着不还的。

    “帝道友,听说你找我有事?”东风迫早就忘了五十年前的约定了,只以为自己一时嘴顺,说想要报复那个明幽师兄来着。

    哪知帝听风应了以后,居然一直记在心里,并且,帝听风还把五十年前不小心种在东风迫体内的咒术给解了,声得东风迫怪叫一声。

    东风迫这才记起,帝听风当年说自己只会下咒术,不会解咒印的皎洁眼神了,敢情自己如此信任他,居然被帝听风骗了五十来年想起来就好傻的样子。

    不过,帝听风最后居然明目张胆的拿出高月宗的独门秘籍易水寒,说什么物归原主,差点没把东风迫魂给吓没了。

    虽然不是真正的易水寒秘籍,里面记录下来的功法确实是易水寒没错,而且还是全套。

    不仅是东风迫傻眼了,连一起旁听的夜未央都傻眼了,如果不是清楚帝听风的底细,两人都要误会帝听风是高月宗暗潜的长老了。

    “你居然偷练咱们高月宗的独门秘籍。”夜未央都想糊帝听风一脸血,亏他还觉得帝听风这个人不错来着,原来都是装的。

    忍了好一会儿,夜未央最终还是忍不住,冲着帝听风爆吼一声。

    亏他以前还觉得帝听风不错,这分明就是贼嘛!而且还明目张胆拿出高月宗的易水寒,一脸担心别人不知道他偷了东西似的。

    看帝听风的模样,这易水寒功法秘籍不像是刚刚从安慕容那里拿到的。

    如果不是安慕容给的,帝听风又怎么会拿到高月宗的独门秘籍呢!要知道,易水寒功法秘籍除了安慕容,恐怕只有历任掌门知道的。

    东方闻那个家伙虽然不着调,那也仅仅是在夜未央面前不着调,基本上东方闻对高月宗还是挺负责的。

    所以,东方闻断不可能把高月宗的根本透露给帝听风,如果是帝听风自己拿到了,那后果就有点微妙了。

    帝听风一脸不在意的瞥了夜未央一眼,道:“嗯!挺有趣的,就试着修炼了一下。”

    就好像帝听风不是偷东西的那个贼,而是易水寒真正的主人那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心虚感。

    “你……”夜未央被气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骂道:“你这分明就是贼,偷学易水寒不说,还敢承认。”

    帝听风挑了挑眉,哼道:“什么贼不贼的,我不过就是借用一下,更何况,又没有把真正的易水寒偷出来。”

    帝听风复制的法术都不叫偷,只是借用,等他真正的对易水寒本尊功法秘籍感兴趣,就会真的去偷的。

    夜未央见帝听风露出一副要不要偷取真正的易水寒而考虑,心里莫名的恶寒起来。

    帝听风完全不能恶交,他若想整死他的敌人,恐怕也就是眨一下眼睛的事情。

    夜未央心里特别纠结,纠结自己要不要把这件事上报给安慕容,如果不报,作为知情者,他对不起高月宗。

    如果报上去了,安慕容有没有把握困住帝听风事小,一但帝听风对高月宗产生了敌意,说不定帝听风会一个人单挑整个高月宗。

    而且,帝听风单挑高月宗根本不费力好吗?单就帝听风之前肩膀上站着的两只灵兽就有点危险。

    更何况,帝听风突破境界渡劫的时候,夜未央又不是没有看见过,虽然速度和动作非常快,眼睛一眨就不见了。

    奈何夜未央视力非常好,即使是一眨眼的瞬间,他脑子里还会反复播放看见的画面。

    如此反反复复的播放下来,自然是弄清楚了帝听风如何应付雷劫的,夜未央哪里还敢和帝听风做对。

    “帝道友,虽然我不知道你如何取到易水寒整套秘籍的,但是……”东风迫也一脸纠结的看着帝听风,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

    帝听风横了东风迫一眼,道:“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这样做不对。”

    东风迫没有回答,一脸惊恐的看着帝听风,而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帝听风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你不想继续修炼了,你不打算把你那什么师兄踩下去了,我给你机会,你为什么不要?”

    是的,修炼整套易水寒功法秘籍,确实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和明幽师兄争的机会,东风迫没有理由拒绝。

    说什么东风迫都是安慕容养大的弟子,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对,他还坚持去做,被安慕容知道了,肯定会被高月宗除名的。

    东风迫平时虽然胆儿挺大,真正叫他做什么对不起道德的事情,他宁愿自己后悔也不愿意去做。

    东风迫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摇头,拒绝道:“帝道友,如果我这么做了,师傅他肯定不会高兴的。”

    “你还指望你师傅为你的听话高兴?”

    帝听风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东风迫,提醒他道:“你师傅都已经定下别人了,你继续听话有个屁用。”

    “额……”东风迫又陷入纠结的僵局,确实,他师傅已经不把他当成唯一的一个弟子了,他还那么听话干嘛。

    夜未央嘴角一直抽抽,帝听风现在这副样子,和那些专门挑拨离间的魔头有何区别。

    不过嘛!虽然看起来挺讨厌的,夜未央却一点都不反感,反而觉得帝听风这么做非常帅气。

    虽然夜未央不讨厌明幽,只是,他心里更喜欢东风迫一些,而且,将来明幽成为新掌门,高月宗肯定会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