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被秀一脸
    孜然和另外一个悦心阁的修士,本来就是帝欧人,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完全没有影响到什么。

    倒是星白,本来就没有道侣,加上对男女那方面的事情了解得极少,哪里会不觉得害羞的。

    “哦!我误会什么了。”雨阿古眼神不善的眯了一下眼睛,道:“难道你一路跟着我们,不是因为看上我们其中一个了么?”

    “不,绝对不是。”星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极力否认自己的想法。

    “是吗?”雨阿古终于正经起来,因为阿修布已经软到了他怀里,继续逗下去怕是会惹火上身。

    雨阿古半抱着阿修布,冲星白一伙人使了个眼色,意思叫他们找个地方在说。

    虽然刚才被星白他们堵进了一个没人的巷子,途中过路的人还是会有的。

    孜然不放心星白一个人,虽然不知道星白为什么要堵那两个北冥修士,觉得自己还是跟着比较妥。

    雨阿古重新找了个方便交谈的地方,阿修布也已经回过神来了,走路也不打飘了。

    两方人马坐到了一张桌子上,雨阿古开门见山,问道:“说吧,跟着我们究竟为了什么?”

    “我想跟你们打听一个人。”星白诚实的把自己的内心想法问了出来。

    “帝公子是么?”雨阿古挑一下眉,随后眯起了眼睛。

    “你们放心,我不是找帝公子寻仇的。”星白解释一句,道:“我是想感谢他,要不是帝公子的帮忙,我的修为恐怕是恢复不了了的。”

    雨阿古心里哼哼一声,道:“你大可以自己去寻他,跟着我们也没用。”

    “我找不到他人。”星白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五十年前见过他以后,就在也没有见过他了。”

    “很不巧,我们也五十年没见过小哥哥了。”阿修布快雨阿古一步,遗憾的告诉星白这个事实。

    五十年前,帝听风离开北冥以后,说想去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也就是对他很重要的大浒衍功法。

    帝听风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找到的话,应该会回北冥一次,没想到五十多年都没有回来一次。

    星白一脸失望的表情,又问一句道:“那,你们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他不是去了冰宫吗?”雨阿古说道:“五十年前,北冥使臣说过,在帝国看见一次帝公子,听闻他想去冰宫。”

    “他确实来了一趟冰宫。”

    星白点点头承认,道:“我们就是在冰宫重逢的,可惜这五十年以来,我一直在暗中寻他,就是找不到人。”

    “如果不是清楚帝公子的性格,我都以为是帝公子在躲着我呢。”星白自嘲一笑。

    “那个,可以问一下,你和帝公子,你们俩……”阿修布本来想问问星白和帝听风是不是道侣什么的,又觉得直接问有点失礼。

    星白淡淡的笑了起来,说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救了我很多次。”

    “那你运气挺好的。”阿修布羡慕的说了一句,继续说道:“像帝公子那么冷冰冰的人,我还以为他不会做这种好事呢。”

    “帝公子才不冷。”星白瞪了阿修布一眼,就好像听不得别人说他喜欢的人一样。

    “……”雨阿古拧了一下眉,看起来,这位女仙子好像对帝公子有意思,她知不知道帝公子已经有道侣了。

    “什么嘛。”阿修布没听出来,不服输的嘟嚷一声,道:“小哥哥本来就很冷,虽然他也帮过我很多次,看起来就是冷冰冰的。”

    星白想了一下,帝听风确实看起来冷冰冰的,即使是他救了她无数次,也没有在那张脸上看见过笑容。

    星白不得不承认阿修布的看法,同意道:“这个我倒是同意你的看法。”

    “呐!我就说吧。”阿修布得意的扬了一下眉头,小声嘟囔一句,道:“真不知道小哥哥的伴侣怎么受得了这种冰块。”

    “要是阿古一整天都不对我笑一下,我肯定一脚就把他给踹了。”

    “咳咳!”雨阿古本来还想夸一句阿修布暗示得好,却不料下一句就惹火上身。

    “喂喂!小东西,你想踹了我,谁晚上不抱着我睡觉就睡不着的。”雨阿古虎着脸瞪着阿修布。

    “好嘛!我就是说说,我才舍不得踹了你呢!”阿修布赶紧认错,还做了一个对天发誓的动作。

    “乖。”雨阿古笑了一声,揉一揉阿修布的头发。

    星白一脸抽抽,这两货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秀恩爱啊!还秀得那么自然。

    “……”孜然和旁边那位,则一脸尴尬,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敢这么秀的一对男修道侣。

    星白一脸尴尬中,不得已找了个话题,问道:“对了!你们二位是代表北冥参加聚仙大会的吧?”

    “不是。”阿修布摇摇头,解释道:“阿古代表北冥,我代表云霄宫,我们俩算是一起,也可以不算一起。”

    云霄宫是阿修布他爹爹建立的一个宗派,虽然没有明确传给阿修布,也算是暗地里交代给雨阿古了的。

    “那你们就两个人,怎么没有带几个人跟着。”星白觉得奇怪,他们悦心阁一个宗派就去了三个人。

    雨阿古他们两个人居然还挂着两方势力,果然是有很多不同的,心里同时也怀疑北冥是不是没有大能。

    “带着外人干嘛。”阿修布不高兴的皱着眉,哼道:“带着他们过来,我就不能和阿古亲热了。”

    “咳咳咳!”一群人风中凌乱。

    雨阿古握拳凑在嘴边咳嗽一声,道:“就是这样,跟过来的人基本上被打发回去了。”

    有一个这么粘人的道侣,想必雨阿古也不容易,孜然和另外一位男修给了雨阿古一个同情的眼神。

    雨阿古脸色微微暗了一下,他没有觉得阿修布粘人,也不需要同情,阿修布不粘人了,他才觉得不舒服呢。

    不过,阿修布这么明目张胆的秀别人一脸,雨阿古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这么尴尬的情况了,尤其中间还有一位女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