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血地的问题
    遇到这种限制级的问题,大部分修士脸色都白了,他们根本就出不去了,而个别修士则一脸欣慰,他们是可以出去的,不用继续留下来实在是太好了。

    所以,个别修士一得知自己可以出去,等不及所有人反应过来,就一个遁影冲向了出口,他们可不想继续在里面等死,继续留下来肯定会被其他人击杀的。

    然而,那些已经注定结局出不去的修士,哪里肯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修士出去,自己却必须留下来,这么不公平的对待,早就激怒了他们心中的怨火。

    所以,出不去的修士心里都起了歹意,哪里肯轻易放过可以带着宝物回去的修士。

    大家根本就用不着商量,纷纷祭宝攻击到出口,堵住出口的位置,把可以出去的几个修士拦了下来。

    双方立即被分为两派,只不过,可以出去的修士人比较少,即使是可以战斗胜出,他们手上沾了别人的血,也会没办法出去的。

    两方斗了数天,死亡的修士又加了一倍,明明可以出去的修士,到现在也变成了不可以出去。

    不过,即使是不可能出去了,那个变了阵地的修士也没有叛变,而是承诺了全部由他来杀,好阻止其他人手上沾血。

    就这样,双方缠斗的途中,就有几个可以出去的修士冲到了出口,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剩下来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出不去的,他们一个个干瞪眼,反正留下来也是死,倒不如杀死一个赚一个。

    然后出口就进行了一场毁灭性的大战,死的死,伤的伤,即使是最后活下来的修士,也被活活拖死了。

    千年时间过去,出口死掉的修士都化为了白骨,骨头随着血河往下沉,和上一个千年死去的修士白骨混在一起。

    血河也混在一起,看起来异常和谐,根本就没有生前的孽造,不过,混入血河的白骨,即使是他们变成了鬼魂,也是没办法修炼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压制着他们,可惜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控制他们的腐化。

    甚至几万年下来,他们的骨头都没办法腐烂掉,那条血河也永远都不会枯竭。

    鬼魂一口气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帝听风,而帝听风一边念在鬼泣魔功的法决,另外又同时使用灵力呈现鬼魂所说的画面。

    看起来就好像他们身临其境似的,画面非常清晰,清晰到里面死亡的人的血飙飞起来,他们都生恐会沾到自己脸上。

    解释结束,帝听风停止了鬼泣魔功的法决,鬼魂对帝听风感激一笑,看了付惊心一眼,就重新回到了地下。

    帝听风刚才用灵力呈现画面,付惊心他们也看完了整个情况的发展过程,根本就用不着他在解释一遍。

    夜未央和雨阿古则完全被帝听风的诡异给吓傻了,他们都不确定帝听风究竟是仙修还是魔修了。

    帝听风收敛释放出来的魔力,脸上惨白的冷冰冰脸色,以及淡紫色的唇变化不见,帝听风的脸上恢复红润,唇又恢复了樱红色。

    帝听风根本就没在意夜未央他们几个的表情,淡淡说了一句,道:“血地情况不妙。”

    即使是帝听风进去了,也不一定可以从里面轻易出来,至少他可以保证自己不死,却没办法保证别人不死的。

    何况,地下还有一个不知何物的封印主,万一他们运气不好,遇到人家刚好突破封印,破土而出,他们全部都会变成那东西的开胃菜。

    “如果我们选择放弃,就永远都不知道血地的秘密了。”付惊心的说法,大有进去碰碰运气的意思。

    雨阿古觉得有点玄乎,提醒道:“进去了也是死。”

    付惊心瞪了雨阿古一眼,哼道:“怕死你可以选择不进去。”

    “付道友,雨道友也不是怕死的意思。”夜未央解释一句,接着道:“刚才你也见了,血地内部禁制有问题。”

    这可是怕不怕死的问题,而是他们找不到原因,进去就必死不可,而且还死得冤枉。

    人家不知道原因挂掉倒没什么,他们几个既然清楚里面有什么等着自己,没道理还傻乎乎进去送死吧!

    “那怎么办?咱们就这么干眼看着。”付惊心语气放软了一些,夜未央所言确实有道理。

    他也不是莽夫,虽然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却不是傻子,清楚什么事做得什么事做不得。

    “帝道友,咱们要不要提醒一下其他修士。”夜未央一秒化身白莲花,自己都担心不完,还有空担心别人的事情。

    帝听风无语的看了夜未央一眼,没有回答,倒是雨阿古替帝听风回答了一句,道:“即使是我们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其他修士的修为并不是没有帝听风高,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妥,又怎么会相信帝听风说的话,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万一人家以为帝听风他们对人有什么坏心,其他修士聚集起来,非要讨帝听风要个说法,岂不是很麻烦。

    更何况,帝听风刚才的魔力可不能随便就让人知道,自古仙魔不可同修,即使是帝欧也流传着这种说法的。

    到时候,其他修士发现帝听风可以修仙又修魔,别人会怎么想,肯定连考虑都不带一下,就往帝听风身上招呼过来了。

    别说外人了,连他们几个看见帝听风身上涌出来的魔力,都吓一跳,何况不清楚帝听风底细的修士。

    他们是想弄清楚问题的,可不是来找茬的,万一真打起来,寡不敌众,还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好了。

    “帝公子,咱们等下要进去吗?”雨阿古一心不想进去,他不想留阿修布一个人。

    注定了进去里面就是死,雨阿古可不是傻子,知道什么时候不该逞强,他才不喜欢做什么英雄,只保护好爱人就够了。

    阿修布他们几个根本就不知道帝听风他们在谈什么,外表看去,就只看见帝听风他们在聊天,可惜他们听不见。

    实际上,帝听风他们几个脸色都不知道好,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在纠结要不要进去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