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四章 妖孽
    因此,他们俩在异界四面八方的开杀开虐,导致别人不清楚他们俩根脚,还以为哪里冒出来的小霸王。

    然而,等到灭世天尊腾空出世,就算有心人想要扳倒炎魔,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更何况,异界出了一个灭世天尊,且根脚不凡的霸主,紧跟着,又腾空冒出来一个圣世王朝。

    得,这两货根本就是一路人,压根就是一前一后称王来给其他生灵下马威的。

    其他生灵别说两个一起了,就算分开冰魔炎魔,他们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过的。

    等到局势稳定,当所有生灵反应过来,不得不让栽,只好认了灭世天尊为主,圣世王朝为二主。

    炎魔和冰魔的这一段狗血般的虐菜式称王称霸,实在是不好意思在帝听风这个主人面前提起的。

    毕竟,真正说开来,实在是太丢脸了,他们居然采取了这样的腹黑式的称王之道。

    至于后来的事情嘛!前批生灵基本上熬不过量劫,已经灭绝了许多种族。

    在后面的那些大劫,天劫,暴乱,咦界生灵又枉死了一批,然后,众生灵才发现,那些被灭世天尊庇护的生灵,一直都没死过一回。

    所以,以为灭世天尊可以为他们消灾挡祸的生灵,一股脑的跪拜炎魔求认主。

    炎魔那时候年纪虽然万万岁了,实际上跟刚刚成年的凡人弟子差不多心性,自然喜欢被别人膜拜的感觉。

    而且,从那以后,炎魔还四处招兵买马,不仅降服了异界生灵,还对其他生灵,比如妖兽之类的抛下诱饵。

    也正因为炎魔的独大,让异界的其他后起之秀特别憎恨,莫不是这样,炎魔也不至于被冤死了。

    而真正的炎魔确实是被冤死的,那个作死的炎魔根本就只是炎魔修炼途中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

    不过,即使是人格不同,理念不同,让倒还是一个的,他们毕竟和什么元婴元神不一样。

    显然世子猜不到帝听风心里的活动,尤其他还没有露面,帝听风明显特别镇定的表情,令世子有点心浮气躁。

    帝听风虽然不清楚对方有什么打算,不过,静观其变是最好的采取办法。

    “你小子心性倒是不错,吾很看好你。”声音落下,血池中心开始有了变化。

    帝听风眼睛半眯起来,炎魔也一副准备随时出击的样子站在帝听风肩膀上,斜着单眼盯着血池的变化。

    血池中心一层接一层的荡漾开来,波纹越来越大,看起来就跟花开似的。

    不过,帝听风没有欣赏的一丁点心情,因为,这种气氛下,特别危险,越是美好的东西就越危险。

    帝听风虽然涉世未深,见识过的东西虽比不上一个活了千万年的怪物,从小到大身边都有炎魔和冰魔这种逆天级灵兽护着,帝听风想白莲花都难。

    人家只怕不能离得帝听风远远的,哪里还敢靠近半分,简直太自残好吗。

    别说帝听风本来就冷酷无情,对于陌生人总是可以游刃有余做到见死不救,单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让人十分不喜。

    而修真界,会不喜一个人的原因是什么呢!当然是看不到别人比我厉害,还非常霸道拽,简直不能更虐。

    世子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帝听风的到来,直到帝听风闯进他的禁圈之内,世子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并且,世子见帝听风长得好像还不错,且身上还拥有王的气息,虽然一眼看起来就不像王,总归和王有关系的。

    因此,世子尝试和帝听风对话,想趁机套几句异界的最新消息来着。

    世子没想到的是,帝听风居然一问三不知,看帝听风那张高级脸还以为他是在故意撒谎讴他。

    然而,世子也不是什么傻子,将来的王者怎么可能会戳不穿一个人的真伪,如果帝听风真的不知道,那说明他是真的不知道了。

    而且,世子逐渐发现,帝听风身上的人族气息太强势,简直快要压过他身上的独特的异种人族的气息了。

    在加上,帝听风身上隐隐约约还散发出另外两种气息,世子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这得什么样的遗传基因,居然强大到这种地步,一般孩子从父亲母亲哪里遗传基因的时候,只会遗传到一半一半。

    甚至根脚不怎么好的,连一半血统的基因都遗传不了,没想到,帝听风居然专门挑好的基因传承。

    导致帝听风身上总共染上了四中独特的气息,没错,是四种,而且独特,为什么说独特,因为独特来说,帝听风可以成为其中的任何一种。

    所以,这得有那么霸道的根脚,才传承得到如此魁丽的基因,简直把各种天赋都占全了。

    正因帝听风的资质特别奇怪,世子就有了和气见一面的想法,一开始,世子还为自己的想法吓一跳。

    毕竟,就算异界的异种人族的王来了要见他,他也可以选择拒绝见面的。

    因此,世子心里强烈的想要和一个人亲自见面的想法,才会被自己给吓一跳。

    血池中心的波纹还在继续扩散,不过,不像之前那样对我起一层小小的波纹,而是一卷一卷的波浪,可以掀翻一个成年男子的气势。

    很快,血池往两旁散开,跟打开了一扇门似的,不过,门全部都是由血组成的。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有一个绝色美艳的妖孽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睛一直盯着帝听风看。

    至于帝听风心里为什么形容眼前的男子为妖孽,是因为这个男子长得实在是太美了,美得都让人舍不得触摸他一下,就怕化成泡影没了。

    帝听风眼睛直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撇开了视线,根本就不想继续盯着一个男子那样细看。

    以往,帝听风基本上很少给人正眼的,要不就是淡淡的瞄一眼,斜一眼,或者是直接无视掉就好。

    哪像这次似的,居然盯着一个男子目不转睛的移不开眼了,简直要命,他看自己的伴侣才会用那种眼神好吗。

    帝听风心里责怪自己眼睛不该乱看,同时,心里莫名的念了几句经,还压制自己活蹦乱跳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