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敬茶
    虽然帝听风的样貌虽然比不上自己,不过,帝听风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如果不是第一眼看上去那么冷,应该和世子一样也魅力。

    世子一边看着帝听风给自己煮茶,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调侃着帝听风,直到帝听风把茶递到了自己的眼前时才回神。

    帝听风刚才一直都在专心致志的给别人煮茶,试茶,配茶,哪里有注意力去关注世子刚才在做什么。

    所以,世子刚才一直盯着自己看的事情,帝听风并不知道,顶多是以为世子在检查自己的煮茶手艺才看着自己的。

    “前辈,请。”帝听风双手奉茶,态度非常端正,有种弟子给师傅敬茶的错觉。

    世子微微一愣,随即赏给了帝听风一个微笑,伸手把接过茶杯,吹了一口上面的热气,呡了一口后,眼睛闪了一下,就一口气全部喝了。

    帝听风什么都没有问,见世子喝了,心里松了口气,心里想着,万一世子不喜欢,会不会一巴掌扇过来。

    原来是自己想左了,世子不仅喜欢帝听风煮的茶,而且还非常非常喜欢。

    帝听风自己不知道,世子心里是清楚的,本来他的茶叶和煮茶的水都是异界难得的好东西。

    两者相加之后的效果,比修炼几十年都管用,所以世子额外收藏了一些,平时哪里舍得这么浪费。

    只不过有客人的时候,遇到喜欢的就拿出来炫耀一下,不喜欢的客人就假装自己穷,什么都没有。

    然而,效果这么好的茶,经过帝听风的煮炼之后,居然比他平时煮出来的效果好数十倍,难怪见多了怪事的活久见眼睛会闪了一下了。

    世子高兴得站起来拍了一把帝听风的背,笑道:“小子,汝这手艺不错啊!跟谁学的。”

    一般被人称为小子,一种是被人小瞧了,另外一种则是一种亲昵的表现。

    世子刚才还喊帝听风小道友,一会儿时间,就变成小子了,可见世子还是特别满意帝听风的。

    然而,帝听风心里却莫名的生起一股不妙的预感,因为,每一个打心里喜欢他的前辈,几乎都做过相同的事情,那就是收徒。

    没等帝听风回答,世子便接着说道:“小子,吾见汝天赋不错,虽然资质差了点,不过,有吾的帮忙,资质的问题应该可以改善的。”

    “……”

    帝听风心里的不妙越来越强烈,他虽然不大明白世子的话,不过,如果在让世子任性的说下去的话,事情肯定会达到一个无法收场的地步。

    “前辈,其实我已经习惯了,资质问题解不解决已经无所谓了。”

    都习惯一百年了,在不习惯都差不多习惯了,帝听风可不让我,世子这么好心的帮助自己,就没有什么要求。

    “什么习不习惯的。”

    世子娇噌的看了帝听风一眼,说道:“如果汝想要改变汝的资质,可以选择留下来,吾一定会替他你提升资质的。”

    帝听风脑子里已经轰炸了,至于世子刚才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刚才世子做出来的那个表情,他莫名的熟悉。

    然后,帝听风脑子里就冒出来一个见过一面的女子,而那个画面里的女子,就是他的娘亲萧夕颜。

    帝听风觉得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眼前这个前辈和他娘亲的模样重叠得起来。

    虽然帝听风他娘亲的美貌不及眼前这个世子的十分之一,不过,刚才世子所做的那个表情的样子,和他娘亲可以说是百分百复制的。

    如果世子长得像自己的娘亲,或者是自己的娘亲长得像这个世子,帝听风脑子乱糟糟的,他怎么突然间有种在陪长辈的感觉。

    世子不明白帝听风为什么突然间听着听着就没声音了,等他注意到帝听风的时候,才发现帝听风眼睛里一副不可能的表情。

    这种难得一见的失魂模样,在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看起来可谓特别新鲜。

    “小子……小子,汝怎么了?”世子一连叫了好几声,才把失态的帝听风给喊起来。

    帝听风回过神来,摇摇头,没有回答世子的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的娘亲和他长得有几分像,说不定会被世子当成乱攀亲戚的。

    不过,世子魂魄为什么有点像萧夕颜的模样,这其中的秘密好像有点复杂,帝听风不经意皱眉。

    对面的世子后面说什么,帝听风总是听不进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知道这个联系点的时候,会变成这样。

    虽然帝听风摇头不说,世子很明显看出来帝听风心里有事的,那么明显的动作,潜意识已经涣散了,根本就不是没事的样子。

    世子不喜欢现在这样子的帝听风,之前压制住的灵威不介意就爆发出来,道:“有什么事,难道不能和吾说一说吗?”

    帝听风本来眼神本来还在涣散,被世子整这么一出,来了一个透心凉,心里哪里还敢想其他的事情。

    见世子问自己什么都不说就不怒自威,如果帝听风在继续隐瞒,会不会被世子强行搜魂查看,毕竟他武力值不如人家。

    光是想到自己会被他人搜魂,帝听风何止是透心凉,本来就冷的气氛,他浑身不由自主的冒汗,就差从水里过一遍了。

    世子见自己不怒自威的样子吓到帝听风了,也不继续释放冷气,稍微收了一点,怒目看了帝听风一眼。

    帝听风为了讨好因为自己的走神而不满的世子,重新给人煮一次茶,换了之前已经利用过一次的茶叶。

    世子见帝听风如此上道,也不继续吓唬他了,免得到时候真吓得厉害了,连看都不敢看自己就完了。

    帝听风重新煮好茶,递给世子,道:“前辈,请。”

    同样的香气,同样的雾燎,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语气,不一样的是这不是帝听风第一次给自己煮的茶。

    世子收回刚才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冷气,笑着接过帝听风递来的茶,道:“不错!”孺子可教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