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我的娘亲
    世子仰头喝完第二次被帝听风敬的茶,世子抬眼问道:“说说,汝刚才怎么了?这样的你可是很无趣。”

    帝听风认真的盯着世子看了几眼,最后才道:“抱歉!我只是觉得,前辈的模样与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一点像,才失态的。”

    “哦呵!”世子高兴得笑了一声,问道:“居然能够让你在别人面前失态,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想,应该有点温柔,敢爱敢恨,是很乐观的一个人吧!”帝听风认真想了一会儿,才这样说道。

    世子眉目睁了一下,道:“应该?难道你们之间不熟?”

    帝听风点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吧!”

    世子不解,问道:“为什么?”

    一般不是只有恨熟悉的人才算认识嘛!至于那种见过一次两次的人,应该不能说是认识吧!

    不,也可以说是认识,不过,认识的程度比较浅淡而已,却称不上朋友的认识。

    “没有具体接触过,只能靠猜想咯。”帝听风眼神暗了一下,才道:“并且,我刚刚见到她的时候,她早就已经死了。”

    世子惊讶得呼声道:“咦?死了!”

    人家都已经死了,帝听风怎么还会知道那个人温不温柔,简直就是猜想,根本就不切实际。

    帝听风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摇摇头道:“我连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我会查清楚的。”

    “呵呵!”世子笑出声来,笑道:“那个人对你应该很重要吧!”

    帝听风连考虑都不带一下,点头道:“重要。”

    世子见帝听风脸上难得的露出温情,卡壳了一下,问道:“是……是汝的伴侣?”

    “不是。”帝听风看了世子一眼,摇摇头,轻声道:“她是我娘亲。”

    世子沉默了,他找不到接下来该说什么好,说节哀顺变,人家娘亲早就死了,说都过去了,偏偏帝听风刚刚又提起了。

    所以,世子才选择了沉默,他本来就不常安慰别人,甚至连自己的处境都解决不了,何况别人家的事情。

    帝听风失笑笑了一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反正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嗯!”世子点点头,附和道:“汝看得开就好。”

    世界本来就是实力为尊,天家都能无情,何况还是修真界,别说什么亲情了,任何感情都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的。

    没有人会无条件喜欢处于劣势的修者,即使是两人互相喜欢,世间也会出现许多阻碍的。

    世子伸手招呼帝听风坐下,问道:“那,汝的父亲?”

    帝听风又看了世子一眼,坐下之后,眉毛拧了一下,才道:“不认识。”

    帝听风确实不认识自己的父亲,除了知道他是异界的一位王者,帝听风什么都不知道。

    世子摇头叹了口气,才道:“他不属于人界吧?”

    良久,帝听风才道:“或者,你们之间应该很熟悉。”

    世子无奈失笑,道:“这就是你来找吾的原因?”

    帝听风不在说话,淡淡的盯着世子不语,眼神里带着淡淡的求真相的神态。

    世子心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叹道:“原来,这就是汝来找吾的原因。”

    世子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还以为帝听风是无意间闯进来的,却没料到帝听风是刻意进来找他的。

    更何况,帝听风不经意的提起他的娘亲,恐怕也不过是一个引子,他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关于异界的事情。

    不过,帝听风刚才说起他娘亲的时候,也是真情流露的,不然世子怎么可能会被没有感情的话语绕进去。

    “吾可以给你说说关于汝父亲的事情,至于异界的情况,吾不能透露太多。”

    世子毕竟是属于异界的修者,虽然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魂魄而已,一但他修炼出身体,那就是妥妥的异界其中的一个王。

    这样的根脚,本来就是人上人,他大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告诉帝听风的。

    不过,世子第一眼就很喜欢帝听风,多少告诉帝听风一点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的。

    只要世子不告诉人界修士异界的事情,就不会被人发觉,这个得靠帝听风自己从传承记忆中去找答案。

    更何况,世子现在告诉帝听风他父亲的消息,还是因为帝听风拥有异界的四分之一血统,他即使是隐瞒,也不会隐瞒多久。

    帝听风明显早就已经继承了传承记忆的,想起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世子选择告诉帝听风,让他早一点了解关于异界的问题,想的就是将来某一天,帝听风会卖他一个人情。

    帝听风本来就不像凡物,只要他在人界不死,将来肯定是会去到异界的。

    更何况,世子还可以和帝听风保留一个要求的,恐怕到时候,帝听风也不会不认账的。

    帝听风点头,表示理解世子的苦衷,他本来就被封印在人界,自己都身不由己,一但被其同类发现他出卖异界的消息,恐怕世子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要求。”帝听风主动和世子说道,如果世子什么要求都没有,就给帝听风答案,帝听风肯定会非常不安的。

    帝听风从来都不喜欢欠人人情,今天能够还清的时候,绝对不会拖延到第二天。

    世子笑得捂着嘴巴,道:“哈哈!你小子倒是不吃暗亏。”

    帝听风对世子突然间的失礼一点感觉都没有,刚才那样端着,看起来就特别累,人还是实际一点的好。

    想干嘛就干嘛,该哭哭,该笑笑,想大声说话就说,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这才是正常的人。

    比起那些喜欢端着架子,或者老是拐弯抹角,一个问题总扯出十个问题,还找不到主意问题的修者实际得多。

    所以,帝听风还是比较喜欢直接一点,越直接越好,比如一场交易,我看上什么要什么,问价钱,付款,然后走人,多简单。

    世子一开始在帝听风面前端着,还不是因为他在别人面前端了数千万年的架子,一时间哪里改得过来。

    如果不是觉得帝听风实在是天真得紧,世子也不可能那么快放开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