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告辞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了解到最后,世子即使是知道以后,心里就释然了,这个孩子一点都不像那个自私的男人。

    虽然样貌和血统基因都有了,至少性格方面一丁点都不像,像这样就挺好。

    比较轻那个霸道又不讲理的男人,世子还是挺喜欢帝听风这种性格的,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心还是挺热的。

    帝听风可不知道世子心里的那些想法,他正一门心思,把世子说的那些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不主要的东西一一剃除。

    从中了解了,他父亲和他娘亲在一起,纯粹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和帝听风的娘亲又几分像,就因为这个特别无聊的理由,他父亲就毁了他的娘亲,甚至还厌恶他的存在。

    而之后,那个男人知道帝听风的娘亲有了他,他父亲却极力的排斥,心里根本就不认帝听风的,认为帝听风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该有,不仅在帝听风出生的时候没有陪着他娘亲,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

    而那个时候,帝听风他娘亲得知自己有了孩子之后,不知为何就从异界消失了,直到帝听风出生,帝听风的父亲才打探到帝听风娘亲的消息,并且,想摧毁帝听风的存在。

    所以,帝听风他父亲做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灭了帝听风他娘亲的族人,最后帝听风还是被他舅舅带走才躲过了一劫。

    而那之后,帝听风他父亲却为自己所犯的错后悔了,后面把帝听风他娘亲的尸体冰封起来,最后还带回了异界。

    不过,这些事情帝听风都是不知道的,世子虽然知道,却没有和帝听风说得很明白。

    毕竟,帝听风他娘亲的遭遇,怎么说都和自己有点联系,世子可不想在帝听风面前拉仇恨。

    帝听风以后知道是以后的事情,尽管帝听风心里可能会迁怒于世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并不是世子的错,而有错的那个人,应该是帝听风的父亲。

    至于帝听风的娘亲,算是最无辜的吧,或许他知道自己被人当成替代品,或许她不知道。

    对于老一辈的感情,帝听风是没资格过问的,他顶多算一个牵扯进去的牺牲品而已。

    最后世子还和帝听风说了很多,具体说了什么,帝听风恐怕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不过,总结出来一句话就是,帝听风他父亲是个渣,而且渣得彻底,得不到的人就毁了,得到了的人也根本就没有想过珍惜。

    听完父亲故事,帝听风心里是有点怒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替他娘亲不值。

    为了这么个渣男,付出了一辈子不说,还搭进了全族的性命,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前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帝听风认真的和世子道句谢。

    虽然没有问到比较重要的情报,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他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消耗这个消息的。

    “不必谢吾。”世子摇摇头,道:“就算吾不说,将来汝也会知道的。”

    帝听风没有在回复什么,和世子又聊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毕竟世子的魂魄长时间不待在血池,身影都有点虚化了。

    看起来,那个血池特别合适世子安养生息,不过,帝听风也不羡慕就是了,虽然他不晕血,总觉得血有点恶心的。

    帝听风告辞了世子之后,就被传送门直接传送到夜未央他们待着的地方了。

    夜未央和星白看见帝听风回来了,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同时问道:“回来了。”

    “嗯!”帝听风点点头,嗯一声没有多解释什么。

    “帝公子,你刚才去那边发现了什么?”星白不是好奇,总归有点担心帝听风的。

    “没什么。”帝听风随口答了一句。

    看起来,世子那边停止了空间的流动时间,他明明就去了半天,星白居然还说刚刚。

    看起来,星白和夜未央并没有等他多久,反正他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什么,也不能说出关于异界的任何一句话。

    并不是不信任别人,而是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会给夜未央他们带来危险的。

    毕竟,数万年前,帝欧可是被异界重点关注的对象,不然怎么会比九州大陆落后那么多。

    如果不是数万年前,异界和人界发生了一次毁天灭地般的大战,说不定九州大陆的发展根本就不及帝欧三分之一。

    凭被封印的北冥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是九州大陆的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被封印,说不定连人族修士都没几个吧。

    “走吧!”帝听风招呼一声,示意两人跟着进去看看,他们不能一直留在人家门口待着。

    更何况,世子的封印之地就在里面,方圆几百里地,肯定是被控制住的。

    帝听风才没有生活在别人的监控中的习惯,他比较喜欢自由一点,最好身边一个人没有那种。

    不过,帝听风也不反感身边有星白和夜未央跟着,他们俩一个懂时务,一个没什么情况不开口,这一点帝听风很满意。

    帝听风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喜欢喋喋不休的凡人了,而且说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废话,他听得都想揍死对方。

    三人在第一个传说门入境转了一圈,然后才寻到一个传递点,把他们传说到另外一个空间。

    而现在的这个空间,则是真正的血地境地,看漫天不见蓝天白云,且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就猜到了。

    三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就分散开去,夜未央和星白各自往一个方向遁影查探离去。

    帝听风则把冰魔和炎魔放了出去,一坐一右代替他出去查探现场的情况,自己则寻了处较干净的位置坐下。

    帝听风盘腿而坐,头顶元婴冒了出来,怀里抱着一把威风凛凛的剑,剑尖却是断的。

    第一元婴眼神一厉,怀里的剑横着一扫,就往天空画了一个很奇怪的符图,图形渐渐的扩大,快要把帝听风给包裹进去。

    淡淡的虹光从上而下折射到帝听风身上,并且借由帝听风的身体在折射到地上。

    很快,地上的光影渐渐的围着中心点旋转起来,慢慢的,帝听风就代替了那个所谓的中心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