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三章 红袍青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躲过一劫的夜未央脸色巨变,这要是击到他身上,说不定他现在就变成一坨肉酱了。

    没有被攻击的星白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如果老头一开始就用这招对付她,说不定她早就惨死在老头的手里了。

    说到底,星白是不是得感谢一下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他们让自己拥有这张长得还不错的脸,纯粹是这张脸救了自己一命啊。

    老头的攻击并没有因为夜未央躲过去了而停下来,而是更快的再一次朝他身上招呼过去。

    夜未央虽然速度虽然挺快的,奈何他境界实在是低得可怜,哪里是老头的对手。

    老头的第二次攻击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可以让夜未央躲过去的机会。

    介时,星白已经反应过来,玉剑互相反手一握,就往夜未央的头顶射了过去,瞬间形成了一个玉色的光罩。

    老头的法宝在光罩形成的瞬间,就已经近身到夜未央眼前,因为有星白的控制,夜未央获得了一秒时间的空隙。

    夜未央再一次成功躲过老头的攻击,星白却因为自己的玉剑被老头毁去,心神遭到攻击,猛的喷了一口血出来。

    老头面上阴冷一笑,居然敢让他看上的鼎炉给自己挡剑,夜未央这次死定了,老头心里如此想到,如果非要给一个人定罪,他心里肯定是首选夜未央的,至于星白,假如他看不上,在给她定死罪也不迟。

    老头面上一脸厉,在夜未央根本就没来得及站稳根脚的时候,就开始了他第三次的攻击。

    老头的法宝开始露出阴森森的气息,如果不是确实老头是修仙者,夜未央都要以为老头是个魔修了。

    看他那法宝上面散布出来的阴森森的气息,一眼就可以看出上面究竟困缠了多少个阴魂。

    想来,那个老头平时也不是什么好人,修仙者极少会选择修炼如魔宗那些阴损的功法。

    只有魔宗才会修炼一些不太人道的魔功,比如会利用很多生魂的法驱器之类的,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头的法宝上面纠缠了如此多的阴森森气息,想必是被他残害的魂魄无法离开,或者是老头刻意利用那些魂魄的怨气增加攻击力。

    老头的第三次攻击力比前两次还要犀利,根本就不给夜未央任何一丁点逃脱的希望。

    星白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冲过来救人,在星白眼里,夜未央只不过是先她一步被杀死而已。

    老头反应过来以后,肯定会随手就杀了他的,夜未央却没有大难临头的感觉,他相信帝听风一定会出手的。

    帝听风那边确实已经知道了夜未央和星白的处境,也正在和冰魔炎魔沟通,看看他们俩谁感兴趣,过去陪那个老头玩玩。

    不想,帝听风正在沟通中,星白那边已经有了救场的人,帝听风随意扫了一眼结界阵图上面出现的光点,也不差冰魔和炎魔了。

    老头的法宝还没来得及接近夜未央身边,就被另外一道法力击回去了。

    夜未央扭头看去,只见一袭红衣的青年从天边缓缓飘过来,动作不快也不慢,看起来跟谪仙降世一般。

    青年嘴角微微勾起,眼神略讽刺的看着对面的老头,手里摇着一把扇子。

    扇子看起来普普通通,上面却无意散发出非常强烈的灵气,比较起他主人身上的灵威相差不多。

    如果夜未央猜得没错的话,那把扇子肯定就是那个红袍青年的法宝。

    刚才那个红袍青年就是随意用扇子这么一挥,就回击了老头的法宝攻击,想必修为应该和老头差不多。

    老头莫不是受了点伤,加上又和星白斗法损失了一部分法力,应该有和红袍青年一战的实力。

    那红袍青年近身以后,夜未央才看清青年的模样,看起来就跟身处逆光的清露一般,白净且非常闪耀。

    红袍青年似笑非笑的看了夜未央一眼,然后就走近了那个老头那处,露出一副鄙夷的眼神看着他。

    “姓时的,你今天非要落井下石吗?”老头咆哮一句。

    老头和红袍青年本来就有仇,两人见面不打别人都不会习惯,加上两个家族还是世仇,自然是非常希望有机会可以杀灭对方的。

    之前老头和另外一个老头懂法,捡到的宝物才被抢走,而且还被那人打伤,本来想抢一个女修做鼎炉,却没想到会把红袍青年引过来。

    红袍青年本来就在附近寻宝,感应到老头的气息,本来还不怎么确定,直到老头的本命法宝现身。

    老头也根本没有考虑过会遇到自己的仇家,不然他也不会想在那么速度的想要击杀夜未央。

    一来是因为担心自己的法力被消耗了,二来就是怕会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遇到自己的仇家。

    红袍青年老头算是从小打到大的,两人之间的修为也差不多了每一次决斗的结果不是没有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因此,一般情况下,两人即使是遇到了,也不会大打出手的,除非在一般情况下,才会切磋一两回,根本就不会出全力。

    “呵呵!落井下石。”

    红袍青年笑了起来,鄙夷的看着老头,讽刺道:“比起你欺负一个修为境界差上自己好大一截的修士如何?”

    老头冷冷哼了一声,道:“哼,若是老道不被他人所伤,你以为你能奈何我。”

    “你的意思是,本座不敢动你。”红袍青年眼神露出一抹危险的光,冷冰冰的扫到老头身上。

    老头的修为本来就和红袍青年差不多,眼神自然是不服输的瞪回来,除了他受了点伤之外,貌似什么事都没有。

    老头很清楚红袍青年眼中露出的危险精光,哼声道:“乘人之危,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哈哈哈!”红袍青年被老头的话逗笑,都不知道究竟是谁乘人之危,欺负人家小年轻,他还有理了。

    红袍青年提醒老头一句,说道:“你别狡辩了,本来想放你一条生路的,莫要被你作没了。”

    “你……”老头被红袍青年气得差点喷血,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有话把他气到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