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世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星白道友,你怎么样?”

    夜未央见老头和刚刚出现的那个红袍青年互相斗起来了,就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危险了的,赶紧凑近星白身边,给她检查受伤的情况,发现星白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自己是过来帮忙星白的,但是,若是星白为了救自己而死,夜未央心里恐怕会愧疚一辈子,将来对他修炼的道路也是有阻碍的。

    星白摇摇头,说道:“我无事,抱歉!夜道友,是我拖累你了。”

    “你无事就好,大家都是一起进来的,说什么拖累的话。”夜未央摇摇头,表示根本就不需要谢他,他什么都没有做到。

    仅仅是把那个红袍青年引了出来而已,还让星白受了伤,不知道帝听风知道了,会不会怪他呢!

    星白明显和帝听风认识很久了的样子,且看帝听风和星白的某些习惯,改变就不像是帝欧修士的习惯。

    虽然夜未央心里非常非常的好奇,还是什么都没有问的,即使是知道了真实情况,也做不了什么的。

    且帝听风根本就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到时候,他和帝听风离了心,怕是没办法复合了的。

    如果了解帝听风的真实情况的后果是这样,夜未央倒不如选择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还不会被帝听风猜疑。

    “帝公子他……”星白刚刚想问什么,就看见夜未央摇头,后面的话自动消音了。

    虽然不清楚夜未央为什么不许他问出口,不过,看夜未央那谨慎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想透露帝听风的情况给外人。

    尤其是不清楚红袍青年是敌是友,且不清楚对方的实力。

    至于那个老头嘛!呵呵,虽然他那件法宝挺厉害的,遇到帝听风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宝物。

    何况,没有那件法宝,老头的攻击力根本就不足为惧,帝听风虐杀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如果不是帝听风现在在布置什么结界阵图,夜未央也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的,到底还是对冰魔和炎魔没什么信心。

    实际上,有冰魔和炎魔护法,一般修士根本就拿帝听风没办法的。

    除非遇到数十个元婴期以上的修士围殴帝听风,否则去一两个元婴期前辈,还真不是冰魔和炎魔的对手。

    红袍青年和老头自然听见了一句帝公子的,至于是什么意思,他们就不得知了,顶多知道对方是个人罢了。

    看星白的崇拜程度,以及夜未央小心翼翼的模样,想必那个帝公子应该是个能力很强大的修士,不然怎么会让一个元婴期修士喊公子。

    不过,红袍青年倒不着急去会一会那个什么帝公子,他救了他两个属下,应该会有见面的机会吧!

    红袍青年冲着夜未央淡淡一笑,意思不言而喻,自然是阻止他们现在离开的。

    夜未央知道红袍青年没有对他们起杀心,自然是不着急离开的,万一惹恼了红袍青年,怕是来不及等帝听风来救的。

    至于那个攻击他和星白的老头,怕是在红袍青年眼里早就是个死人了吧!

    红袍青年也没有让老头等多久,至于老头想着商量什么,已经没有机会了。

    红袍青年心中有了杀心,自然是不肯放过捕杀的猎物的,扇子微微一摇,整个人朝着老头扑了过去。

    一秒的变化,红袍青年变成了一个另外一个老头,身上一袭红衣看起来与他的形象格格不入。

    加上红袍青年的皮肤皙白,身上没有任何一处属于老头的肤色,嫩得吹弹可破,就跟那些貌美肤白得女修似的。

    如果分开性别的区别,红袍青年的美貌确实算得上上等货色,恐怕比较夜未央都还要上等几分。

    加上红袍青年修炼的功法也都是比较类似女修的修炼驱向,除了性别不对,其他方面确实没得挑。

    不过,红袍青年的样貌和和肤色比较似女修,行为却特别酷的,比那些粗暴的男修还要霸气几分。

    除开红袍青年的可男可女的的样貌,他得修为还是比一般人厉害数倍的,即使是同阶修士,在他手里都讨不得好。

    更何况,人家手里还有一件扇子类似的法宝,且扇子的攻击力虽然比不上剑类法宝,击杀率比较还是挺高的。

    扇子法宝可柔可刚,可化水,可拟态,还善略火,阴招也照破不误,简直不能更称手。

    红袍青年开打之后就没有想过留什么后招,现在可是击杀老头的最佳时机,一但错过,机会可遇不可求。

    老头自然也清楚红袍青年对自己起了杀心,莫不是自己有伤在身,也断然不会在仇家面前求饶的。

    刚才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红袍青年放过自己,偏偏红袍青年选对了时机,哪里会听他的话。

    如果此次放过了老头,指不定老头下一次遇到自己不会起杀心,更何况,若是两人的身份对调过来。

    若老头看见红袍青年被人打伤,或者是法力所剩无已的情况下,肯定是一会面就对自己下杀手的。

    两人认识了那么多年,对彼此的心思最熟悉不过,如果抛开两人是仇家的身份不说,两人还可以算是多年的好友来着。

    可惜了,两人的世家从数千年前就是仇敌,这种根深蒂固的仇恨,是没办法由一两个小辈就轻易化解的。

    莫不是红袍青年比较讲道理,只怕两人根本就没办法同时活下去的。

    尤其是老头的心理,被世仇蒙蔽了双眼,从来都是非不分,认为自己家族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自打清楚红袍青年的身份之后,两人从多年好友立即化身为世仇,见一次杀一次茶有时候不闹到两败俱伤,老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停下来。

    红袍青年倒是无所谓世仇的原因,家族说什么他也就是听听,根本就不会记在心里,对老头也多少还保留一点私情。

    可惜,老头的心思根本就全乱套了,把什么错都安到红袍青年身上,不仅见面就攻击他,有时候还玩什么偷袭。

    尽如此,红袍青年都一算了,他本来就没有好友,唯一一个好友还是世仇家族的人,偏那个好友一知晓背地里的仇恨,就和他翻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