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邀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也是作死作的,红袍青年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对他起杀心,现在嘛!呵呵!原谅他为了想要讨好那什么帝公子而对他出手了。

    老头从来都不相信红袍青年会真的杀了他,直到红袍青年的扇子如利刃一般插,进他的胸口,老头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老头嘴角流出来一抹鲜红,眼睛也气到发红,抓着红袍青年握着扇子的那只手,道:“姓时的,你真的恨我?”

    红袍青年嘴角微微勾起,道:“不恨。”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老头内心已经暴躁起来,可惜他吐血太多,堵住了喉咙,好些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你我之间还能是为了什么,即便是本座今日不杀你,后日你便会杀了本座,本座也不过是先你一步动手罢了,你又何必问为什么?”

    “姓时的,你……老道不认为你恨我,更不会相信你会为了世仇而杀了老道,你……你答应我的,我们是朋……”老头话未说完,红袍青年又重重的反刺了老头一下,老头彻底失去了生气。

    红袍青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俯到老头耳边道:“别了。”

    老头眼睛猛的瞪大,只见红袍青年手又一用力,整个扇子都刺进了老头的身体内,连他的手都钻进去了。

    老头的胸口被红袍青年开了一个大洞,他的手从老头的背后钻了出去,另外一只手轻轻捏住老头想反击过来的双手。

    老头的身体已经被红袍青年给控制住,加上那人还在他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

    见本体已经无法修复,老头的元婴一个急遁倒飞出去,红袍青年瞄了一眼,见机也懒得去追。

    可惜,老头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红袍青年虽然放了他一马,夜未央和星白不见得想要放过他。

    夜未央早就赌定了老头想要逃走,星白也早就布置了剑阵在四角,老头本体被毁,元婴受到心神联系的伤,根本就不是两人的对手。

    星白和夜未央也不客气,老头之前怎么虐他们来着,他们两就怎么虐回去。

    最终,老头的元婴还是败在了两人手里,连一丝真魂都没来得及逃脱,就这么被别人伙合欺负死了。

    那红袍青年见老头已死,又恢复了青年的模样,且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看得夜未央和星白心里毛毛的。

    像这种笑里藏刀的修士,他们又不是没有见到过,尤其是见到帝听他眼眉一弯,嘴角一勾的笑意,就猜到有人要倒霉了。

    “多谢前辈相助,否则我两就要落到那贼人手里了。”夜未央修为比红袍青年略低,叫人一声前辈也不为过。

    红袍青年微微点头,道:“无碍,正好本座也与那老道有仇,顺手而已。”

    夜未央也不是那种顺杆子往上爬的修士,拱手道谢道:“那也亏得前辈出手,否则就麻烦了。”

    “呵呵!”红袍青年笑了起来,见夜未央和星白之间的暧昧关系,问道:“你们俩可是伴侣?”

    夜未央和星白互相看了一眼,又尴尬的扭过头去,同时应道:“不是。”

    “前辈,你就别取笑晚辈了,星白道友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修士都可以双修的。”

    夜未央这话算是抬举了星白的身份,同时也算是在解释自己根本就对星白没有那方面色意思。

    星白也出口澄清一句,道:“道友莫要开玩笑,本宫一心向道,没有与人结道的意愿。”

    红袍青年一听,脸上变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笑称道:“抱歉,是本座堂突了。”

    红袍青年本来还以为两人互相默契杀老头的配合,加上两人之间的暧昧,肯定是一对关系不怎么明显的伴侣来着。

    谁知道,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看两人互相配合暧昧,才误会了的。

    “没关系,是道友不清楚我两的关系,猜测一二也无妨,本宫非常感谢道友出手相助,否则真叫那老头欺负了去。”

    说起刚才挂掉的那个老头,星白咬牙切齿的,恨不能在把老头复活在杀他一次。

    “咱们还是先换一个地方吧!”夜未央提议,万一有其他修士围过来,那就不好了。

    虽然夜未央没有受多严重的伤,星白的心神却遭到很严重的伤的,若不是先休息调理回来,怕是以夜未央这样修为的修士都可以越阶杀了她。

    夜未央既然是答应帝听风的话出来救星白,肯定是不能让她在遇到其他危险的。

    且红袍青年和他们不熟,万一红袍青年和老头一样,对星白起了别样心思,到时候星白肯定是逃不掉的。

    红袍青年既没有受伤,也没有逼迫星白,万一他暗地里使了什么阴招,夜未央肯定是察觉不出来的。

    至于星白,她现在本来就算重伤人氏,肯定是察觉不到红袍青年对她做了什么的。

    恐怕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帝听风也懒得去管星白的桃花债的,在说红袍青年比刚才那个老头可是顺眼得多。

    “前辈,不知你有没有空,如果有的话,倒不如和晚辈一起走吧!”

    夜未央邀请红袍青年一起回去,虽然没有弄明白红袍青年的阵营,提前交好也不是什么坏事。

    更何况,帝听风布置的那个什么阵法图,想必到最后阶段是需要别人帮忙的,星白已经受伤了,他的能力不足,是需要请一个外援的。

    与其去拉那些外人,还不如找一个比较熟一点的,何况红袍青年还挺厉害的。

    不过,帝听风心里若是想等付惊心他们寻过来帮忙就另当别论了。

    夜未央若是随便捡了一个修士回去,相信帝听风也不会说什么的,红袍青年在厉害,也不是帝听风的对手的。

    红袍青年想了想,夜未央他们肯定是那什么帝公子身边,同意道:“如此也好。”

    红袍青年本来就想见识一下那位被元婴期女修称为公子的修士,心里想着会不会是一个家族到底少主。

    或者说,星白是那个家族培养出来的女修,刚好陪着他们家公子来血地玩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