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换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帝听风自然没有跑去对方的队伍击杀刚才那个元婴修士的,在他眼里,对方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根本碍不着他什么事。

    六浮幽有了帝听风的安抚,自然不会舍不得一位元婴大能的,何况,连自己的本命法宝都保护不了的修士,实力应该不怎么样。

    六浮幽虽然面世时间少,也见识过数次帝听风灭敌的英姿的,没有他们家主人厉害的修士,它们根本就不承认对方是大能。

    更何况,刚才那个元婴修士,心里八成是还想着把它们给收了去,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就那种弱者,它们连下嘴的**都没有,又怎么会屈尊跟着人族修士。

    至于它们几个为何会跟着帝听风嘛,第一个是被帝听风意外强行认了主,第二个嘛,自然是觉得跟着帝听风比较好玩,而且,帝听风还经常性带给它们许多食物,或许跟着这个大方主人也不错的。

    莫不是帝听风压制了它们暴动的情绪,六浮幽早就扑上去灭口了。

    帝听风虽然站起来了,不过,他却没有什么新的指示,也没有重新换个人族修士来挑战的意思。

    那是肯定的,人家既然有那么厉害的奇虫,为何还要把其他修士送上来送死。

    站到帝听风那个队伍的人,根本就是一个弱队好吗,除了几个元婴期修士之外,基本上都是灵寂期的修士。

    莫不是人数悬殊太大,他们也不会闹着挑战什么个人赛,早就群攻了。

    还这样子等着帝听风的奇虫轻易灭掉他们家的弟子,简直就是在自虐。

    对方见帝听风没有换人的意思,也不打算暗常理出牌了,谁让那几只小虫子那么厉害。

    对方一口气挑了三个修士上来,实力还都不错,除了境界不是元婴期级别外,战斗力还是不输元婴期修士的。

    帝听风心里冷冷一哼,即便是对方使阴招,他也没有调换选手的意思,甚至连帮手都没有挑一个出来。

    可惜啊可惜,对方即使是耍炸,还是奈何不了帝听风的小虫子,六浮幽刚才的余怒还未消,见对方送了三个人上来。

    六小只合计一下,刚好两只可以吞噬一个人,打定主意后,完全在对方连宝物都没来得及祭出来,就开始了它们的吞噬大业。

    那三个弟子胸有成竹的站出来,本来还以为仗着人多,可以一举消灭了那几只小虫子,却没想到他们的下场是死无全尸。

    别说什么尸体了,他们连点骨头,肉渣都没留下,被六浮幽吞噬得干干净净的。

    若不是刚才的一幕太惊险,恐怕众人都要以为刚才的一幕不过就是幻觉,心里根本就接受不了这种死法。

    六浮幽威风吞噬修士,一连数次下来,对方早就察觉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后面对方的修士实在是受不了,强烈要求帝听风换人。

    帝听风想了想,觉得老看六浮幽把人活吞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换一种杀法,也就同意了。

    帝听风第二个派出去的是炎魔,同样是灵兽,而非人,把对方头领修士气得脸都歪了。

    对方修士根本就不知道炎魔的厉害,一开始看见那抹红彤彤的圆球萌物,还以为帝听风是想逗他们玩。

    总觉得帝听风根本就不可能保留什么杀招在后面的,毕竟帝听风看起来非常非常的年轻,不可能那么多机遇的。

    不,应该说帝听风看起来是众修当中最年轻的一个修士也没差,看起来就十五六岁的少年,修为还处于半遮掩状态。

    众修自然是把帝听风当成了依靠家族的玩世不恭的世族弟子,哪里会联想到帝听风才是最恐怖的一个。

    炎魔本来就属于很张狂的那种类型,早就想第一个出战斗的,看见那些道貌岸然的修士就犯恶心。

    不过,帝听风选择让六浮幽上前练练手,炎魔心里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反正主人使唤得最多的人是她。

    炎魔一副不耐烦的模样遁影到战斗中心,伸出翅膀抹了一把脸,今天太阳好像有点大,怪烤的。

    炎魔单眼眨巴眨巴的看了一眼阴郁的天空,为什么那么阴暗还那么烤,跟站太阳底下暴晒似的。

    看着炎魔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对方修士都一脸愤怒,主人也就算了,凭什么一只灵兽还看不起人。

    对方不在考虑派遣多少人的话题,立即冲了一个灵寂期的弟子上去,那个修士的境界虽然不高,奈何人家是训兽师。

    虽然功法比不上其他前辈,训兽的手段却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一般人还真拿他无法。

    那个训兽师一跳上前台,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训化的几只灵兽放了出来,还它们一起去攻击炎魔。

    炎魔单眼一挑,看见那个训兽师召唤出来的灵兽级别貌似挺厉害的,至少比较一般般的妖修厉害得多。

    而且,那个训兽师跟献宝似的,一口气召唤了六只灵兽出来,场面何其壮观。

    炎魔眯了眯眼睛,再一次睁开之后,眼神中出现了王之藐视的杀机。

    刚刚被主人召唤出来的灵兽,一开始还凶狠狠地瞪着炎魔,在看见炎魔露出王者气势之后,一个个都怂了。

    没办法,他们同样都是兽,王者气势它们哪里会不清楚眼前的炎魔是什么,他们哪里敢放肆。

    更何况,王若是想杀了它们,随意动动指头就足够了,它们若是敢打王的主意,最后还是死的下场。

    炎魔还挺满意那些灵兽的态度,若是它们得知她的身份之后,还敢护主冲过来,她一定会不介意杀几只自己的同类的。

    “吼!”

    炎魔冲着几只灵兽吼了一声,六只灵兽本来就坚持不住要跪的身体,此时扑通扑通全给跪了。

    那个训兽师一见这种场面,哪里会不知道炎魔可能是兽王的道理,眼神闪了一下,心里有了主意。

    若是把这只兽王控制住,以后还把自己没有灵兽使唤嘛!哈哈!等他控制了兽王,他就发了。

    炎魔自然没有错过那个训兽师眼里的计算,心里冷冷一哼,打他同类的主意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把算盘打到他身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