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二章 冰魔威武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么大年纪才修炼到元婴期,说明对方的根基和天赋不怎么样,不然也不会消耗那么多年才疑结元婴。

    冰魔一步步走上挑战战场,轻轻的哈一口气出来,随即脚轻轻点地,被他踩过的地方瞬间结冰。

    且冰魔锋芒毕露,身上的冰息释放出来,有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呈现在众修眼前。

    并且,以冰魔为中心的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去,跟花开似的形成另一道风景。

    冰魔嘴角一勾,露出一副邪魅的笑意,一副看蝼蚁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无故元婴修士。

    以冰魔的气魄,虽然还不算火力全开,即使是稍微释放一丁点王者气息,一般人都受不了的。

    且冰魔还是先天真灵,灵兽形态压迫灵兽,人族形态即压迫人族修士,若非传承记忆得压制,冰魔定会比炎魔还强上几分。

    冰魔刚一露面就赏了对方一个下马威,且威风十足,根本就不同于人族修士。

    莫不是冰魔身上多少有点人族气息,众修肯定会把冰魔当成是鬼修的。

    可惜人家浑身上下灵力充沛,哪里有半分鬼修的样子,且人家长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也不可能是鬼修的。

    帝听风第三次派战斗着冰魔,对方修士苦不堪言,心里狂吼能不能派个人出来。

    这还没打起来,对方的军心就已经被击溃了,他们又不是纳灵期的毛头小子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冰魔的强大。

    何况,冰魔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明显还没有认真好吗?怕是等他认真,他们一众修士,肯定逃不了好的。

    有修士心里开始怨恨自家头领,他们一开始肯定被蒙蔽了双眼才答应下来的。

    帝听风既然有本事控制整个血地布置结界,没有两把刷子肯定是做不到的。

    他们怎么也不想想,人家没点实力,哪里敢和那么多修士对着叫板。

    何况,人家一个人没损,就把他们这边的好几个元婴前辈给灭了,连点犹豫都没有。

    别说刚才出来的那个可以结冰的少年,那个浑身都带着危险气息的蓝发少年更加恐怖好吗。

    年纪轻轻就拥有那么厉害的灵兽,且好些个元婴前辈还亲口喊然人家公子。

    被元婴前辈喊公子的人,怎么可能会简单,他们的头领一定是想宝贝想疯了,不然怎么会打这种找死的主意。

    双方都打了那么久了,也不知道对方那个少年会不会重新让人站队,他们知道错了好吗?

    不过,众修心里也就是想想而已,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万一把自家头领惹急了,派他们出去送死怎么办?

    “主人叫吾出来赔你们玩玩,为了节约时间,各位一起上吧!”

    冰魔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几个元婴修士,完全没有把人家的境界实力放在眼里,还叫他们一起上。

    态度狂妄得叫人着急,这不是想早点去死的拉仇恨嘛!你一个个对付都不见得可以打得过,还叫人家全部一起来。

    别说对方的修士,就连帝听风他们自家的修士,都有种替冰魔担心的心情,这货真不愧是帝听风的灵兽,连招仇恨值的方法都差不多。

    更何况,他们一开始见识过炎魔的手段,对炎魔比较放心,毕竟一口炎火过去,人家就死了,多简单省事。

    冰魔虽然可以幻化点冰块出来,众修从来没有见识过冰魔杀人,连付惊心都没见过。

    星白更加没见过冰魔杀人的场景,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见识过了。

    众修只当冰魔可以幻化人形态出来,实力应该还不如炎魔的。

    毕竟,炎魔一口火喷过去,就死一个的实力,不是随便一个大能都复制得过来的。

    帝听风嘴角照样勾起,似笑非笑的神态气炸了对方的头领,他心里发誓,一定要杀了帝听风不可。

    那么大的怨念,帝听风自然感受得到的,眼神微微抬起来,瞥了对方的头领一眼。

    被他认真瞥过的修士,基本上都是死人了,在帝听风眼里,对方早就该死了。

    浪费了那么多修士陪葬,他死得还不算冤,何况,帝听风多少也该给世子送点食物不是。

    冰魔夸下海口,一个人地同时对方五个元婴修士,让对方颜面有点挂不住,气得五个修士顾不得那么多,一起朝冰魔祭宝攻击而来。

    冰魔心里冷呵一声,这些凡人,连他得根脚都看不出来,不是找死还能是什么。

    也不能怪五个元婴修士笨,实在是人界没有先天真灵这种物种,灵兽恐怕都占少数,顶多就是妖兽占多。

    若随便一个修士都可以看出来冰魔的根脚,先天真灵岂不是多得遍地都是。

    更何况,连异界的妖兽都极少有人见识过先天真灵的真面目,更比提人界修士了。

    冰魔一点都没把那五人的攻击力放在眼里,随意挥一挥手,冰魔的眼前就化出了一道冰墙。

    且冰墙的厚度可不止一丁点那么简单,攻击冰魔的五个元婴修士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全部就被冰封了起来。

    一道数十米宽两三米高的冰墙几乎在一眨眼间就出现在众修眼前。

    然后,冰魔什么都没有做,就轻轻放下自己抬起来的手,眼前的冰墙咔嚓一声碎裂,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随着冰墙的碎裂,被冰封起来的五个元婴修士也一起碎裂成冰渣,他们到死恐怕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五个元婴修士只记得,他们祭宝攻击眼前的敌人,然后,然后就看见敌人挥了一下手,他们就无法动弹。

    在接着,无法动弹的五个元婴修士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他们已经死了,连灵魂都随着冰块一起碎裂了。

    这就是冰魔杀人的后果,轻描淡写就可以击杀一整片区域,杀伤力不是炎魔的炎火可以比例的。

    现场一片寂静,众修惊得连一丁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只听得见他人咚咚咚敲响的心跳声。

    不说他人,即使是帝听风,他第一次看见冰魔击杀敌人的时候,就被吓一跳,这种杀伤力,真的不能乱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