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冷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很可惜这里不是异界,正因如此,帝听风才会更加珍惜他娘亲,以死亡为代价替他保留下来的唯一一个完整的区域。

    那些进不去大三元内部的外宗修士们,有些觉得帝听风的安排理所当然,有些觉得帝听风太瞧不起人,有些则认为顺其自然,毕竟能入帝听风眼的修士都不同凡响,而有些修士,却带着满腔怒火离去。

    帝听风把端木锦带回大三元之后,便吩咐人给她穿了双鞋子,把人放了下来,虽然他不介意继续多抱一会儿。

    端木锦之前还害羞一下,后面见帝听风理所当然的模样,加上白少帝等人并没有说什么,遍释然了。

    “锦儿,先回去,我和他们聊点事情。”

    帝听风不想让端木锦知道他们聊些什么的目的,并不是不想让端木锦知道,而是不想让她担心。

    端木锦看了帝听风两眼,虽然心里不愿,还是乖乖的出了议事厅,回了主室。

    大三元有一个很空旷的大厅,除了梁顶之外,其余地方都是空架子。

    帝听风这么布置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应付外宗的人,至于大三元自家弟子,少数都在主厅议事,要人多才选择在外厅。

    外宗的人自然不清楚大三元的结构的,他们哪里会知道被帝听风区别对待了。

    “想不到大三元的格局居然这么大,比很多宗派都还要气派呢!”

    “就是说,难怪外面很多弟子都想进入大三元呢!”

    “还真比说,听说很多散修都加入大三元了呢!难怪大三元发展得比一些数百年大宗还要好。”

    “这恐怕也得分人吧,说不定很多弟子都是仰慕帝公子而来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想当年帝公子对付虫潮的时候,莫说仙宗弟子就是魔宗弟子都崇拜不已。”

    外宗修士一进入大三元内部,看见什么都**个没完,听得大三元弟子烦闷不已,同时也巨骄傲。

    “各位请坐。”萧灵霄招呼众人坐下,在大三元,萧灵霄就等于是掌门级别的人物。

    白少帝对外说是大长老,实际上算大三元半个主人的,因为他接替的是帝听风的任务。

    然而帝听风这个少主,干的却是客卿长老的事,动不动玩个消失游戏,莫说外宗弟子,就是大三元的弟子,也差不多习惯了。

    而且,帝听风失踪的时间还不短,要么来个二十年,要么来个五十年。

    众修心里莫约觉得,帝听风下一次失踪,会不会消失个一百年,或者更久,甚至不回来了。

    连大三元本宗弟子都把帝听风当成了不定因素对待,何况外宗弟子了。

    有事的时候,当然他们不介意帝听风老他们一笔,没事的时候,众修可巴不得帝听风失踪的好的。

    众修心里各怀鬼胎的坐下,心里都默默盘算着该怎么和大三元达成一个共赢的局面。

    “帝公子,可以问一下,你此次归来,下一次离开前,会在大三元留多久吗?”开口问的是羽化门的慕九。

    帝听风一眼过去,冲人挑了一下眉,盯得慕九背后发毛,才慢悠悠道:“不清楚。”

    把人吓个半死,最后还不告诉人家,果然是帝听风的趣味,慕九也不恼,貌似还算满意帝听风的回答。

    毕竟,不知道也算是打算留久一点的消息吧,如果帝听风回答了一个很清楚的消息,说明他计划很快就会离开大三元的。

    然而,不知道也不代表确定因素,因为很多计划都赶不上变化的。

    就好比上一次,帝听风本来打算出门寻找什么来着,结果被阿修布哄去了北冥,如果不是遇到血地那点情况,说不定帝听风现在都还回不来。

    想到这种不定因素,帝听风就满脸的寒气,连冷气释放满了整个会议厅都不自觉。

    众修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帝公子突然间就释放杀气了,貌似他们什么都没做,就羽化门掌门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好伐。

    尤其是慕九本人,他莫名的觉得自己是最冷的一个了,貌似自己不应该第一个问问题的。

    那么久不见,他怎么把帝听风的凶残给忘记了,怎么说多少近距离观察过帝听风越级击杀他人的风姿。

    帝听风根本不自觉自己的杀气都暴露出来了,他完全可以隐藏气息变成一个凡人弟子,倘若不刻意隐藏,杀气莫名的严重。

    尤其是在帝听风无端端释放冷气的情况下,杀气更是肆无忌惮的肆意横行。

    白少帝瞪了帝听风一眼,传音道:“喂!你要不要一开口就冷场。”

    虽然白少帝修为比帝听风高几个境界,在帝听风释放冷气的情况下,还是感觉得到威压的。

    虽然不是很严重,有总比没有难受的,白少帝本来还打算拉着帝听风比试比试,结果还没比就被威胁了。

    尤其是帝听风的境界居然稳定了,实在是太出人意料,帝听风以前境界不稳的事实,在朋友“群”中可不是什么秘密。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帝听风经常性跌落境界的,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持在一个等级上停留止步的。

    尤其像是帝听风这样的天才弟子,尤其是他还可以越很多等级击杀其他修士,没道理一直不进阶的。

    所以,除了境界不稳,修为一直跌落这个意外的原因,众人找不到第二个因素可以阻止帝听风进阶的。

    “嗯?”帝听风莫名的看了白少帝一眼,顺着他得眼神扫了一眼众修,问道:“都怎么了?”

    众修:“……”他们该回答吗?

    如果回答错了,是不是还得继续承受压力,如果不回答,帝听风会不会一怒之下就血洗了他们啊!

    好纠结,怎么破,都怪帝听风太凶残,不怪他们胆子小。

    “嗯?”帝听风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大家都木纳的看着自己,不回答,难道他脸上有字?

    “我说,你能不能收敛一点。”白少帝实在是忍不住说教起来。

    帝听风小时候,可没少被白少帝说教的,不外乎多被说教一回,更何况,若白少帝都不敢说了,其他人就更不敢说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