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六章 抹黑变成护犊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司马千千扬了扬嘴角,接着道:“不过,我魔修虽然有些地方不如仙宗的人,总比某些人要好的。”

    “你什么意思?”云清掌门大声呵一声,想用声音逼司马千千闭嘴。

    可惜,司马千千从来都不是一颗软柿子,他不认主的人,都没办法命令他地,除非他自己愿意。

    就比如他当年选择护拥帝听风为主那样,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自己的选择,即使是他上一个主人也不行。

    比如有一天他觉得帝听风这个主人不好了,他想要投靠另一个主人,他会和帝听风说一声,然后就走了。

    是的,仅仅就是通知一声前一个主人一声,并没有询问前主人答不答应。

    “还能什么意思啊!”司马千千双手上下托着自己的脑袋,把自己的头搬正一个,脖子处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要不是司马千千还活生生的站在众修面前,说不定他们都会以为司马千千抽风,自己把自己给脖子掰断了。

    司马千千的左手抬起,他的食指指尖莫名的流出血来,司马千千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血丝,品味般的嚼一下。

    接着,司马千千一句话,把各宗的的生魂都给激活游离出身体来了。

    只听司马千千嘴巴一张,一字一句说道:“云清掌门,自作孽不可活,你们魂引宗灭宗,是迟早的事情。”

    什么?魂引宗会灭宗?这怎么可能,魂引宗也属于五宗之内,魂引宗灭宗,是不是代表灵域五宗都要完蛋。

    司马千千一句话激起千石浪,且语气非常狂妄,就好像别人家的掌门是蝼蚁似的,一点不把人放在眼里。

    云清掌门气得咆哮一声,大吼道:“臭小子,你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云清掌门一言不合就动手,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直接往司马千千那边丢了过去。

    司马千千早就料到云清掌门可能会发怒出手,只不过,他没想到云清掌门会那么早出手。

    司马千千本来就没杀本命法宝,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的魔攻。

    云清掌门的本命法宝本来就是攻击形法宝,哪里会让司马千千轻易逃脱。

    眼看着云清掌门的本命法宝就要攻击到司马千千身上,“哐当”一声,云清掌门的本命法宝被什么东西击飞。

    等到云清掌门把这个的本命法宝召回,那件形态似宝镜的法宝上面的灵光已经暗了半数,且表面还裂开了一道口子。

    云清掌门怒火连连的看像司马千千的方向,却见帝听风横扛着一把巨剑,正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

    “我还没死呢!”帝听风话一出口必然是精句。

    云清掌门和司马千千斗法,管帝听风死不死什么事,帝听风这是有被害妄想症么?

    众修实在是不懂帝听风冒出来这么一句什么意思?求解释!

    不过,帝听风接下来的解释,更是让众修无语,帝听风道:“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云清,你是不是找死!”

    众修没有听明白帝听风说了什么话,重点听了帝听风那句“我的人”,然后,个个一脸懵逼的看着帝听风。

    司马千千一脸想拍晕帝听风的冲动,这货的语言表达还能不能在白痴一点。

    什么就我的人,他能不能变通一下,解释说我的手下,我的跟班,我的随从都好,为什么偏偏要用一句我的人。

    这句话很容易让别人想偏了好不好,司马千千内心默默流泪,亏得他们家夫人了解帝听风这个白痴。

    不然帝听风每一次一句“我的人”,端木锦肯定会疯,这货是想开后宫?居然还能男女不忌?

    “噗哈哈!”白慕容非常不客气的噗的意思笑起来,帝听风这语言天赋也是没谁了。

    想当年,他听见帝听风说公输玲珑是他的人的时候,白慕容和暗搓搓的瞎想了一段时间。

    后面经过公输玲珑本人千百遍的解释,加上帝听风有伴侣的事实,白慕容才勉强相信帝听风没有龙阳之好。

    今天又一次听见他对别人说司马千千是他地人的时候,原谅他笑点低,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司马兄,我可真羡慕你。”

    白慕容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走向司马千千,大声道:“当年宗主对公输兄也这么说过,今天又对你说过你是他地人。”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宗主能对我说,我是他的人啊!”

    白慕容还做出一副幽怨的眼神,非常期待的看着帝听风,希望他能对外承认一句我他也是他地人。

    帝听风:“……”难道他刚才那句话有哪里不对吗?

    司马千千:“……”慕容兄,拜托你不要舔乱了好不好?

    众修:“……”纪元宗这都什么风气?难不成纪元宗弟子全部都有龙阳之好?

    亏得纪元宗弟子不知道众修心里这么想他们,不然肯定吐血身亡,众修的脑补大戏实在是太牛掰了,这都能瞎扯出来。

    “白慕容,你是不是欠揍。”虽然不明白白慕容闹什么,见他过来打断他继续生气的事情,帝听风就想把人揍一顿。

    “不想。”白慕容果断摇头拒绝,提醒一句道:“宗主,我们纪元宗现在可就三个人,那么多狼盯着咱们,你要把我揍了,可就少了一个帮手了。”

    帝听风一脸嫌弃的瞥了白慕容一眼,道:“反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

    “哈哈哈!”司马千千在旁边看戏的哈哈大笑起来。

    “……”白慕容心塞塞,帝听风的毒舌不仅对外,对内也一样毒,他咋把这件事给忘了。

    云清掌门:“……”尼玛!这些货是来搞笑的吧!

    经过这个小插曲,想让他继续生气都难,更何况,人家宗主外加两长老,他还是对手嘛!

    云清掌门暗暗瞥了一眼自家宗派的弟子,唉!实力悬殊太大,他还是不要继续做死好了。

    欺负了司马千千一个人没事,欺负纪元宗弟子他就有错了,谁能想到,帝听风居然那么护犊子。

    这件事没有人告诉他好吗,本来还想借着司马千千的魔修身份给纪元宗抹黑一下。

    谁想得到,帝听风居然护犊子,纪元宗内部交情居然都那么好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