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两个人的故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帝听风将纳灵心法修炼到了大圆满,功法却一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巨剑,彩凤,灵龟,雷兽之外,在无其他形态。

    更何况,帝听风还只花了一段时间,就把纳灵心法全部掌握了,修炼到大圆满也不过数年时间。

    眼前这个少年,目测都已经十三四岁了,实力最不济,也至少修炼了三四年了吧!居然还停留在四阶。

    看起来,变异灵根什么的,完全就是帝听风想太多了,灵根资质并不代表全部,说不定这个弟子实际上很懒,怠慢了修炼,修为才一直没有长进的。

    十古月若猜到帝听风心中所想,肯定会骂一句颠倒黑白的。

    作为司家的外姓弟子,他自小就被司家主家弟子欺负着长大,没有被打死还是他命大。

    好不容易得到了修炼机会,却时常被那些个司家弟子打扰,弄得他一直没办法进阶。

    虽然说这些倒霉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别人,十古月内心还是挺渴望一份宁静的修炼环境的。

    因此,他是多么期待着天道宗的人来司家接他脱离苦海,他一百个不愿意继续留在司家。

    他地父母都是司家的普通弟子,却被司家欺压而死,十古月内心的仇恨不知堆积了多少,他又怎么能让司家好过。

    隐隐觉得十古月浑身气场改变了,还流露出莫名的杀气,帝听风觉得稀奇,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露出杀气了。

    “怎么,可是我说的话不中听。”帝听风一句话压顶的话,将陷入沉思的十古月拉回现实。

    发现自己居然对着帝听风露出杀气的后果,十古月内心响起一声糟糕,他刚才好像走神了。

    “很抱歉,帝公子,刚才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即使是清楚自己惹怒帝听风不好过,十古月还是非常镇定的样子。

    帝听风倒是挺欣赏这种有骨气的弟子,有傲骨的人一定不是池中物的。

    “哦!说来听听。”帝听风好像挺感兴趣的看了十古月一眼,一屁股坐倒在对方跪着的旁边。

    十古月内心深处传来一声爆炸,帝公子居然跟他坐在一起,天呐,若是司家弟子得知这个消息,会不会嫉妒他一辈子。

    帝听风的期待的眼神看着十古月,让他清楚自己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想听他说自己的故事。

    或许是此弟子和自己拥有相同的经历,帝听风想知道吧!毕竟,当年的自己,不也是从水深火热的处境中活下来的嘛!

    只不过,已经过去了近百年,帝听风早就忘了当年的自己,是如何从一堆狼的口中躲过来的。

    如果不是对南宫南带着些许执念,说不定帝听风老早就忘了曾经生活了八年的那个地方。

    值得回忆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死了,不值得回忆的人却怎么都无法想起,帝听风倒是觉得以前自己有健忘症挺不错的。

    见帝听风并不是开玩笑,也没有等着看他笑话的意思,十古月内心也释然了,反正左右不过一个故事,说说也不碍事。

    “既然帝公子愿意听弟子的故事,弟子自然言无不尽的,这件事得从弟子从司家记事的时候说起,那……”

    那个时候,十古月怕是四岁不到,他地父母都是普通人,记忆里,父母就生活在司家了。

    他们有一个还不算太寒碜的住处,至少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总比那些没有住处没有食物的普通弟子的处境要好。

    记忆里的房子,记忆里的父母,以及一个永远也看不清楚脸的哥哥,至于为何说是哥哥,因为十古月小时候这么喊过那人。

    只不过,后面的记忆全部都是残酷而冰冷的,他的父母不知为何惹怒了司家的弟子,司家弟子不由分说就杀死了他们。

    一夕之间,十古月变成了一个孤儿,从那年开始,就变成了司家弟子欺负的对象,一直持续到现在。

    甚至于,司家在得知十古月拥有雷系资质的情况下,还不允许他修炼仙家法术,甚至像天道宗隐瞒了十古月的存在。

    毕竟,十古月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他们的孩子也应该是普通人才对,因此天道宗根本就不知道十古月灵根资质产生变异的事情。

    这一次,因为家族挑选过来的弟子基本上都是用来做炮灰的,司家家主第一个就指定了十古月。

    只要十古月死在了云涟天禁地里面,就算那个想要保护十古月的长老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的。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帝听风看见的了,他确实没什么实力,修为境界更是低得可怜,除了长达十来年的受欺负,真的没有其他好说的。

    “我理解你想要报仇的想法。”帝听风冲十古月莞尔一笑,道:“其实,我和你一样。”

    一样?十古月一脸懵逼,什么一样?难不成帝公子小时候的经历和他也一样,不可能吧!

    帝听风看起来那么厉害,听说还是大三元萧家的少主,怎么可能会拥有和他一样的经历。

    见十古月露出一副不相信的眼神盯着自己,帝听风也不恼,笑着解释一句,道:“我是在修仙南宫家族长大的。”

    而且,帝听风出生那年,就是大三元萧家灭族的时候,这件事怕是很多小辈都不知道的。

    毕竟,帝听风凶名在外,还有谁敢大胆议论大三元萧家,怕是活腻了吧!

    “南宫家族!”十古月嘴巴张得老大,他想说,你不是大三元萧家的少主嘛!怎么可能在修仙南宫家族长大。

    帝听风吐了口气,才道:“我出生那年,就是萧家灭族的时候,只不过,这件事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因为知道地修士,差不多都被帝听风给收拾了,所以,就算有人真的当年萧家的事情,恐怕也不敢说出去的。

    “……”十古月张着嘴巴,整个人都僵了,帝公子不愧是大人物,说起家族灭族的时候还这么风轻云淡。

    他不过被害死了父母,想起来就气得不能自己,惨遭灭族深仇的帝听风,怎么可能如此平静的说自己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