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章 找茬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是家族弟子?请问如何称呼?”因为帝听风什么解释都没有,寂司空只好亲口问十古月一声。

    十古月对寂司空一笑,道:“弟子是天道宗司家的外姓弟子,我叫十古月,师兄你好。”

    “嗯。”寂司空淡淡的嗯一声,道:“既然宗主把你交给我,我就一定会护你周全,不过,你必须得听从我的安排。”

    寂司空不讨厌天道宗,天道宗的附属修仙家族就更加不讨厌了,不过,丑话还是说前头的。

    万一此人不肯听从他地吩咐,半道发生了什么,帝听风问起来,他也好有说辞的。

    十古月非常听话的点点头,笑道:“这个自然,请师兄尽管吩咐弟子就好。”

    介于十古月的听话,加上又是帝听风亲自送过来的,纪元宗弟子对此人也是特别照顾的。

    众弟子在第三层禁地扮演了捡宝物的角色,现在加了一个外人进来,他们总不能暴露他们家宗主的野心的。

    不过,现在第三层禁地基本上包括了所有宗派的弟子在内,十古月就算在聪明,也怀疑不到哪里去的。

    十古月识时务的跟着纪元宗弟子一起寻宝,即使是遇到了天道宗的附属修仙司家弟子,他也只当未看见。

    他要让那些欺负他地人瞧瞧,他可是有大气运的人,不然怎么会入得了帝听风的眼,说起来,这件事是不是还得谢谢司家的弟子。

    见司家弟子注视过来,十古月也不客气的瞪回去,别以为他不想报仇了,心里就真的不恨司家的人了。

    寂司空等纪元宗弟子,早就发现和他们揍派隔着不远距离的那个家族弟子,他们的眼神恶毒且带有仇恨的看着他们这边。

    虽然不太想管别人家的事情,奈何十古月是宗主亲自送过来让他们守着的,这要是他们这么多人,还保护不了一个外族弟子,只怕帝听风会翻翻手就灭光他们。

    纪元宗最不缺的就是弟子,外面不知有多少修士想混进纪元宗,寂司空他们都不是傻子,没人敢去挑战帝听风的权威。

    “哟哟,那不是我们司家的狗吗?怎么会和纪元宗弟子搅和在一起。”

    司家弟子聚了过来,他们虽然不想招惹纪元宗弟子,奈何他们家一个外姓弟子和人混在一起,怎么着也该过来打声招呼不是。

    现场的不管修为境界高低,加上司家那个弟子声音也不小,不知是谁都能够听见的。

    被人比喻成狗,如此侮辱性的骂人,十古月哪里忍得了,不过,他也没有作死的冲上去把人揍一顿。

    别说他没有那个实力,就算他有那个实力,也不敢和司家弟子动手的,毕竟对面可是聚集了四五十来人。

    反观纪元宗这边,就三十来人,而且,他们会不会帮忙自己揍司家弟子还很难说,所以,十古月能够隐忍。

    “怎么?认识!”寂司空见十古月气得浑身发抖,拍拍他地肩膀,冲人笑了笑,示意他安心。

    十古月用眼神狠狠地瞪着司家弟子的方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寂司空扫了一眼司家那些态度嚣张的众弟子,道:“需要帮忙尽管说。”

    他也特别憎恨这种用家族力量欺负别人的了,不然他就不会因为崇拜帝听风,而混进纪元宗了。

    十古月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笑道:“谢谢你。”

    “不客气。”

    寂司空淡淡的一笑,宗主既然让他们守着这个弟子,有人来找茬,他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何况来的还是他讨厌的类型。

    “喂,小子,少主在这里,还不滚过来见礼。”一个满脸横肉的司家弟子冲十古月凶了一声。

    十古月当他放屁,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继续和寂司空聊着什么,偏偏寂司空修为境界高出众弟子,屏蔽了纪元宗这边的声音。

    司家弟子又不懂唇语,除了看见两人嘴巴在动,什么也不知道,这可把司家少主惹怒了。

    司家少主叫司拉,年二七,是天道宗的预定弟子,因为天道宗近些年没有对外招收新弟子,所以他才错过了六年时间。

    虽然司拉修为境界不怎么样,奈何人家有一个家主老子,有什么好的东西,都往司拉身上砸。

    司拉也没有辜负他父亲的期待,短短数年时间,就修炼到了纳灵期大圆满,莫不是司家找不出筑基丹给司拉筑基,说不定他早就成为筑基期弟子了。

    只要过了此次云涟天禁地的试炼,相信司拉就有机会进入天道宗了,以司拉的的成绩,肯定非嫡亲弟子莫属。

    十古月倒不是羡慕司拉什么都好,他本来就是普通夫妇的孩子,此生都没有期待什么修仙的机会。

    只不过,因父母双亡之后,十古月靠自己的潜能激发了隐藏的雷系资质,被发现后还遭到家主的隐藏。

    相信司家没有一开始就杀了他,是为了把十古月培养成那种替家族卖命却无法善终的弟子吧!

    司家有很多无父无母的孩子,他们都被家族培养成了没有心的冷酷杀手,或者是替家族完成一些送命的任务。

    这些东西,还是十古月的父母用性命替他换来的,或许就是因为父母撞见了此事,司家家主怕事情闹大,才杀了他地父母吧!

    十古月想起,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没有了,多年以后想起来,可能就是因为和父母的死亡有联系吧!

    可惜他修为境界实在是太低,根本无法冲破留在他体内的禁制,也正因为有人给十古月种禁制,才激发了他体内的潜能。

    十古月可以放弃当年父母死亡的仇恨,却无法放弃追查当年司家发生了什么事的好奇心。

    司家也绝对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只不过,十古月心里猜来猜去,他本身没有实力,就什么都做不成的。

    “呵呵!”十古月冲人冷冷一笑,道:“少主,我可不姓司。”

    “你……”那司家弟子一阵脸白,也不知是气得还是憋的,大呵一声道:“小子,你用司家的,吃司家的,姓不姓司都得喊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