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章 你才娘
    白慕容和司马千千见十古月挺上道,对这个弟子的态度还算满意,毕竟,在没有人介绍的情况下,还能够镇定自若的给他们俩行个师门礼,此人绝对会有大作为的,比那些见一个大人物就吓破胆儿的弟子识相多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各自掏出在第三层禁地顺手捡起来的宝物,一并送给十古月。

    反正左右不过带回去给纪元宗弟子,送到谁手里不是送,正好十古月挺顺眼的,就随手打发了。

    十古月受宠若惊的接过长老给的礼物,看了帝听风一眼,见他什么都没有说,脸上这才露出孩子气的笑容来。

    十古月谢过两位长老,道:“多谢白长老,多谢司马长老。”然后,就把接到的宝物收了起来。

    碟仙作为十古月的灵体兽,自然有办法清洗宝物上面的禁制的,到时候让十古月认个主就行了,完全不需要十古月重新祭炼。

    帝听风非常喜欢灵体的作用,所以才没有阻止十古月接受来自长老的赐物,反正十古月能够使用就可以了。

    寂司空也替十古月高兴,刚刚被纪元宗收为弟子,还是宗主亲自点的人,加上有两位长赐物,他地身份绝对不一般。

    至少,十古月将来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会比他低就是,寂司空还是挺清楚帝听风比较看重人才的想法。

    白慕容伸手撑到帝听风的肩上,笑问道:“宗主会亲自点弟子入宗,真少见呐!”对一个陌生人那么热情,当年对他可是特别狠心的。

    司马千千也狗腿的走过来,替帝听风捏捏手,捏捏肩膀,一副把自己当成普通凡人家下人的姿态。

    帝听风手一震,把白慕容的手震开,在轻轻拍开司马千千的手,瞪了两人一眼。

    帝听风自然听出了白慕容口中的酸味,当初他可是死乞白赖的赖着帝听风,才把离若山妖族弄到大三元的。

    帝听风说了不亲自收弟子,现在破例亲自招一个家族弟子,岂不是把自己的誓言当成儿戏。

    “都有你说的。”帝听风伸手敲了一下白慕容的脑门,这小子,到现在还在怨他当年不肯做妖族之主的事。

    今天他不过亲自给纪元宗收一个弟子,白慕容都还有说的,真是服了他了,帝听风无奈摇头。

    他们纪元宗的长老,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前推都推不开,现在还各种挤兑他,这个宗主做得憋屈得紧。

    尤其是在白少帝那里,帝听风从来都讨不得好,被白少帝各种利用,还说不得他什么。

    以前是因为纪元宗还没有建宗立派,白少帝还赖着帝听风,自打纪元宗建立以来,白少帝对帝听风这个宗主基本上就是可有可无的状态。

    偏偏几个长老还声称帝听风不靠谱,全部只听从白少帝的命令,对帝听风就各种敷衍。

    但凡是帝听风不生气的情况下,众长老压根拿帝听风当空气,莫说听他地话了。

    帝听风欲哭无泪,他终于知道白少帝也是一个记仇的,不然怎么会记他那么多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就是不打声招呼就无故失踪一段时间嘛!白少帝能不能好了,居然把帝听风当成砖一样,哪里需要往哪搬。

    偏偏帝听风还一句话不敢反驳,惹白少帝被高兴就关他禁闭,世间有几个宗主有帝听风这么憋屈的。

    “宗主,你别不承认啊!”白慕容翻一个白眼给帝听风,道:“想当年,你可是各种嫌弃我的,难不成你忘了?”

    帝听风:“……”能别提他当年二气的事情吗?

    “帝公子当年红遍大江南北,我可是非常仰慕你的,大老远从离若山跑出来见你一面,你可是二话不说就招呼我的。”

    帝听风:“……”记性不错!

    “最让本道伤心的便是,帝公子无论何时都记不住我,这可把我瞅死了。”

    “当年我若不是抱紧了帝公子你的大腿,如今的纪元宗怕是不会有我白长老的一席之地了。”

    白慕容竟越说越伤心,还偷偷的抹点一把鳄鱼泪,惹得帝听风和司马千千止不住的翻白眼。

    这货真的是够了,不就是亲自收了一个弟子嘛!至于表演得这么真,一副小媳妇被甩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帝听风一巴掌拍到白慕容脑袋上,糊他一脸血道:“你够了,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有本事你就真的哭出来。”

    “就是嘛!慕容兄。”司马千千多少还是重视帝听风一点的,毕竟他和帝听风交情比较好一些,和纪元宗其他长老都是顺带搞好关系。

    “慕容兄,你这样样子被弟子们看见了,像什么样子,我纪元宗长老可不想都变成你这副样子。”

    帝听风嫌弃的瞥了白慕容一眼,调戏他道:“他就跟个小媳妇似的,是不是和玲珑在一起时间长了,你也变成娘了。”

    “你才娘,你全家都娘。”白慕容一听别人说自己娘就不干了,就算说的那个人是帝听风都不成。

    “你看你看,急了。”帝听风和司马千千指着白慕容哈哈笑了起来,他就喜欢看白慕容炸毛又拿自己无法的样子。

    “哈哈哈。”司马千千不客气的哈哈大笑起来,他也最喜欢看帝听风调戏白慕容的样子了。

    “喂,喂!你们两故意的。”白慕容跳脚,他怎么就忘了帝听风这个人不仅念不得,说也说不得了。

    帝听风斜了白慕容一眼,冲他一挑眉道:“就是故意的,怎么了?”

    白慕容呡了一下嘴,白眼道:“不怎么。”

    他还能怎么?揍帝听风一顿?他武力值不如人家啊!费口舌,貌似他口水战也不如帝听风,他还能怎么?

    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能,就只能被帝听风调戏了也说不出什么,更何况,这次还是他先起的头,只能等着帝听风如何损他。

    “哈哈哈!”司马千千笑得前翻后仰,不作不死,白慕容若不和帝听风争论什么往事,哪里会被帝听风惦记上。

    帝听风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会往死里损一个人,白慕容还是自求多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