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四章 赔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敢骂他们家弟子垃圾,他就让太虞掌门亲自感受一下垃圾的下场,有时候,用敌人的话来堵敌人的嘴,是最合适不过的语言了。

    不仅开口骂人家一宗弟子垃圾,连太虞掌门和一众长老都变成了帝听风口中的垃圾。

    “你……”太虞掌门伸着手,被帝听风气得手都在抖,这个人,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太气人了。

    难怪倾城止水叫他不要惹帝听风这个人,太虞掌门一开始还不相信,现在见识到帝听风毒恶的一面,他有点后悔了。

    不过,就算是后悔,太虞掌门也没有丝毫惧怕帝听风的意思,就算他打不过帝听风,他底下还是有很多打手的。

    不是有句话叫做“何为不战而屈人之兵,何为借刀杀人”,不管是吵架还是打架,都可以不亲自上场的。

    太虞掌门就非常擅长使用外界的魄力对付他地敌人,常常卖了别人,别人还帮着他数钱的,心理何其阴险。

    不过,太虞掌门也就对付一下脑子不转弯的人有效,想要用常用的那招对付帝听风,肯定没戏。

    帝听风虽然有时候脑子也不转弯,人家懂得变通,从不吃哑亏,能够打回去的时候,从来不手软。

    太虞掌门哪里还有资格和帝听风斗,帝听风没有一开始就弄死他,就算是给天道宗很大面子了。

    偏偏没想到,太虞掌门不仅不老实,还敢主动挑事惹到帝听风头上来,这可就怪不得他了。

    “帝听风,我天道宗与你无冤无仇,你杀我宗弟子,就该赔偿。”

    见自己歪理说不过帝听风,太虞掌门只好谈点现实的,他帝听风灭了他们那么多弟子,怎么着也该赔偿些宝物的。

    他们天道宗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捡到好多宝物,加上门下弟子无意间透露纪元宗弟子捡了很多。

    所以,太虞掌门心里打什么主意,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偏偏人家一点也不脸红,丢了几个炮灰过来就想要赔偿。

    “赔?”帝听风冷笑一声,道:“正好,既然你这个带头的来了,本宗就和你好好的算算账吧!”

    听帝听风愿意算账,太虞掌门脸上一喜,不过,下面帝听风的话,让他整个人都皱巴巴的。

    “你要不要过来数数,我纪元宗弟子被你们天道宗弟子灭掉几个,我培养新弟子也不容易,每一个修炼到筑基期,以最低要求算,也差不多花了我百八十块灵石。”

    “哦还有。”帝听风自顾自点头道:“差点忘了还有筑基丹,以及用在他们身上的防御装,法器什么的。”

    太虞掌门的脸色不怎么好,他好像是来问帝听风要赔偿的吧!怎么转眼间,就变成帝听风问他要赔偿了。

    而且,帝听风越算越多,他就算是一宗掌门,也拿不出二十多粒筑基丹来。

    至于灵石,法器什么的,太虞掌门还可以找宗内长老凑一凑,筑基丹他实在是无法。

    等等!太虞掌门想一巴掌拍死自己,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忧郁的性子了,而且,他干嘛要想赔不赔得起的问题。

    现在不是应该他找帝听风要赔偿的嘛!太虞掌门狠狠地瞪着帝听风,想把他地身体戳穿一个洞来。

    “帝宗主,你可不要诬蔑好人,我几时欠你那么多了,你最后还不是灭了我宗那么多筑基期弟子,你是不是也该赔偿我筑基丹。”

    “赔你!”帝听风嗤笑一声,道:“太虞,你心里打什么主意,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本宗一直不收拾你,主要是嫌脏手,既然你作死的凑上来,要么赔偿筑基丹,要么用命抵。”

    帝听风说得非常不客气,不给筑基丹也行啊!拿命赔偿他完全不介意,不就是二十来颗筑基丹嘛!重新炼制就是。

    他地离若山药材多的是,灵草也遍地长,就算不够,他大三元还可以培养,根本就不缺什么筑基丹。

    倒是天道宗,他们地域虽然还不错,可惜啊!灵域五宗好像都缺灵草灵药吧!不然怎么会冒险来云涟天禁地试炼呢!

    来试炼一回,各宗弟子可是会折损一半,带得出来可是带不回去的,就算带回去了,八成也是个废。

    所以说,帝听风不在意什么筑基丹,他比较在意太虞掌门这个人是不是该死。

    太虞掌门也没有料到,有一天居然还会被人威胁,且那个毛头小子,他随手都可以捏死他。

    可惜了,现在两人实力悬殊太大,即使是同一个等阶,太虞掌门都不是帝听风的对手,何况他连元婴都还为疑结出来。

    太虞掌门梗着脖子,死鸭子嘴硬,偏不如帝听风的意,既不想赔偿,更不想留命。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我替你选择?”帝听风低声嘲笑不肯回答自己选择题的太虞掌门。

    没想到,天道宗的掌门胆子竟那么小,连招都不敢接,实在是无趣,帝听风收起玩乐的心思。

    “若是让我给你选,我可是两者都选的。”帝听风挑一下眉毛,他肯定是想先拿到筑基丹,然后灭了太虞掌门的。

    别人妄想在帝听风手里占便宜,除非他乐意,呵呵!可惜在太虞掌门这边,帝听风一点亏都不想吃。

    “二者都选,帝宗主好大的口气,当我天道宗没人了吗?”一声粗爆的声音从第四层出口传来。

    紧接着,就见一道灰溜溜的光虹飞速蹿到太虞掌门旁边,背手站立,冷眼看着帝听风。

    帝听风不记得天道宗有这么一个人,眨巴一下眼睛,问道:“你谁啊!”

    “……”南宫天脸上的冷静差点毁灭,这个人要不要这么气人,明明就认识自己,非假装不认识。

    “宗主,那是天道宗的南宫长老!”司马千千好心给帝听风解释一句,实际上心里也乐得差点笑出声来。

    帝听风这时不时就失忆的表现,真的太逗了,尤其是看见对方被气得脸色微变的情况下,他就莫名觉得爽。

    “哦,南宫!”帝听风小声嘀咕一句,一副根本没有把人家放在眼里的态度,差点让南宫天出手拍死纪元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