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八章 大家都寻宝,弟子不要了
    “大家表现得还不错,回去本宗有赏。”帝听风满意的点点头,继而又说一句,道:“提醒各位一句,想领赏就别死了,本宗不喜欢给死人奖励的。”

    “噗!”白慕容和司马千千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能不能别用这么恐怖的话来激烈门内弟子斗争。

    没看见他们见你越阶灭敌的英姿已经吓得腿发软了吗?白慕容没好气的给帝听风传音一句。

    “帝公子,你别吓人行不行?你和他们什么都不说,都比说点什么要好。”

    帝听风挑一下眉,没有回答白慕容的话,把远处的巨剑彩凤一招,收回体内,在瞥一眼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众长老,以及各家吓到丢魂的弟子,招呼都不打,扭头走了。

    耽搁了那么久,不知道冰魔和炎魔怎么样了,寻找羽化都花去了半个月,加上还处理了一些小事,两个月都这么浪费了。

    两个月时间,冰魔和炎魔八成修炼合并为一体了,他得赶紧去看看缔灵是不是还记得他。

    若是中途出现了麻烦,或者缔灵来个失忆什么的,不肯认帝听风为主,帝听风肯定是重新毁了它重新修炼的。

    “哎哎,宗主,你去哪儿啊!”司马千千跟在帝听风背后跳脚问了一句。

    帝听风头都懒得回一下,直接朝背后挥了一下手,道:“寻宝。”

    司马千千一脸黑线,宗主寻个屁的宝,还想匡他,说句实话又不会死,传音也好啊!

    偏偏帝听风丢下一句寻宝,什么都没有说,司马千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帝听风的身影消失在第四层禁地入口。

    “慕容兄,接下来怎么办?”司马千千轻叹口气,遇到这么不负责任的宗主,他能怪自己命不好吗?

    “寻宝啊!能怎么办?”白慕容也瞪着第四层禁地入口默默无语。

    虽然不清楚帝听风打什么主意,至少带他去涨涨见识也好啊!居然就这么丢下他了。

    “那这些弟子怎么办?”司马千千随手指了一下寂司空等弟子众人。

    白慕容眼眉跳了一下,不客气道:“能怎么办?跟着你呗。”

    “你想得美。”司马千千不客气的回击回去,道:“怎么不让他们跟着你。”

    “我这不是要去寻宝嘛!”白慕容继续忽悠司马千千,他才不想带着几个拖油瓶呢!去哪里都不方便。

    “我也要去寻宝啊!”司马千千虽然好忽悠,怎么着都和帝听风混了那么久,学得跟人精似的。

    只要司马千千不愿意自己吃亏,恐怕除了帝听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忽悠到他地。

    白慕容心里泪,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好说话了,简直就是个精,他就不应该听公输玲珑说司马千千好忽悠的。

    “司马兄,帝公子可是吩咐了你照顾弟子等人的。”白慕容非常不客气的把帝听风搬出来压制司马千千。

    司马千千眼眉一横,道:“帝公子也说了,让你照顾弟子他们的,可没有点名叫我一个人照顾的。”

    “心好累。”白慕容小声嘀咕一句,道:“咱们还是一起照顾弟子吧!”

    “不行。”司马千千一口拒绝,道:“我还有任务呢!弟子他们还是拜托给慕容兄好了。”

    “噗!”白慕容喷一口老血出来,他怎么有种被司马千千忽悠了的感觉。

    “哪能够。”白慕容摇头,问道:“宗主叫你去做什么任务?危不危险?要不我替你完成吧!你留下来照顾弟子。”

    “这可不行,宗主说了,此任务虽然不危险,却非我莫属。”只能够司马千千完成的任务,白慕容没戏。

    听到长老两人互相推辞不愿意照顾弟子,纪元宗弟子脸色个个精彩绝伦。

    十古月一脸抽抽,扯了一下寂司空的衣角,小声问了一句,道:“寂师兄,你觉不觉得,长老他们好像不想留下来?”

    寂司空眉头拧了一下,这么明显的意愿,他早就感受到了好吗,偏偏他实力不够,保护不了弟子等人。

    “没事,你习惯就好。”寂司空安慰十古月一句,反正等他进入纪元宗,就会知道纪元宗长老之间是个什么样子。

    人家宗系的掌门,长老,个个恨不能天天邀功,和弟子套近乎的,也就纪元宗各长老嫌弃带弟子麻烦。

    而且,纪元宗弟子是一个集体乱炖,连个明确的师尊都没有,除了安排管理的几个长老,啥都没有。

    早就见识到纪元宗内部情况的寂司空,对于白慕容和司马千千不愿意留下来带领他们这件事,非常淡定。

    纪元宗弟子这边淡定了,旁边几家看戏的弟子等人却淡定不了。

    如果他们家长老这样把他们推来推去,说不定他们早就自己背叛师门了,跟了这样的长老,简直虐心。

    “好吧!”十古月默默应了一句,他还是不要多问好了。

    那两个长老看起来也不是坏人,还送了他礼物,且纪元宗弟子之间只有师兄弟之称,不分阶别。

    这一点,其他宗门就做不到的,门规多得要死,规矩这里有那里有,同样是本门弟子,弟子等阶却划细分了数十个。

    门下弟子互相勾心斗角,就怕抢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似的,烦都烦死了,根本就无法专心修炼。

    像纪元宗这样,没有弟子之间的勾心斗角,除了几个长老,门类主事一个都没有。

    且帝听风说了,只要有实力者,皆可以挑战各门长老,甚至连他这个宗主之主都可以挑战。

    胜出者,都可以替代前长老成为新门长老,且门内规矩可以由长老随意改变一次。

    而且,门规也特别简单,就两条,不许背叛纪元宗,不许透露纪元宗内门一切功,法,阵,宝,物。

    就这么两条简单得不能更简单的门规,傻子都那个背下来,何况纪元宗还没有傻子。

    他宗弟子对于纪元宗长老的不负责任不耻,白慕容和司马千千却还在争论着到底归谁带众弟子的。

    虽然剩下来得弟子不多,就七个八个,也不怎么麻烦,对于两人都喜欢独闯的长老来说,那就是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