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煽风还点火
    白慕容以前被灵狐一族关禁闭时间长了,他就每时每刻不想着逃出去,一个人逍遥自在,自然不喜欢背后跟着一屁股的尾巴。

    至于司马千千嘛,曾经作为一个魔道暗修,上不得台面的身份,想要身边有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曾经压抑一时想要自,杀。

    不过,也是因为司马千千孤独习惯了,他也不喜欢后面有人跟着自己,不然他老是会忘记攻击回去。

    敢出现在司马千千背后的人,要么就是不怕死,要么就是胆子大,根本不惧司马千千,否则早被司马千千弄死了。

    两人都有不喜欢带弟子的习惯,自然是一个不肯让一个的,除非其中一个人认输,否则一直都找不到答案。

    “慕容兄,司马兄,你们俩在争论什么?”好久才赶过来的练无极见纪元宗弟子就剩下几个,加上两大长老在吵吵,好奇的凑了过来。

    他们无极门的弟子也被害了不少,不过,没有纪元宗这么惨,就剩下七人,其余弟子全没了。

    “帝宗主呢?”练无极四周一看,不见帝听风,要说他们本宗弟子出了事,宗主怎么着都该过来看一眼的。

    “哦!宗主寻宝去了。”白慕容抽空回了练无极一句,冷冰冰的司马千千脸个眼神都没给,因为后面那句问的又不是他。

    “哈?”练无极仔细的回味一下寻宝那两个字,帝听风会认真去寻宝,开什么玩笑。

    帝听风不是一直都视宝物如空气吗?他怎么会主动开口去寻什么宝?莫非他对那什么秘宝感兴趣?

    这也不可能啊!帝听风开口说了,自己对秘宝不感兴趣,他一言九鼎,说出来的话基本上不会推翻的,也从来没推翻过?

    难道帝听风今天要破戒了吗?

    练无极心里乱糟糟,如果帝听风对那秘宝势在必得,他们无极门是不是得退出夺宝之战?

    他们无极门除了退出夺宝大战,以萧极乐重视他们家少主的份上,怕是还会无条件帮忙纪元宗,这个结果太糟心了。

    练无极心里乱如麻,面上却是不显,也没有人看得出他心里的想法,总之千万不要是他心里所想那般就好。

    “哎!无极掌门,你是不是很闲啊!”司马千千突然来一句,把白慕容和练无极两人都弄愣了。

    练无极不清楚司马千千打什么主意,搔了一下眼角,答道:“还好吧!”

    他们无极门现在捡宝也差不多了,祖师萧极乐不知躲哪去了,八成是暗中保护他们家少主帝听风去了。

    他现在就是带着弟子这里逛逛看看有没有野兽,那里逛逛看看有没有啥异兽,总之看起来挺闲的。

    “不忙啊!那实在是太好了。”司马千千大呼一声太好了,白慕容就猜到他接下来那句话是什么了。

    “无极掌门,你不是带弟子到处闲逛嘛!顺道把几个纪元宗弟子一起捎上吧!咱们纪元宗弟子肯定不拖你后腿。”

    “噗!”练无极直接喷出来,敢情司马千千把他当成保姆了吧!

    他带自家弟子都不怎么情愿,还丢几个弟子过来给他,真以为他保姆当上瘾了啊!

    不待炼无极拒绝,白慕容再接再厉道:“无极掌门,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我们挺放心的,毕竟你们无极门祖师都来了,也没哪个宗不长眼的敢欺负你们。”

    “就是啊!”司马千千在旁边煽风点火,道:“咱们纪元宗弟子刚才被天道宗灭团了,现在就剩下最后几个弟子了。”

    “刚才我们宗主气狠了,把天道宗的南宫长老给灭了都,他现在肯定是追杀天道宗弟子去了。”

    “宗主刚才虽然没有受伤,万一遇到麻烦就不好了,你也不想你们祖师遇到麻烦吧!帝公子可是他家少主,极乐祖师肯定没办法坐视不理的。”

    司马千千这火点得妙,不仅抬了萧极乐的忠心,还把他们家宗主在萧极乐面前弱化了不少。

    就帝听风那实力,整个云涟天禁地弟子,能够伤到他地人几乎没有,甚至连萧极乐都做不到。

    司马千千这么说,完全就是抬了他们家祖师,练无极听了,心里自然舒坦,也就忘了拒绝的话了。

    等白慕容和司马千千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眼前,练无极扫了一眼纪元宗寂司空等弟子,眼神暗了一下。

    那两个混蛋,居然敢忽悠他,看他以后不整回来,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

    寂司空明显感觉到练无极表现出来的一丝不爽的意愿,他心里猜想了一下,以为是练无极不愿意带着他们。

    “无极掌门,如果你不想因为弟子等人惹麻烦,弟子等人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

    寂司空这句话说得很正常,既没有怪练无极不不肯带他们,也没有说是白慕容和司马千千不负责任。

    而且,寂司空直截了当说了,带着他们纪元宗弟子就是惹麻烦,毕竟,看他们纪元宗弟子不顺眼的他宗弟子非常之多。

    练无极直接摇头,道:“你们家宗主坑我,连两个长老都忽悠我,还不能叫本道生个气什么的。”

    练无极这句话说得非常孩子气,就好像他被帝听风他们几个欺负狠了似的,根本就没有把寂司空当成一个小喽啰看待。

    能够入帝听风眼的人,都不是凡品,这一点,练无极还是非常清楚的,对寂司空自然客客气气。

    寂司空暗笑一声,他们家宗主和长老确实挺没有架子的,比他们这些弟子还不注重身份,他也是无法的。

    “对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啊?”练无极用眼神挑了一下,看着十古月问寂司空。

    因为十古月明显穿的不是纪元宗弟子服饰,却和他们站在一起,刚才他就想问了,偏偏白慕容和司马千闪得快,没机会开口。

    “这是十师兄,是宗主刚才从司家要来的。”寂司空说了要,明眼人自然听得出来是抢过来的。

    练无极眼眉拧了一下,仔细打量几眼十古月,十古月镇了一下心神,大大方方的让练无极从上到下扫描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