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八章 你说我凭什么
    帝听风扫了一眼现场的所有人,之后沉默了两三秒,最后淡淡的笑了,轻描淡写道:“给你们五宗一个机会。”

    慕九心里发怵,怎么自己一看见帝听风一笑,就准没啥好事呢!难不成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帝听风只不过是扯了一下嘴角,根本就和笑挂不上勾,是别人以为帝听风不在是面无表情的脸,就以为他笑了的。

    不过,帝听风确实也算笑了,虽然表情很微妙,至少比面无表情的样子可爱多了。

    “帝宗主,连秘宝这样的机会你都能送出去,怕是你一个人吞不下吧!”

    云清掌门说一句实话,没看见旁边那十三个元婴期修士一直面朝帝听风嘛!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人的脸,云清掌门怎么可能会不清楚,他们十三人基本上都在盯着帝听风,这方面就是被要挟了吧!

    哈哈哈!云清掌门心里大笑三声,帝听风也有今天,居然被那么多元婴期境界的修士要挟,果然今时不同往日啊!

    云清掌门只顾着嘲笑帝听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那十三位元婴期修士与他们灵域修士之间的不同之处。

    而道虹掌门他们,则一心扑到秘宝身上,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的事。

    只有练无极时不时小心翼翼的瞥一眼对方的人,他可不认为对方可以要挟到帝听风,除非帝听风心里愿意。

    不过,帝听风明明之前就说明白了,自己对秘宝不感兴趣,也不会去找,早就和五宗弟子打好预防针了。

    对方究竟是使出了什么办法,才让帝听风突然间改变了主意,这可不像帝听风的处事风格。

    “呵呵!”帝听风对云清掌门呵呵一声,意思非常明显,他不是吞不下,而是真的不感兴趣。

    不过,帝听风之所以和道不同做一个交易,目的就是想看看那件可以改变他人容貌的秘宝是个什么样子的。

    云清掌门被呵呵一脸,步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他怎么总有一种帝听风和你呵着呵着,剑就直接飞了过来。

    亏得帝听风是个讲道理的,说不打就真的不打,不然换了平时,云清掌门敢如此嘲讽自己,帝听风早就一剑刺过去了。

    “帝公子,我等愿意给你一起去寻找秘宝。”慕九第一个表态,不管结果如何,他们羽化门总会有赢利不是。

    “我也去。”练无极不甘落后,也积极表态,虽然帝听风不外乎早晚,他总觉得慢后一步,就讨不得好的,谁让帝听风是个坑货。

    帝听风平时也没少坑练无极,虽然一开始尽心尽力,啥都可以和无极门不计较。

    自打他们家祖师变成人家萧家弟子之后,帝听风就越来越坑了,练无极早就被坑怕了。

    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帝听风弄不高兴了,他们无极门就惨了,更何况,帝听风高兴的时候也没少坑自己。

    帝听风给了练无极和慕九一个眼神,这两人不愧是他的护拥者,也不先问问价码,就那么着急表态。

    练无极和慕九却不知道,他们表态太早了,在帝听风心里烙下了蠢的印记。

    云清掌门有点纠结,他内心有点排斥和帝听风同处一个空间,毕竟帝听风不会让别人占便宜,只能坑他们。

    连自己罩的人都敢坑,何况他们好自己还有仇,云清掌门心里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心里还是认为帝听风和自己有仇的。

    道虹掌门也还在考虑,他同样不确定帝听风所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寻找秘宝只是一个幌子,是打算找个隐蔽空间灭了他们怎么办?

    道虹掌门和帝听风认识最久,貌似被帝听风都整出了被害妄想症,居然联想到帝听风会不会灭了他们五宗掌门。

    至于太虞掌门嘛!他胆子是个大的,就是心里有点纠结秘宝最后怎么分,那么多人一起,他完全不认为帝听风会全部灭了他们。

    不得不说太虞掌门太过自负,压根不承认帝听风完全就有实力灭掉他们灵域五宗的几个掌门人。

    就算无极门和羽化门和纪元宗不同心,有缔灵帮忙,帝听风灭掉灵域五宗的掌门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帝公子,不知咱们一起同去,找出的秘宝该怎么分?”太虞掌门心里算计着,如果帝听风给出的价码太低,他可以坐地起价的。

    只要灵域五宗有一个掌门不肯同去,帝听风肯定会同意加筹码不是,可以说太虞掌门实在是想太多了,脑补是种病,得治!

    帝听风对太虞掌门这么着急谈论分宝的我问题也不恼,淡淡的道:“所得秘宝,咱们所有人五五分。”

    如果留到后面扯皮,帝听风宁愿提前说清楚,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滚,他又不是找不到人。

    “帝公子,你说大家一起五五分,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五五分。”太虞掌门不依不饶,非得要帝听风把分宝的条件说清楚。

    帝听风给了太虞掌门一个眼神,他怎么觉得天道宗的人都有点啰嗦呢!好问也是种病,得治。

    “你们听好了,五五分就是,我五分,剩下的五分,由你们所有人共同分宝。”

    帝听风解释得非常清楚,他所得的五分自然好算计,问题是剩下的五分,他们所有人,所有人包括了多少人?

    这个帝听风就没有说清楚了,因为和他没有多少利害关系,他只要带人寻找到秘宝,拿取自己的五分就好,剩下了别人自己看着办。

    云清掌门一听这么不公平的分宝,第一个不干了,嚷嚷一声道:“帝公子,你凭什么拿一半,只剩下一半给我们。”

    确实,那么多人一起去寻宝,帝听风凭什么可以拿一半那么多,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分宝,傻子都知道帝听风拿太多了。

    “凭什么!”帝听风嘴角一斜,道:“凭我可以找到秘宝的准确位置,而你们不可以,你说我凭什么。”

    这方面就是赤果果的炫耀,炫耀他帝听风和秘宝有机缘,别人却没有。

    无心寻找秘宝的人知道秘宝在什么地方却不去取,有意寻找秘宝的人却无缘秘宝,听起来好像有点虐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