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一章 宝物随你挑
    人界最高境界的法宝,就是极品法宝啊!不是那些上阶,中阶,下阶法宝可以比较的,想想就心塞好不好。

    “给了我啊!”白慕容承认一句,和司马千千传音道:“当年我拿到的是扳指,后面和风道友换了。”

    “哪个风道友?”司马千千眯了一下眼神,他和风仟景不熟,自然无法确定风道友是哪一个。

    “风仟景!”白慕容传音一句,然后嬉皮笑脸道:“好像你没有吧!”那得意的小眼神,让司马千千特别想掐死他。

    当年,圣地的四界大会,司马千千和帝听风根本就不认识,即使是见过一面,也没有啥交集不是。

    帝听风自然不会把得到的秘宝送给他的,所以,纪元宗长老里面,除了一直掉在圈外的萧灵霄,就只有司马千千没有得到一件帝听风送的秘宝。

    当年帝听风所得的秘宝共有四件,一件扳指,一件银笛,一件玉如意,一件芭蕉扇。

    四件秘宝都有它们的新主人,扳指给了白慕容,是因为帝听风认识的人不多,加上白慕容看起来想要,他随手丢给了他。

    玉如意则是风仟景一早就看上的,帝听风交了秘宝就转手丢到风仟景手里,可把所有人眼热了一回。

    然后就是银笛和芭蕉扇,银笛则是为了感谢白少帝地帮忙,芭蕉扇是觉得公输玲珑使用起来非常合适。

    帝听风替四件秘宝寻找到自己的新主人,自己居然一件都没有留下,一来时因为他习惯用剑。

    二来嘛!有了墨邪剑这件邪剑法器之后,帝听风就是看见一对极品法宝堆在眼前任凭自己挑选,他都挑不上一件的。

    “用不着你提醒我没有。”司马千千狠狠地瞪一眼白慕容,这货居然敢拿这件事打击他,看他以后得势了不弄死他。

    当然了,弄死白慕容的心思,司马千千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纪元宗长老级别的人,武力值垫底的就属司马千千,他打不过白慕容的。

    “千千,等会找到秘宝,宝物随你挑就是。”

    帝听风大方的承认司马千千可以随便挑宝,就算他全部挑上了,帝听风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等等啊!白慕容心里泪奔,他不就是嘴贱嘛!帝公子你要不要这么威胁人家,大不了他以后都不炫耀了行不行。

    白慕容那直射过来的小眼神,帝听风直接无视,谁让他做,他们俩闹起来,他一个都不帮。

    白慕容气短,如果自己不炫耀,哪里会被帝听风给惦记上,算了,他还是什么都别说了吧!多说多错的。

    白慕容和司马千千是闹上了,其他修士可就没那么淡定了,听司马千千刚才念叨的,纪元宗这是遍地都是秘宝啊!

    难怪纪元宗可以在一夕之间崛起,敢情人家的底蕴那么牛掰,想不起来都难吧!

    “大家想好了吗?”帝听风示意白慕容和司马千千不要继续闹,眼睛扫了一圈,问了一句。

    如果大家不情愿,他自然不会逼着他们一起去寻找秘宝的,反正最后他可以多拿一份不是。

    灵域五宗的掌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心里无可奈何,貌似一开始就被帝听风算计好了的。

    帝听风满意的勾起了嘴角,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走吧!”

    云清掌门,太虞掌门,道虹掌门三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总有一种被人逼上梁山的感觉。

    帝听风冷冷一哼,也不去管他们的脸色如何不好看,有了五个掌门人,加上他们纪元宗两个长老,算上帝听风自己,刚好八个人。

    道不同他带了十二个人,帝听风他们这边还差五个人,他眼睛扫描了一圈,觉得自家弟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帝听风对修为境界没有多少局限要求,只要能够活下来就成,所以,他一开始就打算带几个纪元宗弟子同往。

    “寂司空,十*****听风手一指一勾一唤,亲口点了两个人,修为境界都不高,其他宗的掌门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不就是去凑个数嘛!到时候谁知道会不会挂在半道,大家心里非常清楚,修为境界不够的弟子,根本就不能适应多数空间的。

    “宗主。”寂司空和十古月走到了帝听风跟前,喊了一声,缔灵瞥了两人一眼,淡淡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帝听风清楚缔灵不喜欢陌生气息靠近自己,挥手让两人站远一些,道:“跟在长老身边就好。”

    那语气本来没有嫌弃的意思,听在别人耳朵里,完全就变成非常嫌弃的意思了。

    白慕容和司马千千特别不理解,怎么帝听风还有不喜欢外人靠近的怪癖吗?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缔灵瞪了帝听风一眼,贴到他身上,伸手环过他地手臂抱住,一副不许外人挨到帝听风的模样。

    帝听风低头看了一眼刚好到自己腰际的缔灵,揉一把她的小脑袋,宠溺的语气道:“我知道你不喜欢陌生的气息,以后不会这样了。”

    这根本就是宠孩子的节奏,如果缔灵在年长个五六岁,那口气和哄小情人有什么区别?

    “哼!”缔灵傲娇的冷哼一声,偏过头不看帝听风,嘴角却擒着笑,非常高兴的样子。

    帝听风哪里会不知道缔灵的心情,又忍不住摸一把她的脑袋,还帮她把头发捏到耳朵后面。

    “什么情况?”白慕容给司马千千传音一句,问道:“那个女孩儿真的不是帝公子的私生女?”

    “你有胆子问,想好怎么死了吗?”司马千千瞥了白慕容一眼,这个人是不是猪脑子,明明帝听风都说不是了。

    “我没胆子。”白慕容一秒认怂,在帝听风面前,他可不敢有半分逾越的地方。

    “怂包。”司马千千白他一眼,不在继续和白慕容传音,以免被帝听风看出端倪。

    白慕容气得干瞪眼,却拿司马千千半点办法都没有,两人这么一闹,帝听风那边已经选好人了。

    除了叫上两个纪元宗弟子之外,帝听风还从无极门和羽化门一个宗挑了一个弟子,加上羽化门地上管已见,刚好凑够五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