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八章 身体被掏空
    “帝公子,多谢。”道不同嘴巴都笑得合不拢来,寻找了那么久,没想到真的被他们找出来了,最感谢地还是帝听风。

    “不谢。”帝听风淡淡的摇头,道:“秘宝有我一半呢,赚大发了。”

    帝听风这么夸张的提醒众修,里面的秘宝有他一个人的一半,很多修士心里都愤愤不平,凭什么帝听风一个人拿一半。

    不过,因为一开始就说好了的份额,帝听风这句话虽然有点拉仇恨,人家也没有说错什么,顶多就是炫耀不能。

    道不同完全不介意帝听风和自己说他有多少宝物可以拿,他最紧张的就是秘宝入境能不能够找出来。

    现在入境都被帝听风一下子打开了,他心里不仅松了口气,对帝听风这个附送的条件非常满意。

    “哈哈哈,帝公子这样豪爽的修士可不多见啊!”道不同哈哈大笑一声,声音略带一点点磁性,且还有点沙哑,像帝听风这种不做作,也不尔虞我诈的性子,这样的修在各大陆士真心不多。

    帝听风不是很注意,他们开口说话的声音并与九州修士有何不同,反正不干他什么事。

    “和帝公子做交易,果然很划算。”道不同一副非常感激帝听风的模样,把他底下的一群人都弄懵了。

    道不同自然没有解释的意思,众人的看法不同,既然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帝听风的强大,他自然不会眼巴巴上赶着去提醒他们。

    如果能够借帝听风的手,除掉几个其他族人的爪牙,道不同还是非常开心的。

    可惜啊!帝听风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利用得起来的,但凡不是触及底线的挑衅,帝听风压根就没当回事。

    帝听风眉目一挑,瞥了几眼道不同带来的几个修士,笑道:“有报酬什么都好说。”报酬自然是指秘宝的一半,也暗指道不同亏大发了。

    “哈哈。”道不同不介意的笑了起来,对帝听风从来不吃亏有了一个新的人生,冲帝听风扬了一下下巴,问道:“不知帝公子你的灵体是如何炼祭的。”

    长得好看不提,实力还不是一般灵体可以比较的,最主要一点几个,那个灵体貌似有自己的自主意识。

    如果单就看见缔灵,道不同肯定不会怀疑缔灵是一个人修炼出来的灵体的,完全不占边好不好。

    帝听风给了道不同一个得意的眼神,神秘兮兮的冲人一笑,问道:“你想知道?”

    “当然。”道不同给了帝听风一个你这不是废话嘛的表情,一脸期待的看着帝听风,非常想知道缔灵究竟是如何炼祭出来的灵体。

    这么好看的模子,肯定。说俗物,长得就跟九天玄女似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比帝听风这个主人还要美上几分。

    当然了,帝听风不知道道不同心里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道不同心里把他比喻成美人,说不定帝听风一巴掌反手就拍上天去了。

    帝听风自然看得见道不同那期待的小眼神,瞥他一眼,才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且先不说缔灵是先天真灵,就算缔灵是真正的灵体,帝听风又不是傻,才不会把自己的底细透露出来。

    他和道不同又不是很熟,说得好听一点,他们是合作关系,说得不好听一点,他们连就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道不同借帝听风的实力寻找秘宝,帝听风借道不同的威信捞取好处,两人各取所需,互相利用,保证下一次见面就不认识的。

    道不同被帝听风堵了一下,心里郁闷的无以负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子,不告诉就不告诉嘛!偏偏还吊人胃口,简直了。

    “宗主。”司马千千修炼的功法和众修不同,身体的亏空很容易就看得出来,所以,他一早就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见道不同一脸不善的缠着帝听风,司马千千撇下纪元宗两弟子,和白慕容招呼一声,就凑近帝听风身边。

    帝听风给了司马千千一个安心的眼神,表示自己没什么事,让他不要大惊小怪的。

    道不同也不是傻子,司马千千刚才那一脸担忧作不得假,如果不是他生来就一张担忧脸,八成就是帝听风出事了。

    道不同也是一个讲义气的,虽然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也没有想什么对帝听风不利的损招。

    两人目前毕竟还是合作关系,道不同也有心想要交帝听风这个朋友,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卖他。

    帝听风瞥了道不同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和司马千千使一个眼色,司马千千的身体挡了帝听风一点,两人移动了一段距离的位置。

    待差不多离了秘宝入境的空间莫约两百米以后,帝听风才对众修道:“入口已经被我劈开了一道口子,接下来能不能取到秘宝,就看各位的了。”

    帝听风的意思很明显,他这算是打算息着,洗手不干了,就静静地看着众修忙来忙去。

    不明白原因的众修皆骂一句,怪帝听风偷闲,却不知,如果没有帝听风的墨邪剑开一道口子,他们连入境空间都找不到。

    帝听风也是吃力不讨好,莫不是身体已经被掏空,说不定他真想拎起几个修士解解闷。

    司马千千和白慕容并没有跟着众修出力,他们需要时刻注意着帝听风的情况,尤其是司马千千告诉白慕容他身体被掏空之后。

    白慕容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眼下他最害怕的就是被人偷袭,就凭他们俩个,根本就不是那么多人的对手。

    寂司空和十古月在众丢元婴期前辈面前,明显就是个摆设,他们俩不说帮不上什么忙,尤其还会拖后腿。

    道不同也不在意,他个人心里是非常感谢帝听风的,不过,帝听风身体被掏空的事情却不能说出来。

    他们被众修诽谤就诽谤呗,又不会少一块肉,如果因为自己一句漏嘴的话害了帝听风,道不同肯定会滋生心魔的。

    “白慕容,司马千千,你们俩用不着管我,一起去挖秘宝吧!”

    帝听风吩咐过忧担心的两人一声,可不能让外人说他们纪元宗的修士钻空子,明明就没有动手,偏要拿一份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