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四章 她很乖
    道不同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帝听风狂妄也就罢了,因为他怎么着都有狂霸拽的资本,缔灵算什么,一个灵体兽而已。

    缔灵感受着那么多道杀人吃人的视线,完全不当回事,只要他们不动手,自己可以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放过他们。

    如果那些修士忍不住动个手啥的,缔灵不介意重新送他们回地狱锻造锻造的,还是免费的。

    道不同毕竟是掌权者,对付一个灵体兽没什么,主要还是得看她主人的面子。

    道不同崩裂的脸色恢复平静,顺带挂些笑意,看起来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笑说道:“帝公子,你平时管教可是放得很松。”

    帝听风则摇头,回头看了缔灵一眼,道:“她很乖,不需要管。”

    缔灵:“……”主人,还是你最好了,那些坏人最坏了。

    道不同:“……”他问的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请不要扭曲我的问题。

    众修:“……”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灵体兽,一样不讲理。

    “呵呵呵。”道不同干笑了一路,什么话都被堵没了,得,遇到这么不讲理的主仆,他还觊觎什么鬼。

    缔灵完全没有说错话的自觉,也断没有身为灵体兽的自觉,一副尊者的态度,除了帝听风,任谁都不甩脸。

    帝听风则对一众沉默压抑的气息感到意外,眼神从缔灵身上飘过,神念和缔灵交流起来,问道:“缔灵,是不是我恢复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了。”缔灵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膀,歪头道:“不就是冰封了一下,制造一点炎火,其他就看着。”

    缔灵实话实说,如果不是看在帝听风的面子上,她才懒得去管那些修士的死活,管他们破坏入口多少天,不管她事好不好。

    后面还是感应到帝听风已经快要恢复,而秘宝入境的入口居然还只是帝听风劈开一道口子的样子。

    当然了,众修也不是摆设,他们努力了半天,自然没有白费,虽然效果不大,入口禁制的破坏还是有点变化的。

    只不过是缔灵看起来没差这么认为而已,总觉得主人要是恢复了,看见这些垃圾不努力,还地浪费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灵力。

    缔灵虽然不清楚帝听风身上为何会从来不缺灵力,加上她修炼的时候,也可以老是借用帝听风身上散发的灵力。

    虽然弄不清楚,缔灵还是非常识相的没有好奇多嘴,不然帝听风恼了,以后允许她吸收灵力了怎么办?

    “就这样?”帝听风明显不相信,单就这样子,冰魔和炎魔没少制造出来,也没见气压这么低过。

    当然了,那些被冰魔和炎魔欺负了一顿的修士,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概率都死了,剩下没死的人,也没少被惊吓。

    帝听风说的没有这般郑重的修士,除了他们家纪元宗的修士,没有外人。

    外人怕是都在觊觎帝听风的冰魔和炎魔的,可惜他们实力弱,武力值不如帝听风,不然早就抢过去了。

    “就这样啊!”缔灵老老实实回答,本来就是这样,那些修士心里想什么,可不管她什么事。

    虽然心里很恼那些修士觊觎自己的心思,当着主人的面,她总不能太凶残不是。

    帝听风就奇怪了,单就这样,不至于所有修士都盯着缔灵看吧!提醒道:“那他们怎么有意无意的看着你。”

    一开始还是若有若无的视线,当缔灵爆出一句垃圾之后,那些修士的视线就控制不住的盯着缔灵,眼睛都舍不得眨一眼。

    说得好听一点,就是那些修士在看着他地缔灵,说得不好听一点,那些修士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东西一样。

    缔灵非常人族的给了众修一个白眼,道:“找抽了呗。”

    缔灵还巴不得把那些修士一个挨一个的揍一遍,谁叫他们眼珠子不收回去,还被主人发现了。

    不,主人发现不了的话就不是主人了,缔灵心里有点绕,怎么办,突然之间好想动个手。

    缔灵用非常幽怨的眼神看了帝听风一眼,随即恢复正常,虽然只一个瞬间,还是被帝听风捕捉到了。

    帝听风也不想自家灵兽心情郁闷啥的,安慰一句问道:“那些垃圾怎么你了。”

    反正这是在他的神念里,除了缔灵,没有人可以听见自己的声音,续命都不能,帝听风才不怕别人窥探到呢!

    更何况,那些修士弱鸡得要死,可不就是跟垃圾一样嘛!帝听风平时比较委婉罢了,不想太伤人自尊。

    “哼。”说起这个缔灵就有点不舒服,哼一声才不情不愿的道:“那些垃圾传音说想要拿灵石换缔灵,就那些垃圾。”

    “……”帝听风心里警铃大起,看起来,这些老头还真是心闲不住呢!居然连他地人都敢觊觎。

    尤其对方还是缔灵,换了墨邪剑帝听风可能都没那么来气,缔灵可是他花大代价得到的,花费在冰魔和炎魔身上的精力可不小。

    帝听风一顿,停下来,道不同他们一直注意帝听风带路的目的地,自然都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看见帝听风停下来,众修自然停下来了。

    二十来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射到帝听风身上,还以为是找出秘宝的精准位置了,帝听风才留下来的。

    不过,在众修看见帝听风那阴测测的脸色时,心里“咯噔”一下,这祖宗又怎么了?他们好像没有谁惹到他吧!

    众修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帝听风突然撂挑子不干了,把他们丢在秘宝入口空间里自生自灭,就不管他们了。

    众修非常相信,没有帝听风,他们最后肯定是不会找到真正的秘宝的,所以,现在根本就不是闹翻的时候好不好。

    所以帝听风阴着脸停下来,众修心里才七上八下的,各种猜测在心里转了一个转,帝听风却只阴着脸淡淡的看着他们。

    “帝公子,你这是?”道不同都想吐血了,他和帝听风是合作者没错吧!怎么总有一种做小的感觉,什么事都还得看帝听风的脸色。

    跟着道不同一起的众修士心里也非常不舒服,他们的老大怎么能够向别人的老大低头,岂不是连他们的姿态都摆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