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五章 听不见
    “老白,你那是什么话,我可是非常斯文的人。”

    帝听风回击白少帝一句,不在理他,捏着端木锦的手,继续传音道:“回去等着我回来,好不好?”

    端木锦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看见帝听风那哀求的眼神,无奈的瞪着他一眼,真是的,就会利用她的心软。

    白少帝则看不惯帝听风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佛袖离去,外人都以为纪元宗高层闹翻,实际上啥事没有,端木锦最终还是跟着白少帝回去了,经过帝听风突破境界这个小插曲,寻找秘宝的任务继续。

    “帝公子,你突破境界的时候,出现的那一条龙影是什么?”

    道不同偷瞄了帝听风好几眼,帝听风只当他无趣,就没有理会,让道不同瞄又不会少两块肉。

    道不同实在是被无视得彻底,他若是不开口问,只怕帝听风永远都不会解他心头所想的迷。

    “有龙影?”帝听风一副吃惊的模样反问道不同一句,那演技绝了。

    道不同被噎了一句,却又不想那么快放弃自己的猜测,继续追问道:“难道帝公子你不知道?”

    不可能吧!那么接近实体化的龙影,连他们这些外人都看出来了,帝听风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帝听风决定装傻到底,淡淡的一声道:“不是很清楚。”

    帝听风且不清楚,那莫须有的龙影,实际上就是他的本体变成龙的身体的事实,可惜这一点他不能承认,也无法承认。

    龙族都是活在远古时代的生灵,怕是整个九州大陆都的人都只会把龙族当成传来说中的生灵,当不得真。

    道不同尴尬一脸,呵呵笑问道:“呵呵!帝公子你自己会不知道,你莫不是开玩笑吧!”

    帝听风给了道不同一个“我真不知道”得眼神,继续赶路,有种不乐意理道不同的样子。

    道不同脸皮不薄,为了得知自己的猜忌,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帝听风的,一直走在他耳边叨叨叨。

    帝听风屏蔽了听觉,管他道不同在耳边吵吵什么,反正他又听不见,这可把周围几个修士毒茶害了。

    “帝公子,你就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吧!”这句话,道不同都不知说了第几遍了。

    “那什么,道友,我们家宗主听不见的。”司马千千实在是看道不同哀求可怜得紧,小声提醒道不同一句。

    虽然帝听风没有这么对待过司马千千,至少他还是清楚帝听风经常这么对待别的修士的。

    但凡是帝听风不想听见不愿听见或者听了也表示听不见的话,他都会自动屏蔽,只字片语都传递不到他耳里。

    道不同一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无礼啊!居然屏蔽听力,亏得他说了那么久。

    道不同自己也不想想,帝听风一开始本来是愿意回答他地,谁知道他叨叨叨个没完没了,帝听风不屏蔽他屏蔽谁。

    “帝公子怎么这样啊!”道不同小声的抱怨一句,可惜没有人同情他,谁知道帝听风会不会连他们也一起屏蔽了。

    得知帝听风压根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道不同又试着传音几句,几个传音秘术都是屏蔽的,他无语得紧,只好闷闷不乐的跟着走。

    秘境内险象环生,莫不是帝听风有夜瞳术提醒众修,大伙儿势必会遭受很多罪。

    一环扣一环的险境,都被帝听风一一化解,他们很快就进入到小空间的内部,外面只不过是开胃小菜,真正的核心可都在内部的。

    帝听风一直注意着秘境内的情况,危险气息扑面而来,提醒大家一句道:“各位小心一些。”

    他们现在已经达到秘境内部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应该可以摸索到秘宝的藏匿地点的,问题就是得会上一会小空间的受护兽。

    每一个秘宝境地,总会出现那么几头守护兽的,它们不过是按宝物的等级区分,或者是由藏宝的前辈派遣留下来的。

    众修对帝听风的话非常信任,莫不是一路上有着帝听风的提醒,他们早就不知身残成什么样了。

    尽管有那么几个修士对帝听风带头不怎么服气,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他们还是忍住了,等出了秘境,看他们怎么弄死帝听风。

    这些小心眼的修士的心理,帝听风且会不知道,只不过懒得理会罢了,若是他想,随便使个坏心眼,就可以在秘境弄死他们。

    大部分修士都清楚这一点的,仅仅小部分修士不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偏生要和帝听风作对,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帝听风并没有厚此薄彼,对待众修都是一样的,该提醒一句就提醒一句,并没有生什么差别对待,纵然他们家纪元宗弟子也是一样。

    道不同对帝听风这样的一视同仁非常佩服,一般修士可做不到像这般一视同仁对待的,怎么着都会偏心自家弟子一些。

    难怪帝听风如此得人心,道不同心里打定主意,将来的自己一定要多多向帝听风学习。

    “安静。”帝听风他们一路走来,越是前面的道就越是昏暗,眼下竟然一瞬间黑屏了,帝听风打个手势,提醒出声的众修不要吵。

    大家都是元婴期的修士,自然不会像那些低阶弟子一样大惊小怪的,倒是纪元宗弟子中发出一声惊呼。

    帝听风扫了十古月一眼,确实,这个低阶弟子邪恶境界实在是低得可怜,会吓到很正常,帝听风什么都没有说。

    注意到一道狠厉的视线盯过来,十古月本能的蹦紧了身体,没有意识到危险,让他莫名的松了口气,这才知道是帝听风看了他一眼。

    众修静了很久,因为帝听风竖起耳朵在听,模糊中只有一个轮廓,众修见到那抹沉稳的身影,自然而然也变得沉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帝听风说了一句,道:“来了。”

    单单两个字,把众修的神经都蹦紧了,什么来了?这里有什么东西,能不能说清楚先,真叫人着急,摔!

    昏暗中,前面的危险气息不间断的传递过来,现在用不着帝听风提醒,众修都预感到了危险,个个临危不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