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九章 你长得真丑
    好看个鬼,那分明就是害人的东西,道不同嘴角一抽,连连拒绝道:“多谢,道某欣赏不了帝公子你的高雅之处。”

    帝听风也不执着给人,给了道不同一个非常遗憾的眼神,道:“那真是可惜了。”

    血风铃被帝听风全数收了,空气中的花香散了,元婴期境界以上得修士一个接一个的悠悠醒过来。

    大家都露出一脸尴尬的神色,没想到有一朝居然会被一种灵植给陷害了,个个脸色不怎么好看。

    又看见帝听风和道不同两人非常悠然自得的在聊天,聊的话题无非就是关于血风铃的。

    “宗主。”司马千千恢复过来,看见帝听风无事,松了口气,赶紧凑过来找安慰。

    “醒了。”帝听风给了司马千千一个眼神,想着看见了一些关于司马家族的幻境,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不过,和司马千千还是大有关系的。

    他们元婴期修士差不多的,都没办法看清楚他人的幻境,所以,司马千千的幻境只有帝听风看见了,道不同自然看不见的。

    司马千千也清楚幻境中出现了什么,他中招的时候,想要抽身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任由身体倒下去。

    帝听风给了司马千千一个安心的眼神,又瞄一眼道不同,什么都没说,司马千千自然明白,道不同是看不见的。

    帝听风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告诉道不同,其实他可以看见所有中招之人的幻境,当然也知道了一点道不同的来历。

    不过,因为不是很清楚,帝听风也不希望这个时候打草惊蛇,还是等拿到秘宝以后在说吧!

    众修整理好以后,就各归各位,没有提及中招入了幻境的事情,亦没有怀疑帝听风和道不同两人,只当他们是先醒过来。

    实际上,莫不是有帝听风在,众修怕是一辈子就睡死在这里了,就算他们破坏了幻境,接下来还是会被幻境迷惑陷入沉迷。

    道不同自然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即使是对自己的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尤其是他法力不如帝听风这一点,他会承认吗?

    “走吧!”帝听风招呼一声,第一个带头撤了出去,另外寻找要条通往秘境的道路走。

    缔灵自然是打头阵,因为她感应得到秘宝的位置,帝听风自然也可以凭借传承记忆寻找,不过,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让缔灵来好了。

    众修半道还遇到了些什么麻烦,不过,仗着人多,他们还是挺顺利的,只个别修士受了点伤。

    众修不惧险阻,终于看到了秘宝的真正面目,说那是一座金山也不为过。

    一整个内境,全部都是闪着光的,不仅法器超然,法宝也不在少数,大小加起来莫约万件有余。

    喜得众修差点没忍住扑上去,不过,很快,众修就开始忌惮起来,因为那么多宝物,亲自有一半就是帝听风的。

    众修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帝听风身上飘,他们多么的希望帝听风这个人从现在开始消失不见。

    帝听风完全没有把那些略带敌意的视线放在眼里,和道不同说了一句道:“好了,现在来讨论分宝吧!”

    道不同自然是对帝听风的实力非常佩服的,莫说人家有那个实力,就算他没有,帝听风之前才收了那么多血风铃的。

    如果这些修士打什么主意,谁敢保证帝听风会不会把血风铃全部移植出来,到时候他们全部在晕迷一回,宝物还不是全部归帝听风。

    道不同非常识时务的心里没有打什么鬼主意,他特别清楚帝听风狠起来肯定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

    道不同眯眼笑弯起来,看见那么多宝物,他自然开心的,朝帝听风走过去,应了一声,道:“好的。”

    帝听风见道不同非常上道,也没有多想什么,反正不听话的人,他有的是办法治他们就是。

    “少主。”道不同底下的一个修士心里不怎么愿意,他赶紧扑过来扯主他们家少主的衣服,帝听风早就知道道不同身份,到没觉得有什么。

    倒是另外几个修士心里“咯噔”一下,原来道不同是他们家少主,难怪他们修为境界差不多,却全部都听从道不同一个人的指挥。

    出次门居然派那么多元婴期修士跟着,看来这个少主的身份非常不简单,肯定抵得上一个国家的皇子吧!

    “别惹事。”道不同也没有传音,只用警告的语气和扯主他衣袖的修士训了一句。

    其他修士不清楚道不同为何这么做,帝听风知道的,不过,他完全没有表示,继续朝前走去,分宝才是大问题。

    道不同底下的修士虽然敬他是个少主,可没有说全部人都愿意听从道不同调遣的,更何况,现在寻到了秘宝,他们干嘛还乖乖的替道不同做事。

    得到了这些宝物,众修的境界肯定可以更上一层楼,他们到时候扫灭一个国家都有可能的,干嘛还要服从什么少主的命令。

    不服道不同的那些修士根本就没有给他脸色,一个个拦住了帝听风的去路,虽然都没有露脸,帝听风还是接受得到对方眼睛里的恶意。

    “阁下,非常感谢你把我们带到秘宝的秘境来。”对方一句话就把帝听风剃干净了,只把帝听风他们当成工具使唤了。

    “嗯?”帝听风不解的抬头扫一眼过去,笑道:“大家都是说好了报酬的,用不着感谢我。”

    “哈哈哈。”那个先开口的黑袍人非常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笑道:“阁下还真是异想天开。”

    帝听风挑了一下眉,转移话题道:“你长得真丑。”笑起来就更丑了,帝听风差点就被丑吐了。

    “嘎!”刚才还笑得欢实的黑袍人整个人都僵硬了,他地笑还卡在喉咙里,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非常难受。

    “咳咳咳!”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汉子,被帝听风一句话气得喷血,大吼一声道:“你什么意思。”

    帝听风就跟故意气人似的,咧了一下嘴,笑得异常迷人,笑道:“字面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