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三章 木头盒子
    帝听风冲着白慕容神秘一笑,卖了个关子道:“好东西。”

    “噗!”白慕容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看来宗主不想说,他是问不到的了。

    “司马兄,究竟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让宗主惦记上了,快点和我说说。”

    司马千千白了白慕容一眼,怪慎道:“宗主说了是好东西,那就是好东西,着急什么,回去不就知道了。”

    就他事多,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好奇心在重,也不能当着他们家宗主拆台吧!真没点眼力见。

    “我这不是着急知道嘛!”白慕容撇撇嘴,明明就知道他好奇心重,帝听风偏要这么整他,一点都不好玩好不好。

    司马千千懒得理他,万一自己说漏嘴,可是会被惩罚的,他才不想为了白慕容的好奇心陪葬,太不值得了。

    白慕容不敢缠着帝听风,他还不能磨司马千千嘛!扯着他衣袖就是不放,磨人道:“好嘛!告诉我一个线索,让我自己猜猜。”

    “呵呵。”司马千千冲白慕容嘿嘿一乐,露了个大大的笑脸,白慕容心下一喜,司马千千才道:“不能。”

    白慕容脸上的的笑容一点点沉下去,这个司马千千,居然一点都不可爱了,以前是问什么都答什么的。

    帝听风看不过去了,他们家长老怎么可以这么幼稚,道:“好了,千千,不要逗人玩了。”

    司马千千收起戏谑的笑意,老实应道:“是。”

    白慕容有种被两人耍着玩的感觉,却又察觉不出来,只能无语得抿嘴站到旁边,一副“我不想理你”的样子瞪司马千千一眼就别过脸。

    司马千千才懒得理白慕容这种想知道却不问,非要自己亲口告诉他才罢休的嘴脸。

    偏偏司马千千这一次就不如白慕容的意,现在周围到处都是外修,他不好多说,还是让白慕容多误会一下好了。

    实际上,那个木头盒子里面装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帝听风喜欢玩神秘,他也跟着神秘兮兮起来。

    因为木头盒子是帝听风丢给他的,其他修士自然看不透木头盒子的禁制,哪里会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加上帝听风从来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脸,众修就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喜悦都看不出来。

    偏司马千千和帝听风待久了,人也跟着变得冷冰冰起来,加上他以前是个暗修,表情不容易被外人看出来。

    就白慕容这个好奇心重的人,不大会掩饰脸上的表情,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垮脸,非常好猜。

    就是因为这一点,帝听风才不想什么都告诉他,司马千千也不给他透露什么重要的情报,往往做什么都是瞒着他。

    在纪元宗还好,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诓到白慕容,外面可就不一样了,随便引几句,白慕容可能什么都往外说了。

    帝听风也不知道白慕容怎么会变成这副脱线的样子,以前刚认识的时候,白慕容口气还是挺稳重的。

    白慕容好奇心半天得不到平复,也不问了,闷闷的一个人站在旁边生闷气,闹脾气跟小孩子似的。

    不久,缔灵也出来了,她手里也抓着一个木头盒子,和司马千千刚才拿着的那个一模一样。

    缔灵遁影直接闪到帝听风面前,乐道:“主人,拿到了。”

    “嗯。”帝听风点点头,也跟着笑了,道:“你完成得很好。”

    “嘿嘿。”缔灵笑嘻嘻的,摇摇头没说什么,算应了主人的夸赞。

    既然自己人都出来了,帝听风也没必要在云涟天禁地入口消耗灵力的,按正常人来算,他地灵力怕是支撑到尽头了。

    帝听风也不愿做什么出头鸟,带着自己的人就撤了,云涟天禁地的大门“轰隆”一声,里面的弟子暗掉一声不妙,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驱剑飞扑出来。

    那些本来擒住了野兽的弟子,自然也听到了轰隆一声,就知道大门马上就要关闭了。

    看来,那个帝公子也支撑不住了,众弟子眼神一对视,也顾不得什么野兽,保命要紧。

    也就是一个瞬间,禁地里面的弟子跟蜂回巢一般的从禁地里面冲出来,一个个一脸担心的出来以后就乐了。

    后面还跟着很多弟子,以及接到传音的各宗长老也在最后关头冲了出来,他们也没有把握可以在云涟天禁地闭关百年的。

    眼睁睁看着云涟天禁地关闭,百年一次的试炼正式结束,众弟子脸上或多或少的露出欣慰的表情。

    收获最大且最多的人,怕是帝听风了,他们纪元宗也跟着沾光了,因为此次得到的宝物都是各凭本事,不需要交什么出来的。

    不像上一个百年,五宗还需要交待一下收集了多少宝物,灵草,药材什么的,都需要全部拿出来对一下。

    因为今年不仅仅是五宗弟子之间的试炼,各掌门人和长老之间也一起参加试炼了,他们没道理全部交出来的。

    很多清楚底线的长老和掌门,一个个眼红的看着帝听风,他们家弟子什么没捞着,全部都归纪元宗了。

    帝听风当然知道那些老头眼红自己,就算没有最后的一半秘宝,那些老头且会轻易放过自己。

    谁知道他们在禁地里面的时候,想了多少招把他灭掉的阴损招术,偏他运气好,躲了过去。

    帝听风就懒得去理那些心术不正的修士,偏那些人还非要没事凑上来找死。

    太虞掌门拱着手,冲纪元宗那边乐道:“帝宗主,恭喜恭喜啊!此次怕是你们纪元宗占大头的。”

    帝听风瞥了太虞掌门一眼,这是明显来找茬?还是对分到的宝物不满意,收回一声,淡淡的应道:“嗯。”

    人家既然恭喜你,你又不能说同喜,因为天道宗损失的弟子蛮惨重的,怕是只有太虞掌门拿到的那份秘宝占大头吧!

    既然不能同喜,自然是承认的,加上帝听风本来话就不多,就嗯了一声,其他什么话都懒得说。

    太虞掌门本来还以为帝听风多少会讽刺他一两句,才发现帝听风连讽刺他地心情都没有,心里就更加气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