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四章 给脸不要
    除开太虞掌门那些不要脸的,道虹掌门也挺不要脸的,直接问道:“帝宗主,你们纪元宗毕竟是新宗派,难道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道虹掌门这句话可就有点微妙了,不清楚的,以为道虹掌门是希望纪元宗给点什么好处。

    清楚情况的,怕是都猜到了一点,道虹掌门这是希望帝听风孝敬他们幻仙宗呢!好大脸,还当人家是本宗弟子。

    当初莫不是道虹掌门坚持,帝听风也不至于落到被除宗的地步,现在知道讨好,晚了!

    更何况,道虹掌门哪里是讨好,明显就是以一副前辈压迫晚辈得口气,也不看看人家帝听风境界还比他高些。

    “表示?”帝听风勾了一下唇角,一副上位者看下位者的表情看着道虹掌门,问道:“你们幻仙宗莫非是由你道虹做主的。”

    帝听风不反击是懒得理那些心思有病的人,反击就一针见血,直接把道虹掌门推到了刀尖上。

    莫说道虹掌门之前只不过是幻仙宗的一个小弟子,就算他从幻仙宗建宗立派开始就是掌门,也大不过幻仙宗的元夜祖师去。

    所以,道虹掌门居然不要脸的开口问帝听风要孝敬,真当他姓帝的先祖都玩去了,这么欺负他。

    当年在幻仙宗也就算了,如今帝听风都不是幻仙宗弟子,道虹掌门多大脸,何况人家还是一宗之主,和幻仙宗的元夜祖师一个级别。

    帝听风不开口还好,众修觉得帝听风是该给点什么表示,帝听风话一出口,众修的脸色变了。

    帝听风什么身份,那是和他们家祖师一个级别的身份,他们好意思问人家要表示,岂不是在找虐嘛!

    现场也就无极门的极乐祖师有资格让帝听风表示表示,可惜了,如今极乐祖师还是萧家弟子,得喊帝听风一声少主,级别更低。

    所以呢!想要帝听风表示的修士,还是得回家喊他们的祖师来,人帝听风不一定给表示呢!

    众修倒抽一口冷气,冷眼旁观打算看戏的修士也纷纷别开了头,连和道虹掌门站到一起的修士都移开了位置。

    道虹掌门之前那句话明显是犯了禁忌,莫说帝听风会不会生气,就算帝听风当场灭了道虹掌门,都没有人敢说什么。

    人家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道虹掌门只不过是一宗掌门,和帝听风这个宗主可是差了还几个级别的。

    也不怪帝听风会怼他一句,这明显是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帝听风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纪元宗弟子,他也得立立威风的。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为,任由其他宗这么教训下去,其他宗派的修士怕是都会以为他们纪元宗的弟子好欺负的。

    当然了,不止帝听风一个人有点生气,现场的纪元宗弟子都有点生气,最过的莫过于缔灵,她冷哼一声道:“主人,要不要缔灵去灭了那个垃圾。”

    恐怕人界修士,在缔灵眼里出来帝听风这个主人之外,所有修士都是垃圾,连帝听风身边的人也不例外。

    帝听风笑笑,安抚缔灵道:“你都说人家是个垃圾了,哪用得着你动手,这不是降低你自己的格调嘛!”

    缔灵动不动都狂躁,帝听风心里隐隐不安,这样子真的不会变成一个凶兽,他万一哪天控制不住怎么办?

    被缔灵这么一闹,帝听风的心思立即歪楼,整个担心他们家缔灵会不会变成凶兽去了,心里哪里还有半点道虹掌门的影子。

    “道虹,咱们还是不要和帝宗主唱对戏了吧!”云清掌门和道虹掌门传音一句,不是他怕了,实在是帝听风太凶残。

    换了一般人来,你看他云清掌门怕不怕,主要这个帝听风不是一般人,他们应付不过来的。

    “哼。”道虹掌门冷冷一哼,冷静一下也反应过来,帝听风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他不能用以前他是幻仙宗弟子的口气对付他。

    众修眼观鼻观心,自然猜到了一点,也没有认为是道虹掌门怂了,完全就是他们家元夜祖师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没有了几个老头的干扰,帝听风乐得轻松,清点人数,打算打道回府,他在云涟天禁地待了三个月,早该回去了。

    除了突破元婴中期这一点收获之外,帝听风另外还抓了一只羽化,至于其他宝物什么的,他没兴趣清点,回去让白少帝点就是。

    相信白少帝会非常乐意的,那就是秘宝,就算品阶在差,也比一般的法宝法器强些的,他自然会满意。

    不过,几个老头撤了,另外一个麻烦又招惹上门,原来是练无极他们问关于灵体的事情,毕竟缔灵还是非常管用的。

    练无极作为一个“无法亲自”亲临现场的五宗之一掌门,自然是非常好奇各位寻宝的经历,多少听到了一些关于缔灵的传言。

    所以,练无极为了自己的补偿,缠到了帝听风这里,直接逼问道:“你的灵体怎么祭炼的,可以传授一点经验吗?”

    练无极就是个阵法师,对于那些灵体和灵阵非常感兴趣的,加上一个符纸阵法,他通通感兴趣。

    帝听风直接拒绝道:“不能。”他才不想开口呢,说一句后面肯定是没完没了的。

    也不知练无极这个大块头怎么那么八卦,不愧是风仟景的朋友,连属性都差不多,帝听风真服了他了。

    更何况,不是他不说,练无极问的不单是灵体,而是想打听缔灵,缔灵是能说的吗?当然不能了,何况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缔灵的身份无法解释是其一,缔灵的生世无法透露是其二,缔灵是冰魔和炎魔的共修体是其三,光是这三点,帝听风都不能说出去的。

    “帝公子,你让我教你什么,我从来不私藏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何况,他还亲自带他伴侣修炼阵法来着,这句话练无极没脸说。

    端木锦资质非常好,天赋也高,这才多少年,就把他这个“师傅”比下去了,练无极哪里还有脸说出来。

    帝听风完全不带考虑的拒绝,道:“不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