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五章 谁笑你了
    “他不会。”白少帝忍着笑意,抿了一下嘴,接着才道:“他就只会炸丹房”

    “什么什么?”白慕容好奇心肆起,赶紧凑到白少帝跟前问过明白。

    “就是说!嗯……”

    白少帝眉头忍笑微微皱起,憋着笑意道:“他进炼丹房就炸一回,你敢让他炼丹,他就一定敢炸了纪元宗的炼丹室。”

    “噗!哈哈哈……”众修愣了一秒后,噗笑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这不是嘲笑帝听风的意思,而是觉得这完全就是他们家宗主的一个萌点。

    进炼丹房就炸一回,在幻仙宗的时候究竟是怎么过去的,听幻仙宗弟子说,帝听风貌似还挺受宠的。

    如果帝听风是个啥都不会的主儿,炉青真人应该没必要对这个弟子那么上心吧!还收为亲传弟子。

    亲传啊!不是一般资质弟子就可以被收为亲传弟子的,看来帝听风炼丹的天赋还是有的。

    就是炸丹房,额……这个嘛!这个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因为它无法解释,貌似帝听风自己也解释不了。

    笑屁!帝听风心里诽谤众人一句,面上却是不显,因为他知道,他越是解释,就越是抹黑自己。

    那白少帝好不容易抓住了帝听风的一个弱点,且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去,肯定是榨压干净在说的。

    帝听风可不是有一种被人劳隶的觉悟嘛!所以,白少帝这会儿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帝听风一句都懒得反驳。

    公输玲珑笑得捂着肚子,抚去眼角的泪花,笑说一句道:“宗主,你也太可爱了。”

    真没见过这么可爱的人,实力摆在那里,天赋在这里,为什么偏偏炼丹就遇到难题了?

    白慕容接着附和一句,道:“可不是嘛!想不到什么都完成得非常完美的宗主,居然不会炼丹。”

    “不会炼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司马千千不以为然,接着道:“我们几个,有几个会炼丹的。”

    貌似一个都不会吧!白少帝应该会一点,不过,若是叫白少帝发展炼丹方面,他肯定是千百个不愿意的。

    至于其余几个,他们就算想成为炼丹师,也没有那个天赋的,不然谁还会嫌弃自身多有一技之长的。

    “那是,咱们虽然不会炼丹,做其他事情也不妨碍的,纪元宗没规定长老个个会炼丹的。”

    “亏得咱们宗主不是万项全能,不然还叫咱们怎么活,肯定会被妒忌死。”

    “是的呢!谁能和宗主这个变,态资质比,他根本基本上人好不好。”

    “辛亏帝公子是咱们纪元宗的宗主,若是变成别家宗主,够咱们和一壶了。”

    “可不是,外面不知多少宗派的弟子羡慕咱们纪元宗的长老,还说什么咱们这辈子闯大运了。”

    “哈哈哈,可不就是这样,遇到宗主,咱们才渐渐好起来的,相信咱们纪元宗肯定总得更远的。”

    以白慕容为首,几个长老你一言我一句的讲究起来,倒是把帝听风这个主角抛到一边,连他刚才问了什么问题都忘了。

    “你们几个够了。”帝听风无语的瞪了一个众长老,道:“你们就是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有这个空闲说闲话,倒不如出门给他带几个炼丹师回来,正好他们纪元宗最缺的就是炼丹师。

    因为端木锦可以布置阵法,纪元宗倒无所谓阵法师,若是真的缺阵法,还可以去无极门借几个弟子过来的。

    司马千千的魔功,纪元宗对魔修魔功感兴趣的,可以拜在司马千千那里学习魔功的,反正都是他们家自己的,学什么不是学。

    白慕容可以教导妖术,比较他是灵狐一族,妖术主变幻,加上他身边的龙鳞兽也属于半个妖族,教导部分弟子没大问题。

    公输玲珑则专门负责物质问题,弟子方面,他可以有,也可以不需要,反正公输家族不会缺人就是。

    萧灵霄则可以带领弟子修炼法术,主管修炼,这些帝听风也可以全权不管的,由萧灵霄说了算。

    白少帝则就是六人的大主管,他什么都可以教导,除了细节方面,什么都会一点,教导一些新入门弟子,根本就是大材小用。

    这么一合计下来,纪元宗可不就是很缺炼丹弟子嘛!所以呢!帝听风心里就老是惦记着,上哪儿去撸一个炼丹师回来。

    要知道,他们纪元宗虽然不缺物质,到时候若是少了炼丹师,他们宗的丹药肯定得上其他宗派买去。

    眼下还有李子恒给帝听风打掩护,从幻仙宗帮忙带一点丹药出来给他,只要帝听风自己出药材和灵草就是。

    倘若一直这么下去,李子恒哪天归西,帝听风他们自然没办法继续从幻仙宗捞好处的。

    所以,纪元宗的炼丹师必须要有一位,之前没有是一时之间没想起来,这会儿想起来了,帝听风就先是了,免得到时候众长老怪他没考虑好。

    端木锦看着帝听风一副炸毛的模样,捂嘴轻笑一声,小声道:“他们都说笑呢!”也就是让帝听风不要当真。

    帝听风抿了抿嘴,他自然知道这些人好不容易抓到自己一个弱点,肯定会大笑一番,也没什么值得生气的,他确实不会炼丹,也的确炸了几次炼丹房。

    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这些人这么好意思嘲笑一个孩子,十来岁可不就是个孩子么?

    “我无碍。”帝听风对端木锦无奈摇头,接着道:“反正让他们笑一回也少不了几斤肉,爱笑就笑呗。”

    帝听风话里多少带点威胁的余味,不过,大家都在玩笑,也没有人当真,帝听风对他们的威胁也不少,早习惯了。

    “谁笑你了。”白少帝慎帝听风一眼,道:“本宗说的可不是事实,难道你还不准别人笑了。”

    确实,司马千千他们就只当一个娱乐消遣,自然没有人把帝听风不会炼丹,且炸了炼丹房的事情当成笑源的。

    众长老表示,他们不想红颜薄命,娱乐笑笑就算了,这件事肯定不会拿出去说的,只是他们长老之间的小秘密。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