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做不到啊
    千羽落可不想当什么大圣人,看病不收钱,他又不是大圣人,哪里有那么多药让他败的,他们千家也不是大圣堂,还出资让他瞎搞的。

    “随口,叫你随便随口。”司马千千轻哼一声,也不继续拍千羽落了,道:“赶紧先治人,诊费什么的,最后在说,肯定是少不了你的。”

    莫说帝听风不会亏待了千羽落,作为他得好友兼死党,司马千千都不能亏待了千羽落出一次手的机会。

    “好吧!我先救人,至于诊费,帝公子的人,在我这里都是免费的。”千羽落卖司马千千一个好,还给了帝听风面子。

    司马千千早就迫不及待,待千羽落应下救人,就直接把人拽去星白的房间,里面只剩下夜未央一个人。

    毕竟是夜未央把人带回来的,他多少有点担心,才会一直守着,本来说男女授受不亲,准备让端木锦来守的。

    偏端木锦那边伤了元气,这会儿正养着,帝听风哪里舍得让她累着,才叫夜未央继续守着星白的。

    至于其他想过来守着美人的男修,都被帝听风撵出去的,懂不懂女授受不亲啊!居然还想过来守着人家。

    夜未央对帝听风不当自己是男修看已经非常无语了,又遇到他把自己当成女修对待,莫不是情况有点急,夜未央肯定会找帝听风般识一番。

    千羽落先查看一下星白的身体情况,见先前有人控制住了他的内伤,心里疑惑,其人手段非常隐蔽,该不会是圣手医仙才对。

    疑惑归疑惑,只要是对人好的,不是害人的东西,千羽落都不会深究的,反正也不管他事,他的本命就是救人即可。

    替星白把了一回脉,千羽落已经大致弄清了星白的身体情况,取出一叠拇指长的银针来。

    星白体内积了很多血,一般医仙怕是查不出来的,亏得千羽落遇到这方面的病症比较多,多查看几回就清楚了。

    “劳烦,帮把手。”千羽落冲夜未央招招手,毕竟房间里除了他这个医仙,就只剩下夜未央一个人,不利用他用谁去。

    司马千千那货把人拽进房间以后就撤了,连千羽化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回头就只看见夜未央站在背后。

    夜未央见千羽落叫自己,赶紧凑上去,瞄见那么多银针,头皮都发麻了。

    夜未央凑过去,冲千羽落拱了一下手,问道:“千公子,何事需要我帮忙的。”

    夜未央如此上道,千羽落到省了一番解释,指着床上躺着的星白,吩咐道:“将人的衣服褪下。”

    “啊!”一听到这个吩咐,夜未央惊讶的啊一声,他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千羽落居然叫他脱星白的衣服。

    “啊什么啊!赶紧的啊!”千羽落平时看起来虽然是个温和派,一但他进入救死扶伤的状态时,就会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可是……”夜未央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不是他没胆子脱,实在是这样做,对星白的声誉不好的。

    “哎!你脸红什么哎!”千羽落鄙视的瞪了夜未央一眼,道:“都老夫老妻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是,我说你也不至于护得这么严吧!”

    不等夜未央回答,千羽落继续道:“我可告诉你啊!医者无性别,你以为我想看啊!还不是没办法。”

    千羽落这么一叨叨,夜未央的脸涨得更红,眼睛都不敢看床上躺着的星白。

    虽然说星白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加上她现在重伤,遇到医仙也避不可免,他一个外人,不至于脱一个女修的衣服吧!

    千羽落自己还不是一个未结亲的单身医仙,如果不是学了医道,他也不至于专门去扒没有伴侣的女修的衣服的。

    “不是,是我……”夜未央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人家医仙那么着急星白的伤势,他倒是扭捏上了,矫情。

    “我什么我,赶紧的啊!”千羽落是真着急,虽然星白不至于丧命,体内的淤毒不除,还是会毁了她的身体的。

    夜未央一直摇头,见千羽落又准备吼人,赶紧道:“我做不到啊!”

    夜未央简直都要哭了好吧!别说星白伤了,就是星白以后都这样了,她心里也肯定不愿被陌生人看见身体的。

    “你说什么?”千羽落手里排着一排的银针,且上面都抹好了解药,就等着插,进星白的身体里。

    结果呢!夜未央那货居然怂了,不敢趴人家衣服,只会在旁边脸红脸红,然后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跟别人欺负了他似的。

    “星白道友她不是我伴侣,我……我没办法帮你。”夜未央纠结一脸的告诉千羽落这个问题。

    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他不是星白的伴侣,并不是不敢帮忙脱,衣服,而是脱了以后怎么办?他不能不对人家女孩子负责吧!

    “……”千羽落愣了一下,他倒是第一次见这种有便宜还不占的修士,不对,帝听风也算一个。

    不过,两者不占便宜的地方完全不同,如果房间里现在待着的是帝听风,他肯定会二话不说就挑开星白的衣服的。

    原因非常简单,救人要紧,至于什么女授受不亲啥的,不好意思,帝听风脑子里没有这方面的认知。

    “不是伴侣就不能帮忙脱了。”千羽落瞪夜未央一眼,继续道:“难道你认为这位病人可以自己脱衣服让我扎针?”

    好吧!千羽落脑子有点短路,他就应该先把床上的病人扒光在摆弄银针的,这会儿都抹上药了,真没办法丢手不管的。

    夜未央内心还是有点纠结,毕竟他心里很清楚,星白喜欢的人是谁,他可不敢保证星白得知自己扒了她衣服以后,还会给自己好脸色。

    夜未央打着商量问道:“千公子,可以容我换一个道兄进来吗?”

    “废话。”千羽落直接吼了一声,道:“救人如救火,若遇到的都是像你这么矫情的男人,死去的修者怕是数不胜数的。”

    虽然千羽落这么说有点夸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医者都是不分性别的,救死扶伤的时候,谁还管病人是男是女。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