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作就不会死
    “千千,不作死就不会死,你可别玩大发了,到时候宗主盯着你,可不许找我帮忙的。”

    白慕容吓唬司马千千一句,他还不相信用帝听风的名头,还压制不住司马千千。

    果然,司马千千一听帝听风知道后,就自各脑补一堆有的没的,闷哼一声道:“好了,我不闹就是了。”

    司马千千虽然应口不闹了,下一秒就给夜未央传音道:“夜兄,你有没有觉得宗主实际上是想撮合你和星白仙子啊!”

    夜未央见过不老实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老实的,明面上不能言,就改从暗道,这个司马千千也真是个妙人。

    夜未央给了司马千千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得不传音一句道:“司马道友,慎言。”

    调侃他就罢了,怎么还把帝听风给捎上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星白对帝听风有意思,可惜人家压根没察觉出来,还到处拉谋。

    夜未央觉得帝听风也是个妙人,眼里压根就没有什么美人存在,就好像他眼里只装得下端木锦这个伴侣。

    “哎呀呀!夜道友,连你也不愿意和我多说话,可真叫人伤心。”司马千千抱怨一句,那表情就跟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灵石似的。

    连白慕容这个短缺都觉得司马千千不同之处,何况还是萧灵霄,在看夜未央的脸色,就知道这司马长老刚才肯定没闲着。

    司马千千的抱怨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作为一个仙宗的魔修,他的身份本来就挺尴尬的,那些小喽啰的弟子就算了。

    在纪元宗高层之位,就论几个长老之间,大家多少顾及司马千千是个魔修的事实,看在帝听风面上才给他几分脸色。

    平时的话,压根就没有那个长老甩司马千千的,就白慕容这个妖修会多少照顾司马千千一点。

    毕竟,妖修和魔修虽然差别非常大,两人的身份在纪元宗这个修仙之地着实尴尬了一把。

    白慕容借着上回,司马千千在云涟天禁地不告诉他实话的理由,硬是冷了他好些天。

    两人虽然关系没有什么变化,白慕容多少不怎么带司马千千玩了,打算多冷他一段日子。

    谁知仅仅如此,就让司马千千抱怨上了,总觉得自己老是不排挤的那一个,心里非常委屈。

    “司马长老,你就不要给宗主惹麻烦了吧!”萧灵霄就知道司马千千是个不安分的。

    夜未央作为帝听风的客人,自然就是整个纪元宗的客人,司马千千什么眼力见,如果惹了夜未央,肯定给纪元宗丢脸的。

    “萧长老,司马长老他并没有说些什么。”夜未央不打算和司马千千磨蹭,直接说道:“他不过抱怨我不想和他说话而已。”

    夜未央也不点明,他当初在高月宗的时候,也没少受同门排挤,总觉得他这个殿主就是多余的,上下都不讨好。

    看司马千千那可怜见的,加上他是一个魔修的身份,夜未央也不难理解他被人排挤的下场。

    恐怕不是有帝听风护着,纪元宗几个长老肯定不会拿司马千千当回事吧!

    “这……”萧灵霄瞬间息菜,他也不是想教训司马千千一顿,毕竟两人的身份差不多,他也没有那个资格管司马千千。

    说到底,萧灵霄资质天赋虽然在众人面前很高,在纪元宗长老面前,那还真是不够看的。

    如果不是他是萧家旁系,帝听风会重用他?开什么玩笑,帝听风才不会放一个有可能取代自己位置的萧家旁系在身边。

    不过,为了安抚萧家众多弟子,帝听风只能这么安排,也庆幸萧灵霄不是白眼狼,没有给他拖后腿,不然他还得重新便宜一个萧家弟子起来。

    萧灵霄非常识时务,他清楚自己的点在哪儿,也非常清楚帝听风并没有把他当成过命的兄弟看待,仅仅只承认了他是萧家弟子的身份而已。

    如果不是萧灵霄拥有一个萧家旁系的身份,他在纪元宗,可能比司马千千混的还不如。

    毕竟人家背后站着的是帝听风,就算司马千千是个魔修,那又如何,人家能够讨得宗主庇护,谁人敢在背后乱说什么。

    “夜兄,千千本性不坏,就是偶尔有点小孩子心性罢了,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白慕容赶紧跳出来替司马千千说一句话,不然的话,司马千千可不就拉一回仇恨了嘛!

    萧灵霄怎么着都算萧家弟子的正统,话语权自然比司马千千这个魔修重的,拉了萧灵霄的仇恨值,司马千千怕是往后都不会太平。

    “白兄哪里的话,如司马道友这样心性的弟子,我高月宗多的是呢!”

    夜未央一下子就和白慕容换了称呼,竟比之前还有亲密一些,惹得司马千千心里一阵不快,转又想着,白慕容这么讨好夜未央都是为了自己,心里也就舒坦了。

    “哈哈哈!”白慕容哈哈大笑一声,道:“那真是辛苦你了。”

    谁都知道,小孩子难哄,业务身边还有几个围着,可不是非常辛苦嘛!也只有白慕容能够体会这种神烦的心境。

    白慕容平时虽然好奇心重,至少他不小孩子,顶多为了知道答案磨人一点,却从来不耍小孩子脾气。

    司马千千就不一样了,他平时看起来虽然非常稳定,实际上他暗地里非常的小孩子,也只有熟悉他的人才清楚。

    难怪帝听风一点都不介意司马千千是个魔修的身份,敢情人家是看中了司马千千这孩子心性,想必不会坏事。

    夜未央淡笑一声,眼神瞥了一眼旁边的司马千千,意有所指道:“彼此彼此。”

    白慕容嘿嘿一乐,传音道:“嘿嘿,倒是添了几分乐趣。”

    人每天都无聊死,像白慕容这种好奇心大,在家关不住的人,不找人逗逗那就不叫过日子。

    虽然一开始是好玩,后面则成了一种习惯,白慕容一天不逗司马千千一回,他就浑身不舒服。

    “那倒也是,白兄倒也是个妙人,哈哈哈。”夜未央接着给白慕容传音一句,看着司马千千,突然间大笑起来。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