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小子和老头
    不,应该说一般人还真见不得天蚕大师的面的,比较佛家和他们仙道不是本宗,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的。

    帝听风对那些投过来的佩服的眼神如若无视,谁知道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个臭老头坑来,两人还打了一架。

    如果不是天蚕大师的过程心酸了一点,帝听风早就回来了,哪里会在半到耽搁那么久,都快一个月才回到自家门口。

    想到这一点,帝听风不禁给了天蚕大师一个幽怨的眼神天蚕大师只觉得背后一凉,什么话都闭口不言了。

    他可没有忘记,帝听风一两手功夫,就把他的法相破坏得七零八落的,如果他继续反抗,说不定帝听风会让他重新来一次的。

    天蚕大师虽然平时不怎么识时务,关键时刻还是挺识时务的,没有和帝听风硬碰硬,最终吃亏的还不是他。

    真把这个小魔头惹毛了,到时候为他做牛做马,恐怕都讨不得帝听风一句好话的。

    天蚕大师心里同时非常疑惑,只不过短短几十载,帝小子那身雄厚的实力究竟从哪里学来的。

    要知道,两人几十年前从打了一架,虽然说不至于伤了元气,至少也需要一点时间恢复的吧!

    天蚕大师这边刚刚恢复到平时的颠峰状态,没想到帝听风居然进阶那么大一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也不怪天蚕大师气不过,冲上去找不愉快了。

    帝听风也实在,清楚有些人你不把他打服帖了,他心里是从来都会低看你一等的。

    天蚕大师虽然清高得跟真佛似的,凡人该有的小心思还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为何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的地方。

    除了纪元宗的各位,其他修士对天蚕大师也是非常尊重的,虽然他们不修佛,至少敬佛。

    “帝小子,没想到你连佛道都沾染上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咎响起,惹得众修一脸不快的看了过去。

    就看见了一个打扮得普普通通的青年嘴巴正一张一合的,而且,众修听得非常清楚,前面那句帝小子。

    要知道整个九州大陆,不说所有人,基本上九州修士都尊称帝听风一个帝公子的,这人突然来一句帝小子,也难怪众修没有好脸色。

    剑流沙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眼睛引过来了,心里无语了一下,给了帝听风一个“不关我事”的眼神。

    不错的,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修,既是大金国的国师剑流沙,也是人界屈指少数的元神期大能者。

    剑流沙是得到帝听风的千里传音特意过来看看情况的,他自然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见帝听风周围有陌生人,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

    没错,看起来普通,长得普通,甚至连修为境界都是普普通通的元婴初期,堪堪称得上刚刚突破元婴期的模样。

    不过,令众修奇怪的是,此人身上的境界虽然看起来是元婴初期,却隐隐约约给他们一种无法查探的压迫感。

    哪怕是某个人不小心多看其两眼,就回不一股强大的气势压迫回来,然后在看过去,气息就回和先前的不一样。

    众修活了几百年,哪里会不知道修真界的一点小手段,隐藏修为嘛!谁都会的把戏,所以,没有人愿意当那个出头鸟的。

    只是,剑流沙一句帝小子一出来,众修心里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他们觉得此人冒犯了他们心里尊重的帝公子。

    小子,也就那些修为低,或者是被师尊喊出来的,哪里可以任一个同阶的修士这么喊,太掉价了。

    不管众修心里怎么想,帝听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已经被剑流沙叫习惯了,应该说被续命小时候就这么叫起来的。

    所以,帝听风被人喊小子时,心里接受得非常快,一点抵触都没有就妥协了,不过就是换了一个人这么喊,他不介意的。

    “听风,这人是?”白少帝意识到眼前那人不简单,修士灵敏的直觉令他心生敬畏,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些。

    “哦!那个臭老头啊!”帝听风语气表现得和剑流沙非常熟,接着道:“他是大金国的国师。”

    至于名字,帝听风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介绍了吧!毕竟,除了大金国皇室,没有人会记得他们家国师的名讳。

    两千多岁的老怪物,九州大陆上的修士哪里有那么多人,肯定是不会觉得剑流沙三个字的,他只能被谱写进历史里。

    纵然灵域五宗有其二宗建宗立派一千多年,其宗内的祖师也不过千余岁数,和剑流沙这个双千年的老怪物压根不能比。

    “什么?老头?”剑流沙非常建议帝听风喊他老头,自己也不想想,他喊帝听风小子时的语气有多为老不尊。

    帝听风直接把人归类与续命一派,所以剑流沙理所当然的变成了帝听风口中的另一个老头。

    “不然你以为自己很年轻!”帝听风横他一眼,接着道:“没喊你出来老怪物就是客气的了。”

    噗!老怪物,剑流沙被帝听风一句话戳得喷血,这小子说话还是那么气人,早知道就不出关过来凑热闹好了。

    纪元宗各位长老只觉得他们家宗主补刀补得漂亮,对付这种嘴巴上喜欢占便宜的人,就一个嘴毒一点的。

    白少帝站出来打圆场,道:“你好,国师大人,我们家宗主有点顽皮,希望你不要介意。”

    白少帝怎么着都是打小就认识帝听风的,清楚他这个人有所顾虑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既然他没有把其名字说出口,就知道是不能问的秘密,或者说帝听风不想这个人的名字被外宗的人知晓。

    “无碍。”剑流沙大方一笑,道:“我们俩闹习惯了,正如我喊他帝小子一样,他喜欢喊我臭老头,你们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白少帝脸色僵了一下,拜托,你们俩之间的恶趣味就不要到处说了好吗?还以为有多好笑似的,还好意思叫他们不要大惊小怪,他们都差点上手了好不好?

    “呵呵!国师大人不介意就好。”白少帝陪着笑一声,并且狠狠地瞪一眼帝听风,让其收敛一点。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