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忍不住想炸毁
    帝听风和剑流沙安排好几个跟班后,两人对视一眼,一人往灵植皇室去,一人则专门找禁地。

    帝听风对皇族什么的压根不感兴趣,当然也不熟悉,自然是他跑禁地这边的,同时和注意着周边的禁制。

    帝听风选的是周边,压根没有往中心去,反正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小喽啰的样子,肯定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

    可惜帝听风还是太高估了灵植人的下限,他伪装得丑得自己都不敢看,却还是被某个色,心大胆的灵植人看上了。

    帝听风若是知道会遇到这种无辜的麻烦,他肯定会不介意多寻摸一块破布把自己这张自己无法看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

    “哎!那个那个……你给本公子等等!”

    帝听风刚刚越过一辆类似马车的车,只不过,拉车的不是马,而是一种长得像驴子的野兽,浑身绿茵茵的,看起来有点晃眼。

    若换了平时,帝听风肯定是甩都不甩那人的,偏他现在是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平凡人,哪里敢违抗这马车内的主人。

    马车上立即钻出来一位看起来达官贵人的公子哥,那模样依旧不敢恭维,却比一般的灵植人看起来顺眼得多。

    公子哥看见帝听风的第一眼,眼前一亮,居然不顾身份的跳下马车,然后仔细打量起帝听风来。

    帝听风虽然经常无视别人的眼神贴到自己身上,也受不了这种异常眼光的,冷冰冰的问一句道:“找我何事?”

    “当然有事了。”公子哥完全不介意帝听风的冷淡,美人总会有几分特权的嘛!

    “说。”没事滚!帝听风又是一句冷冰冰的话,连个正眼都懒得看眼前这个公子哥。

    此人一看就是被家里惯坏了的,一脸横肉配纨绔子弟无异,且还有点“好”色,帝听风初步断定就是如此。

    虽然说他不是女子吧!作为男子遇到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更气愤吗?

    可惜,帝听风都没来得及动作,公子哥的护卫立即冲出来百八十个,把帝听风围得个水泄不通。

    帝听风心里无语得紧,这货是打算强抢民女,呸,民男了么?而且,这些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刚才公子哥马车旁边,可不是从跟着五六人的样子么?一下子冲出来那么多人,不知道,还以为他冲撞了这个公子哥呢!

    公子哥自然是担心帝听风给跑了,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后手,手一招,四面八方的灵植人立即围了上来。

    换了平时,帝听风肯定一巴掌出去,雷兽直接把他周围炸个稀巴烂的,偏他现在是来卧底来的。

    如果他这边一暴露,剑流沙他们同样会暴露,细查一番,司马千千必定也瞒不住的。

    帝听风咬咬牙,忍了,为了不第一天混进灵植大陆闹得个出师不捷,他且先忍着吧!

    帝听风冷冰冰的任由公子哥的人把自己“请”上马车,和公子哥面对面的坐下,暗里早就给慕陵他们去了一道传音秘术。

    帝听风后悔没有把缔灵带出来了,他现在想秘密联系个人都不行,只能打算先跟着这个公子哥去看看情况在说。

    看这个的扮相,以及周围那些灵植人对他的恭敬度,应该身份不会低的,到时候半夜把人做了就是。

    帝听风一点儿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敢得罪他,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这公子哥必定活不长久的。

    可惜眼前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不然暴露了就得不偿失了,既然一开始就受了气,就留到最后在爆发吧!

    帝听风没想到的是,缠上他的公子哥居然是灵植人皇族的一位皇子,只因是个普通人,皇室才没有过分管太多,什么都由着他来。

    皇族也没有嫌弃他那无法修炼的身子,好像皇子身体越弱,皇族就越是喜欢一样,在位的那位也对这个皇子比较满意,但凡他提什么要求都会答应。

    公子哥第一时间就是带着帝听风会皇宫,非要他老子给自己做主,想要纳帝听风王皇妃。

    帝听风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气笑了,恨不能抛两个雷兽干脆把整个灵植皇族的宫殿都炸了。

    不等帝听风有所动作,他脑子里得到一句惊呼的声音,他感应了一下,才知道剑流沙原来也在宫殿的某处

    “咦,帝小子,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说去禁地那边吗?”剑流沙见刚刚和自己分开的帝听风也跟来了皇族这边,好奇的传音一句。

    帝听风身上的气息与众不同,即使是他隐藏了自己,以剑流沙的境界,还是可以感应得出来的。

    帝听风透过重重厚的宫墙,果然在另外一处地方看见了剑流沙,此时,他眼前正端正坐着一个小孩子。

    帝听风解释一句,传音道:“遇到个神经病,赶紧把我捞走,我现在这个伪装的身份暴露了,以后不能在用。”

    大感剑流沙的行为,帝听风忍不住开口问一句,继续传音道:“那个孩子是谁?你不是来皇宫了解情况吗?”

    这找个小孩子怎么理解情况,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剑流沙真的不是来搞笑的。

    剑流沙用不着看帝听风的表情,就猜到他心里肯定是这笑话自己的选择不对。

    “此子是皇族的最后一个小皇子,他虽然不清楚灵植族想干什么,却还是可以提供很多有用的事实的。”

    孩子是最不会说谎的,且皇族应该也没有对这个孩子隐瞒什么事的习惯,作为皇族的最后一位皇子,他身份肯定是不简单的。

    灵植族皇位上的那位看起来非常年轻,不可能生不出孩子了吧?一定是被什么牵制住的。

    “随便你,赶紧过来帮个忙把我弄走,我怕自己忍不住想炸了这个皇族的地盘。”

    帝听风懒得去管剑流沙然后探取情报的,他得想办法稳住那个该死的皇子,不要让自己变成名正言顺的皇子妃就好。

    如果这件事传回纪元宗,纪元宗弟子怎么想他,端木锦怎么想他,帝听风想到这一点就烦躁得想炸了皇宫。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