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萧家长老
    可惜的是,萧家长老太低估帝听风的控制力了,见其一句话不说,手一招,一把巨剑就凭空出现横跨到他手里,势有下一秒就砍掉“萧灵霄”的头的架势。

    “劝你识相一点,有什么阴谋诡计还是尽快招了,咱们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白慕容最喜欢审问了,用不着帝听风他们解释什么,自然就清楚这个“萧灵霄”的身份有问题。

    帝听风可从来不会冤枉自己的任何一个属下,除非那人身份有问题,或者是背叛了纪元宗的弟子。

    “我不明白宗主什么意思,你们要我招什么?”伪装的老者这句话漏洞百出,实际上他也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暴露了。

    不过,活了数百年,老者的脸皮和他得岁数一样不要脸,自然是不会轻易承认的。

    “澎!”的一声巨响,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了去。

    帝听风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一剑强挑刺过去,砍到了萧灵霄头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伪装萧灵霄的老者更是想不到,帝听风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幸亏自己早就防备着,才没有中招。

    尽管老者闪得快,还是被巨剑伤了些,他得左肩外侧处被擦到一点,流了些血出来,鲜血立即渗透部分紫色的袍子。

    老者的面部有点扭曲,尽管他还是萧灵霄的模样,气息却有了变化,一开始还懵逼的各殿殿主,这小子终于反应过来。

    他们就说吧!宗主不可能拿剑对着自己人,肯定是萧长老身份有问题才会变成这样,没想到单就一次攻击,此人就露馅了。

    帝听风够霸气够狂拽的,居然用这么直接的部分逼迫伪装的人露出破绽。

    这要是换了任何一个人,肯定一开始就是不露痕迹的寻找蛛丝马迹,等到证据确凿,才会站出来指证对方吧!

    不得不说帝听风这个办法直接又大胆,却也非常凶险和惊心动魄,一般人压根就想不出来这个硬办法。

    老者依旧不死心,自认为自己的伪装术良好,还没有被人识破,却不知纪元宗的修士个个都是人精。

    早就在帝听风动怒的那一刻,老者的身份就已经曝光了,哪里还用得着其他证据,帝听风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宗主,你这是要屈打成招吗?”萧灵霄侧了个身,伸手治疗了一下左肩的血,仰着脖子用了些威压说出这句话。

    果然,老者话一出口,萧家旁系弟子这边就闹腾起来,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反正就是骂帝听风或者骂纪元宗甚至其他弟子的。

    帝听风对于这些人言向来都是不介意的,不过,今天他却要好好的观察一下,究竟是谁在背后给萧灵霄拖后腿。

    很快,帝听风就发现了一片骂声中心伪装了自己的萧玉鸣以及萧丛非,他记得这两个萧家旁系弟子是萧灵霄的副手。

    就类似于他和白少帝这样的关系,萧灵霄来不及处理的事情,一般都会交给萧玉鸣和萧丛非两人处理。

    帝听风自认自己一直待人冷淡却也不薄,没想到有些畜生就是养不家的,临了还得折回来咬你一口。

    让你生气都生不起来,因为根本就没必要和不值得浪费表情的人生气,太掉价。

    帝听风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冷冷的往伪装了自己的萧玉鸣和萧丛非的地方瞥了一眼。

    尽管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萧玉鸣和萧丛非两人还是觉得背后发冷,帝听风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不会特意给两人一个眼神的。

    两人顿时心里觉得有点后悔,他们利用萧灵霄的名头对外四处召集萧家旁系弟子,实际上只不过是为了替他们萧家旁系找一个靠山。

    而帝听风就是那个冤大头,他不仅有人脉,更是有借宝阁这样的拍卖场所,而且还不止一个整个九州大陆都有。

    萧玉鸣和萧丛非数十年前就隐藏在萧灵霄身边,一直都努力着,尽力把自己伪装成一副无害的样子。

    帝听风自然不会去管这些属下,自然是全权交给萧灵霄管,所以,两人只管取得萧灵霄的信任就好。

    而被卖了还替人数钱的萧灵霄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得力族人会这么对待自己,只到他陷入了生死之间才反悟过来。

    帝听风冷冰冰的给了伪装的萧灵霄一个不屑的眼神,一字一句道:“灵霄从来只叫我少主。”

    当然了,帝听风这句话说得也不全对,重要场合,萧灵霄还是会喊帝听风为宗主的,只不过喊得比较少罢了。

    老者却没想到,自己苦苦死撑的局,被帝听风一句话就拉回了正常的局面,这下子,他不是真正的萧灵霄这件事,可以说是曝光了。

    帝听风犹如看蝼蚁一半的眼神藐视着老者,戏谑道:“还用得着我提醒你么?萧家长老!”

    帝听风刻意加深萧家长老四个字,为的就是提醒他不是纪元宗萧长老的事实,同时也算警告,纪元宗的萧长老,除了萧灵霄,谁都不行。

    “哈哈哈!”老者见自己在也伪装不下去,也用不着继续装了,反而顶着萧灵霄的那张脸哈哈大笑起来。

    那模样要多阴险就有多阴险,要多阴森就有多阴森,叫人看起来非常不舒服,毕竟老者的作风可算是在侮辱他们的萧长老。

    “小子,没想到你观察得还不错嘛!”老者说完这句话,伸手往自己的脸色抓了一把,很快就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

    面具下,露出一张和萧灵霄有四五分相似的脸来,只不过比较萧灵霄的青年才俊,老者的脸更阴柔更成熟。

    “呵!”

    帝听风冷冰冰呵一声,他总不至于和老者说一句谢谢夸奖吧!这有什么好夸奖的,被一个阴险小人夸奖,帝听风会觉得恶心。

    帝听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再一次重复之前的话,问道:“灵霄在哪里?”

    “你问我啊?”老者露出一副得意的笑意,随后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人在哪里啊!哈哈哈!”老者笑得有多大声,那笑意就有多狂妄不羁。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