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非凡又出现了
    如果不是自己太过仁慈,又且会被族人背叛,还险些害了纪元宗,如果帝听风他们没有那个实力,自己岂不是成了个大罪人。

    如果帝听风他们一开始就放弃了萧灵霄,他说不定早就死了,哪里还有活着回来的机会,萧灵霄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问题。

    “对不起。”

    千言万语,全部都归于一个对不起,萧灵霄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错得差点毁了所有。

    帝听风笑了摇头,安慰道:“说什么呢!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不用担心,我们会处理好。”

    萧灵霄也笑了,呲牙道:“多谢宗主。”

    帝听风并没有在萧灵霄主殿久留,安慰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其他几个长老也都亲自去慰问一遍。

    现在情况有点急,他们不能一直守卫着萧灵霄,平时也就罢了,现在九州大陆都要和灵植大陆开战了,他们哪里还有时间浪费。

    帝听风等人想不明白,灵植修士怎么会那么快想要和他们九州修士开战,如果想到的话,他们几个知道内情的恐怕得吐血死。

    原因自然是出在灵植小皇子身上,非凡拥有人族血脉,他并不是灵植族的纯血脉,而是灵植皇和一个人族普通女子的产物。

    非凡在九州大陆待久了,体内属于灵植大陆的气息越来越少,就连长相也都越来越接近九州大陆的人。

    本来就是一个萌萌的灵植小皇子,现在变成人族的模样,看起来更加软萌好看了。

    非凡也是一个奇葩,他被帝听风丢回灵植修士手里之后,并没有安生的等待被送回去,反而千方百计想着逃跑。

    加上他得模样越来越人族化,最后真的叫他给蒙混过去了,居然跟着一些普通弟子逃往大三元。

    路上那些普通老人见一个小孩子独自一个人跟着他们大人逃跑,产生了同情心,一路扶持着他,竟也没有饿死。

    三个多月的奔逃时间,路上没吃的喝的,全靠一些老人的同情心撑日子,非凡居也忍了下来。

    看来,他一心想要拜帝听风为师的话不是说假的,所以,当非凡浑身都是污垢,还沾着些血站到纪元宗门口时,当真有点感动到帝听风。

    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历经千山万水,不好容易活着到达大三元,第一件事就是到纪元宗找帝听风拜师。

    如果非凡一开始没有怎么说,想必纪元宗弟子也不会理他,实在是和一个普通大人混在一起的人,也只会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不过,听了非凡一口一个拜师,拜的还是帝听风时,纪元宗弟子即使是不愿相信,也不能把人得罪死了。

    万一宗主和这个普通凡人有缘呢!他们一开始把人得罪了,将来这个孩子成为了宗主的嫡亲弟子,他们可就惨了。

    所以,当非凡把纪元宗守卫弟子带给寂司空带去帝听风面前时,帝听风内心有点纠结,还有一丁点感动。

    帝听风眼眉一跳一跳的,开口就质问一句,道:“你怎么来了?”

    一般人可能还记不住这个模样完全变了的小孩子是谁,帝听风专门靠气息认人的,纵然一个人的模样改变,气息改变,本质还是不会变的。

    非凡眼睛一亮,师傅果然还记得自己,当下就朝帝听风跪下,口中直呼,道:“师傅,弟子终于找到你了。”

    遇到这么一个小不要脸的孩子,帝听风嘴角一抽拿人没办法,又不能上手,万一一不小心拍成肉渣了呢!

    帝听风咬着牙,瞪一眼非凡,又问道:“我问你来干嘛?”

    “拜师啊!”干嘛?非凡抬头直视着帝听风,在他眼里,帝听风一丁点都不可怕,完全吓不到他,谁叫他还是一个孩子呢!

    大人对小孩子都会有几分容忍,即使是被人称为魔头的帝听风也不例外,这还是非凡,换了任何一个大人,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我早就拒绝你了。”帝听风完全不吃非凡那一套,警告道:“你还是拜别人为师吧!或者离开纪元宗。”

    “师傅,你不能赶我走啊!”非凡一下子就嚎上了,眼睛里还挤出来几颗金豆豆,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帝听风。

    非凡再接再厉嚎道:“师傅,我没有地方去,你赶我走,这是要逼死我啊!你还不如自己动手杀了我呢!”

    一群过来凑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嘴角同时一抽,在孩子表演天赋挺好的,看得他们都忍不住同情了。

    同时,大家心里都挺好奇的,帝听风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被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缠上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起来,帝听风当初身边带着一个缔灵的时候,他们还怀疑人家是私生女来的。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和帝听风一样无赖的孩子,会不会是帝听风在外面养的私生子来的?

    众人眼前不自在的往帝听风身上飘,好险,帝听风和那个六岁般大的孩子没有一丁点相似的地方,看起来不像是他的血脉。

    就是搞不懂帝听风为什么会被一个六岁大的孩子缠上,这要是开了先例,后面那些孩子想要拜师一个个这么来,他们纪元宗还有没有威严。

    白少帝眉目也皱了起来,扫了非凡一眼,道:“宗主,本宗希望你能给个解释。”

    “解释个屁!”帝听风被磨得没形象了,还不都是剑流沙惹出来的。

    结果这个小子不去缠剑流沙,偏偏缠上自己了,想起来帝听风脸色就非常不善。

    他压根就没有一丁点收弟子的意思,还被一个小鬼头缠上了,尤其对方还是灵植族的小皇子,这根本就是给九州修士拉仇恨。

    更何况,九州修士和灵植修士马上就打起来了,这个孩子到底懂不懂避嫌,居然还想拜他为师。

    帝听风口气不悦白少帝自然不会让自己撞枪口的,他才没有替别人挨骂的兴趣。

    白少帝扯了一把司马千千的衣袍,问道:“什么情况?”

    这恐怕还是白少帝第一次八卦,毕竟,帝听风收弟子可是一个大事,应该算是纪元宗的一件大事。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