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你心赃
    帝听风原本还没有把这个外地修士放在眼里,现实却给了他非常响亮的一巴掌,倒是有趣极了!

    真没想到道不同才是那个棋高一着的修士,居然连帝听风这里都算计进去了,一开始就把帝听风的目光引走了。

    要说灵域国为什么会那么快就被灵植修士控制,自然是因为道不同从中起到了很大的一个作用。

    道不同从云涟天禁地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秘药,然后强行改变了自己的资质,让自己看起来闻起来都像人族。

    容貌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之后,道不同就开始了他的算计,还利用了纪元宗的人,引开了帝听风的眼睛。

    然后,他动作非常迅速的崛起,号召所有埋藏在灵域国甚至其他地境的灵植探子。

    利用了灵域五宗的大意,甚至反间了灵域五宗对纪元宗的信任,以雷迅之不及的动作控制了整个五宗。

    这等逆天级的手段,放眼整个九州大陆都没几个,可见道不同的手段有多高明。

    “帝宗主,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各司其职,你可不能小气怨我手段脏啊!”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是说道不同这种人的。

    道不同非常道义的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放到明面上讲,没有一丁点隐藏的意思,即使是他耍手段控制灵域国利用了帝听风,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反正他做了就是做了,他不会不承认,或者是扭扭捏捏的说什么自己也是不想的,那就真的太掉价了。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他大方承认,帝听风心里倒是不会过分责怪自己,纵然将来做不成朋友,还是可以有话聊的。

    帝听风冷冰冰的瞥了道不同一眼,道:“手段不算什么,你心赃!”

    虽然话有点冷淡,且语气和意思也非常中伤人,但道不同听得出来,帝听风这是原谅自己利用纪元宗一事了。

    不过,帝听风护犊子出了的名的,纵然心里真的不怨道不同,道不同还是得付出代价的,至于什么样的代价,这就得看帝听风的心情了。

    “哈哈哈。”道不同陪着哈哈大笑一声,承认道:“像咱们这种阴谋家,就没有一个人的心是干净的。”

    谁不是从尸体堆里爬起来的,任何一个孩子成长的速度,都是由别人垫脚起来的。

    别说外人,纵然是帝听风都逃不过一个俗字,毕竟他不是真的圣人,对于垫脚石,他可不会碰见了还绕道走。

    帝听风懒得和道不同贫嘴,直截了当问道:“你们灵植小皇子想拜我为师,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如果不知道的,只怕道不同早就带人杀到他们纪元宗门口了,哪里还会和他扯皮还约定一个时间细谈。

    就灵植修士的野心,帝听风不相信他们会真的舍得放弃他们家最有潜力的一个小皇子。

    如果非凡真的一点用途都没有,帝听风是不会相信灵植皇会亲自到他们九州大陆来的。

    “当然是清楚的。”道不同承认自己知道这一点,玩笑道:“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我倒是非常乐意小皇子拜入你门下。”

    帝听风和一般的九州修士与众不同,纵然他野着非凡,非凡都会有所成就的,何况帝听风还是一个挺负责的人。

    相信小皇子拜入人族门下,对他自己或者是对灵植族人都好的,毕竟可以搭上帝听风这条线。

    道不同可是连他们灵植修士的后路都算计好了的,到时候他们灵植修士若是夺取九州大陆失败,至少还有一线生机不是。

    凭着帝听风的本事,即使是他不愿意管灵植大陆的族人死活,与其交好的九州修士都会客气一些的。

    到时候就算他自己和灵植皇不甚陨灭,至少他们灵植皇族的种不会流失,只要小皇子活着,灵植族人就会存在。

    而小皇子拜了帝听风为师,帝听风就会保他周全,也有那个实力应付九州修士。

    帝听风又岂会不清楚道不同心里的那点小算计,冷哼一声道:“你倒是算计得好。”

    “嘿嘿。”道不同嘿嘿笑了起来,就好像是帝听风在夸他似的。

    “帝宗主,我这不是得为自己的族人想一条万全之策嘛!”道不同说这句话,有点像是在给帝听风示弱一般。

    他们灵植族人实在是被困到一个如小岛国的大陆太久了,久到他们的族人完全成长不了,也不长寿。

    尽管他们灵植族人很多很多,凋谢得也快速,如果自己的族人拥有跟九州大陆一样的地盘,相信灵植修士不是没事找事的作死的。

    一块巴掌大的大陆,妄想窃取一整个躯体的地盘,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在作死的人都没有灵植族人疯狂。

    帝听风鄙视道不同一眼,非常不客气辱骂一句道:“既然知道后果,你们灵植大陆是个个都脑子抽了吗?”

    尽管帝听风的语气非常不好,连人身攻击都出来了,道不同却没有半点不悦,帝听风是真心把他们灵植族人当成人看待的。

    可以说在帝听风这里,从来都没有什么种族之分的,不管是以前遇到的魔道,妖族,兽族,帝听风向来都是同人族一视同仁的。

    那些追逐自己的修士,不管是妖族还是魔道,帝听风至照收不误的,那些惹怒他得人,尽管是人族,帝听风也没有丝毫心慈手软。

    从最近发生的渠域萧家旁系的灭族惨案就可以看出,帝听风是个爱恨情仇分明的人。

    别人与他有恩,他敬人一分,别人与他有怨有仇,他还别人十分,没有谁能够从他手里讨到一点好处。

    道不同苦笑一声,道:“你就当我们脑子都抽了吧!”

    帝听风无语了,他最怕的就是对付这种油盐不进的人,简单没药救了,怎么劝都不会听,还反过来把人家带沟里。

    帝听风冷冷一笑,呵道:“呵!不自量力。”

    在帝听风眼里,小小的灵植大陆根本就构不成威胁,如果灵植族人没有可以控制九州修士的办法,九州修士压根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

    只不过,凡事都没有如果的,他们灵植大陆虽然小,族人却非常多,且有几种灵植族人还可以催眠。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