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一个叛徒而已
    是的,道不同凭什么不相信帝听风,他们现在可以说是结盟的关系。

    道不同想让帝听风以后帮忙庇护其族,就不能让其死在这里。

    “好吧!我不勉强你。”道不同不得不妥协,承认道:“你们走吧!”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一般的人,遇到敌人不是冲上去杀,就是千方百计想弄死的,他够大方了。

    “道不同,你想干嘛?”道义咆哮的大吼一声,指着帝听风道:“你想放他走,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纪元宗宗主啊!”

    “你居然放过这么好杀掉纪元宗宗主的机会,你是不是想背叛咱们灵植大陆。”

    道义字字诛心,如果不是道不同这个人足够正义,说不定几句话就被道义给坑死了。

    道不同冷冰冰的扫了道义一眼,道:“你觉得一个背叛了族人的人,会千辛万苦的帮助自己的族人抢占敌人的地盘。”

    帝听风没有看道不同和道义两人吵架的心思,给上官已见传音一句,叫他先走。

    只要有帝听风拦着,别人不敢拦人,或者是有帝听王在,灵植修士根本就挡不住他想要放跑的人。

    上官已见了清楚自己留下来肯定拖后腿,给了帝听风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就转身朝羽化门入口遁影离去。

    灵植修士赶动一步,雷兽伺候,后面谁都不敢移动一步,就怕被雷兽轰隆隆一下子就炸死了。

    “呵呵。”道义看了一眼帝听风又看了一眼道不同,心里算计着,以后一定要给他们俩好看。

    道义自知自己不是帝听风的对手,不过,现在嘛!帝听风肯定是没办法活着回去的,因为,他们的灵植皇已经靠岸了。

    从最南岸到羽化门也就几天的功夫,灵植皇比一般人厉害,说不定一天时间都不要就可以赶到。

    如果他现在把帝听风强行留下来,到时候帝听风肯定得落到灵植皇手里的。

    道义打定主意,硬拖都想把帝听风拖留下来,一心想要弄死帝听风,却忘了帝听风背后的纪元宗。

    帝听风神念可以覆盖整个羽化门,自然清楚上官已见已经逃到了哪里,见其已离开羽化门入口,也打着主意撤了。

    却不料道义留了一手,他背后占着的几位元婴期大能一个不留全部出动了。

    加上道义和道不同两人刚好十个,其余元婴期大能则分别派到了灵域国境内另外四个宗派那里。

    因为羽化门被选做大本营,所以这里安排的元婴期大能多几个,另外一部分则会跟着灵植皇一起来到九州大陆。

    帝听风想撤无法,只好出手和突然冲出来的八个元婴期大能动手,也没有留情,硬招直接上。

    灵植修士自然没有帝听风身经百战,纵然帝听风被八个元婴期大能围住攻击,能够击到帝听风的人则没有。

    帝听风则时不时丢只雷兽出来迷幻元婴期大能的眼睛,然后这个偷袭一下,那个回敬一下。

    很快,八个元婴期修士被帝听风耍着玩似的,不仅消耗了对方大量的元气,还让他们一回都攻击不到自己身上。

    “行了,道义,你是想让那几个长老因为你的私欲全部陪葬吗?”道不同见帝听风起了杀心,立即站出来打圆场。

    他现在和帝听风算是盟友的关系,如果帝听哥不愿给自己面子,非要在他眼前杀人,道不同相信自己是阻止不了的。

    道义心有不甘,也失眠也办法的,他很清楚自己召来的几个上阶大能实力不够,且攻击力全部都被帝听风化解了。

    他们几个没有一开始就被帝听风杀了,还不是因为帝听风也不愿现在就和他们灵植修士不死不休。

    “哼。”道义冷哼一声,也没有阻止道不同强制性把自己的人全部捞回来。

    “帝宗主,底下的人不懂事,希望你不要和他们计较。”道不同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把那些个上阶修士放得更低。

    不过,现在却没有人计较道不同是怎么说的,因为他们修炼到上阶境界,也是怕死的。

    毕竟,灵植修士没有人族的元婴,自然是死了就死了,或者是人死之后,身体就变成了真正的灵植,却在也无法修炼的那一种。

    明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八个上阶修士也不是傻子,既然有道家主替他们求情,八个修士自然是把自己伪装成哑巴,一句怨言都不敢有。

    帝听风冷冰冰的看着道不同做秀,既没有说大人大量放过那些上阶修士,也没有说其他的话。

    帝听风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在等着看道不同的诚意,他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主,既然敢叫人上来攻击他,就该做好死亡的代价。

    这还是帝听风实力要涨了不少,不然一次性应付八个上阶修士,就是帝听风也吃不消的。

    道不同眯眼想了一下,嘴巴附到旁边的副官耳边,不知和他说了什么,副官脸色变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帝听风。

    道不同催了他一声,副官不得已闭上嘴巴,转身就走,动作很快的拎了一个活人冲出来,一巴掌推倒在道不同面前。

    帝听风眼神淡淡的扫过去,那不是幻仙宗掌门道虹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人穿得正正经经的,不像是被俘虏的。

    道不同为了讨好帝听风,笑道:“帝宗主,听说贵宗的太上长老在寻此人,他早些日子就躲到了大本营内部,最近两天才找出来。”

    帝听风自然是不信道不同这句话的,明显道虹掌门刚才还给道义不停地打眼色,如果不是认识的,他信才有鬼。

    “呵!”帝听风冷呵呵一声,道:“道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道不同耐心的解释一句,道:“帝宗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此人就当道某人给帝听风赔罪的代价,帝宗主你看?”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蛮不留情道:“一个叛徒而已,道道友想杀便杀了吧!就这样的货色,你好意思拿来做筹码。”

    帝听风非常不客气的嫌弃道虹掌门一脸,自然是不愿就这么带着一个累赘回去的,纵然他非常想一剑挑死道虹掌门。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