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你敢动手吗
    虽然整出来的样子说不上很俊美,至少他们用不着面对九州修士的异样眼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可以混进九州修士当中搞破坏。

    以及灵植修士的催眠法术,到时候九州大陆肯定不止会被占领一个灵域国,附近的几个国界肯定同样无法躲避被入侵的后果。

    帝听风雷厉风行的手段非常强烈,加上他还有缔灵和司马千千两个逆天形的助手,分分钟控制一个小基地不是什么问题,就看他心情如何想怎么玩了。

    帝听风玩的第二手就是开始挑人,忠心的那一种,把刺头些修士全部隔离开,甚至连句解释都没有。

    第三就是开始洗灵植族的探子,然后抓叛徒,那些和灵植修士勾结的九州修士全部被废修为。

    帝听风他们闹得满城风雨,自然是把小基地的老大引出来的,只不过,那人还是帝听风的熟人。

    那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元国的散修银狼王,他这好不容易把这些个九州修士聚集起来,一下子被一个陌生人抓了那么多,他自然心里很愤怒。

    银狼王自然清楚他们基地里面有灵植族的探子,只不过他没有去管,想最后来个大清理,却被一个陌生修士先洗干净了。

    那一堆堆的尸体,以及灵植族探子个个被废了修为被绑到大门口供人观看,这么大阵仗,这个陌生修士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基地有叛徒是吧!

    万一这次打草惊蛇之后,他们想要抓住小喽啰后面的大探子可就难上加难,他不就是回去大元国重新带一队九州修士来嘛!

    结果倒好,那个陌生修士就差没把基地里面的九州修士给消灭干净,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巨大了。

    帝听风确实动作有点大,不仅把灵植族探子给吓坏了,还把那些叛徒以及准备背叛的九州修士也吓傻了。

    那些被帝听风杀掉的九州修士确实有背叛的证据,他也不算是犯了众怒,更何况,他只不过是命令,动手的也不是他。

    有司马千千和缔灵这两个作弊器,帝听风想要查出谁是灵植族探子,谁是叛徒会很难吗?当然不会了。

    单就以司马千千一次共情的机会,就把灵植族探子一网打尽了。

    也是司马千千运气好,随便找一个修士共情就拉上了一个灵植族探子,结果人家还是个带头的,这就更好了。

    带头的探子一共带了多少灵植族探子来,都有什么人,他脑子里都是有记录的,司马千东西一报告上去,一个都没逃掉。

    然后就开始清理叛徒,那些和灵植族探子交换信息的九州修士,不管他们是不是有意无意,都被沦为叛徒。

    聪明人就该知道,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一些秘密都不该告诉别人,何况那些灵植探子一看就是陌生人。

    这不,帝听风以雷霆手段清理叛徒就把银狼王炸出来了,同时还把他带回来的大元国修士吓个半死。

    任谁一进入谁家大门,就看见一堆堆的尸体堆积在门口,一摊血腥得有些胃口不好的想吐。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基地的修士?居然还全部都杀了,谁给你们的胆子,想死吗?”银狼王二话不说,直接找人把帝听风请出来。

    帝听风见是熟人,自然也没有和对方发怒,道:“我抓的是灵植族探子和叛徒,谁动你基地的修士了。”

    帝听风满口都是道理,何况人家根本就没有动一个九州修士,也不是乱杀人好不好。

    如果帝听风真是那种噬血的修士,他也犯不着拿出证据让基地的九州修士自己判断。

    当然了,有资格判断灵植族探子和九州修士叛徒的罪的人,自然是那几个被帝听风挑出来比较忠心的九州修士。

    说到底,帝听风还是不相信别的修士,还专门派了缔灵看着他们,谁敢高密影响他得计划,或者谁不忍心对好友动手的,一律按叛徒处理。

    帝听风说到做到,没人敢反驳,也没人敢包庇叛徒,谁叫那些灵植修士乱杀九州大陆的普通凡人弟子引了众怒。

    你既然这么想帮助灵植族探子,好啊!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在是九州修士,叛徒一律杀掉。

    银狼王听到有点熟悉的声音,疑惑的仔细打量了一眼帝听风,见其是筑基期修为,没有多想什么。

    银狼王释放出威压,冷哼一声道:“既然是叛徒,也轮不到你们这些陌生人对大元国修士惩罚。”

    他就迁怒怎么了?谁叫帝听风他们就这么不管不问不通知就杀了他十分之一的人,简直就是杀人血魔。

    “就你这种脑子,哪里分得清是探子还是叛徒。”帝听风说话非常不客气,怀疑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包庇他们害我们九州人。”

    帝听风这句话说得非常诛心,如果银狼王是一个大叛徒也就算了,偏偏银狼王对九州修士,对那些普通凡人弟子非常怜悯。

    帝听风岂说的还是九州人,而不止是九州修士,他说的是所有人,以及被灵植修士杀掉的那部分。

    基地里早被帝听风收买人心的九州修士自然是站在他这边的,甚至连大元国修士也站帝听风这边,怀疑他们老大。

    银狼王差点就气笑了,怒呵道:“本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基地杀我的人就是你的问题。”

    “怎么个问题?”帝听风不屑的斜了银狼王一眼,压根没有把他的威压放在眼里,哼道:“你想要和我讲道理吗?”

    “是你先动手的,就不要怪本道不客气。”银狼王直接祭出了武器,和白袍长老一模一样得一把战斧,只不过型号大上几分。

    “你敢和我动手吗?”帝听风勾了一下嘴角,其实他也不希望银狼王在基地和自己打起来的。

    他们俩都是元婴期修为,真打起来,倒霉的只是基地里的九州修士,所以,帝听风不打算继续隐瞒自己的身份。

    帝听风头顶刷的冒出来一把巨剑,他得模样也逐渐恢复过来,妖异的蓝发随风飘散起来。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